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

【法尼·滑轮胎现在怎么样了?】

从日本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周。法尼早已收到遗体,并成功接受了。

【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现在身体状况和正常人无异,但他还是需要更多的遗体。他的替身因为遗体的原因也在增强。他可能还会出现无法承受的现象。】

【那我在美国不会影响到他吗?】

【现在没有这种现象。】

【那么到了纽约……】

【等到了再说吧。】

他们在绵延的公路上行驶,黄沙滚滚,和万里无云的天空连在一起。

【我记得我以前到这里来过。为了救史比特瓦根老伯。还在这里不知道哪个沙漠打倒了一个敌人。】乔瑟夫突然说【为此还扮过女装】他笑起来。

【你?女装?天,我想见见那姑娘。一定是我见过最像猩猩的女性。】

【哈哈哈哈哈,我自己觉得还挺可爱的那】

他们打开收音机,大声地放着air supply的歌曲。他们一起跟唱,烈日透过车窗晒在他们脸上。干燥的风刮在他们脸上,烧的他们的皮肤热辣辣的。

他们开了一下午车,才刚刚到亚利桑那州边境。

【累吗,jojo?】

【不,我们才刚刚出发呢。】

乔瑟夫看着前方,西撒却没声了。乔瑟夫转头去看西撒,他放下座椅,已经睡着了。

【还问我累不累,其实是你自己累了吧】

乔瑟夫喃喃道。他摸出蓝牙耳机打了个电话。

【差不多了,就在堪萨斯。确保房间温馨,就这两天,不会更远了。】

他挂了电话,关上收音机,沿着空旷的公路,一路驰骋。

【醒醒,西撒。】

【恩?】

【就是这里,前方不远处有个Motel。天刚擦黑,天气也好,没什么风沙,我们露营。】

乔瑟夫放下女武神,把西撒从座位里抱出来。西撒先去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然后又回来帮乔瑟夫把东西搬出来。他们一起搭帐篷,一起架起篝火。天色渐暗,乔瑟夫做饭,西撒坐着女武神在四周逛了一圈,到处都光秃秃的,沙漠里只有巨大的野生仙人掌零星耸立着。他回来的时候,简单的速食也已经做好了。远处的山坡随着时间的变迁变得模糊,仙人掌也被变成灰蓝色的色块,直到一切都被黑暗吞噬,乔瑟夫和西撒只能借着火光看到对方。

吃过饭,他们收拾好东西,西撒从女武神上恋恋不舍地下来。两个人裹着一个毯子,西撒躺在乔瑟夫腿上,乔瑟夫靠在石头上。星空温柔地笼罩于两个人头上,悄悄地闪烁着。他们一起数星星,一个人说一个数字,其实谁也不知道对方在数哪一片。

篝火噼啪作响,周围万籁俱寂,全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西撒扭了扭身体,伸手抚上乔瑟夫的脸。

【你胡子长出来了,jojo】

【以后都不能刮了,现在在沙漠里,水源比较重要。】

【jojo,你知道吗,你真的变得年轻了。虽然又有胡子了。】

乔瑟夫垂下头来看西撒。

【西撒,你知道吗,你变得越来越傻了,最近你老是坐着那一边发呆一边傻笑。】

【因为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呀。】

西撒又侧过头去,看向头上的星空。

【沙漠的星空真的很美。】

乔瑟夫把手放在西撒肩头,

【我去埃及的时候也路过沙漠,也在那里看过星空。我们当时坠机了,不得不露宿野外。】

【啊啊对,花京院跟我讲过】西撒突然抬高了声音【他说你被骆驼喷了一脸鼻涕】

【花京院这孩子怎么老讲些有的没的,我那是跟骆驼亲近的技巧好吗】

【是是,动物之间都是用体液交流的。】

【说些啥呢】

西撒伸出手去,假装自己抓住了某一颗星星。

【埃及的星空和美国的星空哪个好看?】

乔瑟夫也伸出手去,做了同一个动作,假装和西撒一起抓住了同一颗星星。西撒帮他调整了一下位置。

【星空都是一样的。但是无论是什么东西,都还是家里的好。】

他朝西撒笑了一下。西撒也回他一个微笑。

【西撒】乔瑟夫说【跟我回家吧】

【好】西撒看着星空。

乔瑟夫注视着西撒。他觉得最美的星空不在头顶上,而在西撒的眼睛里。那是两片碧绿的海水,倒映着乔瑟夫毕生追寻的方向。

西撒,你在我怀里。西撒,你也在天上。

你们是否刚巧在注视对方呢。

【西撒,你也是个成年人了,怎么就是不长胡子呢】

【怎么不长,我用波纹把它剃了】

【你波纹有这么强?!】

【……我观察你,学你的呼吸方法,跟着你做的做。】西撒看着星空,他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的表情,【我还用了铁球。我每天都悄悄练习,用它们控制自己的肌肉,抑制自己的病情。】他又一次转回来,认真地看着乔瑟夫,一边伸手去抚乔瑟夫的脸。【我一直控制得很好,但它最近还是爆发了。直到维也纳,我都只有左腿小腿失去知觉。但在飞机上,我整个左腿就废了。今天一天,我的右腿也失去感觉了。】

他们对视着。过了一会,西撒伸出手去,抚掉了乔瑟夫眼角的泪水。之后,西撒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评论(17)
热度(11)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