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三)

第二天早上,乔瑟夫醒的很早。他出了帐篷,夜露沾在地上稀稀拉拉的草上。天蒙蒙亮。他站起来,回头看了西撒一眼。西撒像个天使一样,安静地睡着。乔瑟夫转头向着东方走去,他踩在碎石地上,鞋底发出咯噔声。


天色一点一点地亮起来。


他走得越来越来快。终于跑起来。他心里有什么东西发芽了。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在他的心里埋下了种子。现在它就要破土而出。乔瑟夫的心脏狂跳着,几乎要炸开。


他站在石崖边上。那石崖不高不矮,刚巧是从上面跳下去能摔断腿却不会死的高度。他站在悬崖的最边缘,太阳从地平线上漏出。


乔瑟夫看着,所有昨晚藏匿在黑暗中的事物都被发掘出来。它们破开漆黑模糊的影子,现身于金色的阳光中。空气被它灼烧,夜露也被它蒸发。乔瑟夫看着,直视着,他觉得自己的视网膜也被剑一样的金色阳光刺穿了,他眨了眨眼,干涩的眼睛开始有些湿润。他咬着下唇,盯着从地平线上缓缓上升的太阳,直到视线模糊。


等他回到帐篷,西撒仍睡着。乔瑟夫没有吵醒他,他生好火,开始做早餐。


西撒一直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乔瑟夫没有等他,先把自己的早晨吃完了,坐在地上看着西撒。


西撒轻微但有些艰难地呼吸着。却在梦中露出微笑。


接近中午的时候,西撒才被热醒了。他们一起又吃了点东西。就又上路了。西撒拿出在圣迭戈买的吹泡泡的玩具,把它伸出窗外,他们一路奔驰,把泡泡远远地丢在车后。


到了下午,他们终于进入了堪萨斯。


堪萨斯州是美国中部7个州之一,位于美国本土的正中心。别名向日葵州。全州大部地区是广阔坦荡的高平原,是地势平坦而没有树木生长的地区,其中有河谷、小溪及峡谷。


他们绕过州边境的向日葵山,一路前进。


西撒的呼吸已经开始有些困难。他躺在副驾驶位上,已经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腰部肌肉了。乔瑟夫一言不发地开着,在晚上到达了曼哈顿附近的一个小镇。按着GPS的指示开到了一栋殖民风格的建筑门口。他打了个电话,房子里的人出门来。他们推着和房子丝毫不相配的医用担架车。乔瑟夫从车上下来,其中一个人坐上车,替他把车停进车库。


西撒正熟睡着,乔瑟夫把他抱到担架车上。看着人们把他推进房间。等到所有人都进去了,才慢慢地走进去。


房子从外面看只是一栋稍大的民居。但里面却几乎就是个小诊所。乔瑟夫跟着工作人员越过本该是客厅的大房间,那里摆着个大桌子,穿着白色大褂的人围着它,或坐或站。他们看见乔瑟夫都向他点头致意。乔瑟夫也点点头。房子的尽头是个大房间。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医疗器械。西撒躺在白色的大床上,脸上戴着呼吸器。很快这种呼吸器也不再有帮助,他会戴着直接装在气管上的呼吸管道,他会不能说话,脸部肌肉僵硬,只有眼睛可以移动。等到他连眼睛也不能动,一切也许也就结束了。但是也有可能他的心脏会在那之前停止跳动,又或者他的肺部会在那之前停止呼吸。乔瑟夫不知道。


房间里非常安静,色调是米白的。西撒的手边有一个柜子,柜子上还有新鲜的向日葵。阳光透过百叶柔和地射进房间。床下是暖黄色的地毯。只有他们头上冰冷的无影灯提醒着房间里的人这里始终还是个病房。


乔瑟夫看着西撒的睡颜,既不愿离开,又不忍再看。


他最终还是离开了。他拿着向日葵的花瓶,出去换了点水,站在走廊上和医护人员聊了一会。然后医生们就鱼贯进入病房,他则出门去,在门外的小阳台上坐了一会,手边的桌子上摆着那盛着向日葵的花瓶。他看着前方,风拂过向日葵的花瓣。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拿起花瓶,回到病房。


西撒醒了,他取下呼吸器,看见乔瑟夫进来,朝他眯了眯眼。


乔瑟夫朝他笑了一下,把花瓶摆在他的床头柜上。西撒手里拿着本书。乔瑟夫瞥了那书一眼然后环视了一圈整个病房,觉得哪里有些不一样了。然后他又看向西撒。


【被吓到了吗。醒来就在这里了。】


西撒摇了摇头。


乔瑟夫去搬了把椅子坐在西撒床边,他看着西撒。西撒对他笑笑,两个人心里有很多话,但谁也没有开口。


这时已经是堪萨斯的傍晚,风卷着最后的一点温度吹进房里。他们一起吃了晚饭,直到睡前,他们坐在一起。西撒看着书,乔瑟夫看着西撒。他们再没说过一句话。


【睡吧,西撒】


乔瑟夫理了理西撒的头发,替他把头带取下来。


西撒抬头看了乔瑟夫一眼,乔瑟夫伸手去理了一下西撒病服的领子。西撒看着乔瑟夫,他没有说话,乔瑟夫的手停在那里,他们无言地交流着。然后乔瑟夫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他坐回椅子里,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站起来去门口关掉了灯。


【JOJO,去睡吧】


乔瑟夫坐回椅子里。


【睡吧,西撒】


西撒看了乔瑟夫一眼,放下手里的书,躺了回去。乔瑟夫替他掖好了被角。


乔瑟夫在黑暗中看着西撒,西撒安详地睡着。房间里只有仪器的滴答声,盖住了西撒本就不大的呼吸声。乔瑟夫拿起呼吸器的口罩,看了看,又转过头去看了西撒一眼,然后把那口罩丢得更远了点。


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放松过,从来没有这样平静过。他的目光在西撒身上逡巡,泪水在他脸上无声地滑落,沿着他上扬的嘴角沁入他的嘴。


乔瑟夫品尝着这黑暗中的等待。


直到第二天清晨。



评论(1)
热度(10)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