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杰克X内斯】【everything I'll tell you】

这一天,内斯第一次打了人。
他过去想过很多次打人会带来的快乐、解脱和释放。就像詹姆斯做过的那样。可那不一样。内斯的拳头清楚的感受到杰克颧骨的形状,那是他第一次真正触摸家人以外的人。他并不觉得解脱,但也不后悔。詹姆斯却很后悔,而且他不会在打过内斯之后握住他的手。内斯也不会主动去握他的。
杰克却在人生中第一次真心地感谢自己家的狗。它是他从转角看见内斯的理由,也是内斯看见他的理由。现在内斯终于可以原谅他,因为内斯可以原谅自己了。
内斯从湖里被拉起来之后对他道了歉。他结结巴巴地,说话很小声,但是眼睛很亮。杰克对他笑了。长久以来,他一直想对内斯这样笑,他尤其希望内斯看见他笑,也会腼腆地微笑起来,像他晚上看星星...

【老谢X乔尼】【触不可及】

大家好,我是一个残废。
在大部分生活中,我的周围充斥着傻逼。我自己,当然也是个傻逼。可是傻逼的最大特征就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傻逼,然而并不知道到底哪里傻逼。所以我们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而痛苦地生活在一起。
最近,我遇到了人生的转折点。这是一次伟大的转折,我生命当中经过许多转折,每一次我觉得垃圾一样的生活不会再糟糕了,生活都会告诉我,你还可以吃屎呀。
杰洛·谢皮利,就是我说的这坨屎。
前略,我遇见他的时候和其他所有的同事在一起,大家都是一群码农。这是一个残废为数不多能做的工作,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可以把正常人变成残废的合法工作。总而言之,在一群穿着品味糟糕的人当中,他是最糟糕的,一个浓妆艳抹的...

佩特夏你到底把我家钥匙叼去哪里了

啊 啊 啊...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呼哨,
你没听见 你没听见,
你回话了(嗷地一声) ,
叫我等等 (在我头上便便),
你办完事就回家 (冷笑了一下飞走了),
可是佩特夏,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母鹰 去了红海,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叼去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叼去哪里了...
(卡祖笛),
地毯找了 花园也找了,
连门口伊奇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迪奥馆,
尼罗河的母鹰真的那么可爱吗...
尼、罗、河、的、母、鹰、真、的、那、么、可、爱、吗?!
(卡祖笛),
凛冽的风 清晨的光,
屌馆前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晒得不行,
佩特夏你在哪里,
Sancta maria...

「六部」「欧拉亲子」「如果鲁迅也看JOJO」

我手里有些稿子,慢慢地整理着。
她在我身边,打了个哈欠,趴在地上,摇篮一晃一晃地,渐渐停了。屋里便静下来,我翻书的声音也无意识地小下来。
不识趣的是屋里第三个人,哭声很大,我便弯下腰去,要把她叫醒。然而转念又想,她醒来又能如何呢,无非是摇一摇那东西,然后坐着揉眼睛。我看过很多遍了,大概并不很难。于是我把衣服给她笼上,坐下来缓缓地摇了一会。灯光本来是很暗的,为了那摇篮里的东西可以安睡。但它沉寂了一刻钟,便又闹起来了。
那时我便不耐烦了。伸手去要把她摇醒,但是推了两下并不动。孩子的声音是很大很难听的,加以很恼人的频率,叫人心烦。譬如家里的火警报声。然而机器不同于人,把电池拔了,就不能再叫,而孩子哭起来,...

「四部」「一文不名」

一九二零年间,曾有个东方家。此家乃杜王町一大世家,自古人丁兴旺。因其祖上有个特殊规定,子孙后代,皆为不字辈。
一说东方家自战国以来便不曾断绝,然而战乱迁徙,家谱凌乱。上数不过几代。东方不忙约是第三代,又说是第五代的。小镇偏远,通信来往不易,时间久了,谁也记不清东方家在这里住了多久。东方不忙膝下只有三个女儿。并没有儿子。三个女儿没有名字。到了十八岁上下,也都唤做一二三妹。
一九三九年,有一游僧来此处,听得人唤一二三妹,觉得有趣,便上门拜访。不忙以厚礼待之。游僧不喝酒,不吃斋,只是自称岸边大湿,并多次强调是湿不是师。大湿自称爱画入痴,只要东方家赠以笔墨丹青,清谈故事,以作题材。不忙时为商会会长,以贩卖...

【徐艾徐】【I am the fire】

“徐伦。”

有两个奇妙的狱友对于艾梅斯来说是件即好玩又麻烦的事。

徐伦可以把自己变成一团乱线,她时常装作若无其事靠在艾梅斯刑房的栏杆上,然后透过栏杆站在艾梅斯面前。她总是一副无辜的表情侧转头来,说“哎呀,你的栏杆好像不够密啊”然后眨眨眼。

F.F则普普通通地化成水,渗透而来,渗透而去。艾梅斯有时在床上伸个懒腰,转过头来就发现刚刚的空床上出现一个一模一样动作的F.F。“有趣”她评价道。然后举着手绕场一小时,炫耀她刚学会的人类礼仪。

“你又来干嘛?”

艾梅斯把贴纸贴上栏杆然后撕下,又贴上,又撕下,直到栏杆整个开始要碎掉。她伸出指头,弹了一下栏杆

艾梅斯的屁股prpr~~

*一首歌听着魔的结果就是必须写篇文出来才能停止鬼畜循环www不要嘲这篇没有内容啊!!因为真是没内容。


--------------------------------------------------------------------------



享受是什么感觉?


华丽的生活乃是何物?


就像一刀切开奶酪一般。人们忙碌的生活就在那些流着清新油脂的空洞中。歌声将他们串在一起。


第一首歌来自史摩机。


他在电视机前学着MJ的太空舞。他跳的真好,是不是?就好像一切就在他身体里。音乐像是老朋友的呼唤,把轻快的动作从这身体里唤出来。直到他听见有钥匙开锁的声音。...

意外!!!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我醉了??不不,屌爷怎么可能会这么可爱呢?但是他就是这么可爱啊!而且徐伦这个身材,这个动作,这个魅力,居然合情合理地征服了屌(我反正当时就接受了这个设定)总而言之就是有毒,真是有毒,坏掉了啊啊啊

腳腳:

sm27068610 ※全然ハイじゃないDIOさんと徐倫が特に理由も無く楽しく踊っているだけなので要注意※造形おかしくて誰だこいつ感が否めませんよわい(確信モデルのクオリティやミスや色々変なところは見逃していただけると大変ありがたいです


@暗夜之鸦MM发的地址,推荐我看的屌徐闺蜜组MMD,超级棒!

這個MMD在N站的tag:...

坏男孩



第九章 Überraschungsnacht

失望可以有两种。一种来自于满怀期待,但无功而返;一种来自于渴望唤起他人的期待,而被冷漠以待。
现在,西撒可以作一首关于失望的诗。诗的名字叫做去你妈的卡滋。
还记得周日下午那一叠设计稿吗?
早上九点,西撒将它们张贴在墙面上,等待老板来评图。三个人三套图,如果被选中的话就可以跟着设计总监做这一季的设计。设计总监既然是总监,平时当然是很忙的,就是说,如果被选中,就是他做新一季的设计了。总而言之,就是很令人激动。时装发布会是最令设计师激动的,差不多就像母亲终于把肚子里十个月大的孩子从身体里挤出去一样兴奋。
那时节,卡滋和往常...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