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二)

【jojo,我早就想说了,你那个帽子是不是有点蠢啊】


乔瑟夫戴着飞行员帽,架着墨镜,开着一点也不待见他的新车,被副驾驶吐槽着,疲劳驾驶中。


【西撒,我们快路过拉斯维加斯了】


他强打精神,试图和西撒聊聊天缓解一下。


【然后呢。你打算干啥】


【要不咱去那结婚吧】


西撒正在喝水,听到这一口喷出来了。


【你说啥?】


【我给你说啊,在那结婚的话,喝醉了也没关系。还有什么麦当娜牵着你上神坛,然后猫王给你证婚,等你说完I do他们就朝天上喷香槟,而不是撒花。而且——最带感的就是这个,你在那结婚是真结婚】


【不是为啥是我说I do,哎,不对,你给我停车,你不正常】


乔瑟夫大笑起来,把油门踩到底。


【乌——————拉!拉斯维加斯!】


西撒吓死了,他听说乔瑟夫去埃及的路上就没有他碰过的交通工具逃过了被毁灭的命运的。


【停车!!!我要下车!!!】


西撒抓紧安全带,乔瑟夫向前一路狂奔中。


乔瑟夫被热成神经病了。西撒想,他本来就不是很正常,现在看起来完全过载了。他下定了决心,要为人类除害。于是他胸中燃烧着黄金的精神,伸手去抢了方向盘。


然后他们在混乱中冲出马路,停在一片和之前,之前的之前都没有区别的荒原中。


【你干嘛!幸好没翻车!】


【你精神不正常,你得休息了。】他摘了乔瑟夫的帽子。摘下的一瞬间一股汗味和热气一起腾了出来,熏了西撒一脸。


【把这操蛋的帽子给我丢了!】西撒一脸嫌弃地把那帽子丢到了一边。


乔瑟夫却大笑起来,抱住了西撒。


西撒揉了揉乔瑟夫的头发,他却在西撒怀里睡着了。西撒叹了口气,把他们的座椅都放下,搂着乔瑟夫一起睡了。


热风把两人吹得汗流浃背,他们勉强在车里有限的阴影中不安稳地睡了一会就起来了。


【你太累了,JOJO,休息一下再开吧】


【不,我们要去拉斯维加斯】


【太吵闹了,我就想呆在野外。】


正午的日光毒辣地舔舐车身,两个人热得要昏过去。


【那我们今天一路走吧,估计晚上能到卡农城。】乔瑟夫一边擦汗,一边说。


【不用着急,走到哪里就是那里不好吗】


乔瑟夫摇了摇头。


【是你说一刻也不想停的】


西撒简直要给乔瑟夫跪了。


【我没让你油门踩到底。我不知道你赶什么,我们今天没在路上耽搁多久。前面有休息站吗,我去那买点水吧。】


乔瑟夫点了点头,打开GPS。他计算着路程和时间。不能耽误,他想。


晚上,他们按照乔瑟夫预先的安排终于抵达卡农城。他们照例野营,西撒两条腿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腰腹部也开始岌岌可危。但他们什么也没说,仍然像昨天一样。


卡农城附近已经不像之前一样荒芜了。他们住宿的地方可以看到被植被覆盖的远山,脚下的泥土在乔瑟夫看来也要松软些。星空仍和昨天一样。他们从见面开始,就没怎么见过下雨天。而夏天的西部更是少雨,但一下又常是暴雨。吃过饭后,他们照旧看着星空。这次他们一起躺在地上,头顶着头,篝火在他们身旁不远处。他们一半脸是火焰的红色,一半是夜色的墨青。


【西撒,我在想你那个世界的乔瑟夫的事】


【什么事?】


【他爱你】


乔瑟夫看着天空,觉得这天地能澄清一切心中不平。他看着这片天空,回忆在他脑海里回荡。他觉得思维无比地清晰。


【……怎么说】


【你的病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我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和你在一起那么久,肯定也察觉了。】


西撒撑起身体,他侧过头看了乔瑟夫一眼。他朝篝火爬了一点,取了一杯咖啡。


【继续】他说。


【他为什么要教你自己一族祖传的铁球技术?如果你只是他生命里一个过客,他不会教你这么多】


西撒喝了一口咖啡。


【西撒,他想救你】


【你是说,他觉得离开我就可以救我,留两颗旋转的铁球就可以救我?】


乔瑟夫也坐了起来,西撒递了一杯咖啡给他。


【我从一开始就看他不顺眼是对的。】西撒哼了一声,看向漆黑的远处。火光在他脸上晃动,他耳朵上的羽毛也像是要燃烧一样飞舞着。


【我以为你们是一见钟情】


【我们是一打钟情。我们在广场上吵起来了,因为那傻逼踩了我的脚。】西撒看着远方,风呼啸着,吹得他抖了一下。乔瑟夫靠近他,一手把他环在怀里。


【然后他大概朝我喊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然后跟我说你敢不敢到我住的地方什么的。显然是约架呀。我也是傻了,打架在哪不能打,去他家干啥。】


【结果呢?】乔瑟夫头靠着他的头,西撒的头发搔着他的脸。他看着篝火。


【我跟着他去了他住的旅馆,当然我不能说心里没有别的期待。只是我那时没发觉。】他在火光中笑了,朝乔瑟夫怀里又靠了靠。


【关上门,他就吻上来了】


乔瑟夫笑起来。


【你看,你从来就是个骗子】


乔瑟夫微笑着默认了。


【JOJO,你看】


西撒转动手里的咖啡杯,然后把它放在了地上。杯子安静地旋转着,卷起地上的浮土,把它们变成旋转的图形。杯中的咖啡也随之晃荡,旋出同样的波纹。


【波纹和铁球是殊途同归】西撒说,【我们一个从小学习波纹,一个从小学习铁球,一个在罗马,一个在美国。】


火光被风吹的摇曳不定,两个人靠在一起一动不动。


【西撒·A·谢皮利和乔瑟夫·乔斯达是天生注定要走在一起的】


西撒抬起头看进乔瑟夫的眼睛。


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卡农城的星空下接吻。沉默而闪耀的星空注视着整个地面,它见证了这个吻,和千千万万个其他在这地球上发生的事。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今后不会再有任何证明这个吻发生过的证据。只有星空仍在这片土地上静静闪烁。



评论(13)
热度(16)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