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我向来是抵制脖子以下的身体描写的



西撒不知道自己是喜欢乔瑟夫还是讨厌他。

每当在滚着热浪的黑暗中挤出对方的呻吟,或是夺去他的呼吸时,西撒都会有那么一瞬间的不适应。

倒不如是自己躺在那里算了。

那个人的每一次胸膛起伏都让他觉得过分。要知道沉溺本身是及其容易被察觉的,但如果被察觉就可以被避免那么它也就不叫沉溺了。

作为床伴乔瑟夫不称职到了极点。自己的床伴不入戏固然是非常讨厌的,但是仅仅是被抚摸就开始颤抖,仅仅是脸颊靠近就会开始喘息,而这些无意识的现象中掺杂的有意识的邀请,引诱、渴求,就显得无比地致命了。这件事每次都让西撒心惊。

他明明是个还没长开的大男孩。

西撒吻着他,不能控制地。但比起接吻,他更想把乔瑟夫直接吞下去。他觉得这样的乔瑟夫太可怕,本能地想杜绝乔瑟夫被人看到的可能性。

他亲吻的是黑暗,是温度,是张弛的肌肉,是缠人的鬼魅。乔瑟夫在黑暗中被西撒捞出来,他的皮肤带着薄汗,被西撒的指尖勾勒出来。乔瑟夫觉得这一切就是从干燥变作湿润,从冰冷变作火热的过程。他的声音干哑,底下却是带着酒精的湿润。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鼓励西撒。但西撒不喜欢。

西撒不喜欢他的声音。那声音搞得他忘乎所以,好像一个勺子在他脑海里搅来搅去,结果整个过程只有对方享受到,自己却只能机械地运动。

所以他总是在对方湿透以前让他发出甜腻的呻吟。

然后掠夺他的身体,撕裂他的呜咽。他凌乱而剧烈的呼吸冲击在西撒的耳膜上,像是胜利的欢呼,拥他为这个身体的王。

然后他会大赦天下,让乔瑟夫先去。

乔瑟夫躺在床上,除了结合的部分下意识的反应,再不能移动一根手指。他的大腿无力地张开,双手摊开,陷进床垫里。西撒按在他的胸口上,那里前所未有地剧烈起伏着,呼吸声大的惊人,吸气的力道仿佛要把西撒吸过去,呼气的时候又把西撒的头发吹得扬起。

这个时候的乔瑟夫是西撒最想要的。

乔瑟夫的皮肤滚烫,西撒把他抱在怀里,脸贴着脸,感受着他的温度,越来越大的喘息声。高超过后人还是敏感的,而脱力的反应把结实的男孩变作依人的小鸟。他的身体诚实地反应着,内里用最纯真的方式服侍西撒,外在却整个依附在西撒身上。

满足感和成就感让西撒越来越快,当乔瑟夫火热的面颊上淌出的液体在西撒嘴角化为冰冷时终于释放。

这时餐后甜点终于奉上——乔瑟夫如哭泣般的呜咽,和他贴在西撒脸颊上上扬的嘴角。


评论(3)
热度(67)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