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五)

前情: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四)

在乔瑟夫的主持下,病房很快被清空了。西撒在当天被火化,留下一小盒平凡无奇的灰烬。乔瑟夫没有留下任何西撒的东西。他的衣服、一路上收集的打火机、沾着血迹的床垫、音乐剧的票根,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乔瑟夫眼中。

现在,深夜,乔瑟夫坐在西撒曾住过的房间的地板上。这是一个漆黑的,对于夏天来说太过冰冷的夜晚。他定定地坐着,很久都不动一下。

从西撒见到这个世界的乔瑟夫开始算,到现在过去了26天。加上西撒在那个世界同乔瑟夫渡过的一周,一共是33天。

这个西撒是错的。

从一开始,乔瑟夫就意识到了这件事。意识到命运这种粗暴的东西在西撒身上带来的影响。而西撒也早已模糊地意识到了。

那个世界的乔瑟夫从西撒的身边逃开了。和这个世界的乔瑟夫曾做的一样。当他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他没能在他身边。

他该换人的,他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

【如果这是命运,那我就认命!】

他曾对史特雷如是说。

但当他意识到有那么一毫厘的希望,让他可以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守护他,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时,他发现认命是如此的困难。

他不能推开西撒。

从上一次西撒推开他以后,已经过了足够长的时间,长到他早已不在后悔,甚至早已不再记得这件事。但他很清楚,他不会再,哪怕一次地推开西撒。

而后来他也清楚地意识到,从另一个层面上,西撒也不能再承受另一次抛弃了。

西撒从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大概不到一个月开始,他就决定一个人面对这件事了。乔瑟夫离开后,他离开了乔瑟夫的旅馆,没有联系自己的家人,没有联系自己的朋友。如果没有被这个世界的乔瑟夫拉来的话,他大概会在哪个高架桥底,某个无人问津的夜晚,安静地在巴黎的某一处排气口旁边永远地失去温度。

这是西撒永恒不变的选择。

当他想要保护他人时,他会在没有街灯的漆黑街道上走下去。背对着亲人、朋友、师长和家的方向,孤独地走下去。一如他自己的父亲,父亲的父亲。

而乔瑟夫不希望这样。

这不是他该有的归宿。

所以他离开自己的家,在那条漆黑的道路上截住西撒,想将他紧紧地拥在怀里。

然而这怀抱也只能持续26天。

而在这26天当中,乔瑟夫清楚地意识到所谓的机会是多么的渺茫。他不能阻止西撒的生命从他的身体里缓缓消失,也知道在千千万万个平行世界里,相似的故事仍然在上演,无数个西撒在随便什么鬼地方一个人赴死,而他却在这里享受着和西撒共同的时间。要知道,当一个人给予他人拥抱时,实质上也是被拥抱了。而他必须承认这拥抱使他忘记了自己想要拯救对方的初衷,而无限地沉溺进去。

50年来,他来不及哀悼的那个人,他的挚友,给予他灵魂的安定的人,也给了他以前不曾想象的机会。

1938年的夏天,总共33天的时间太过于短暂了,以至于他来不及整理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当他颤抖着叫着对方的名字哭泣时,时局却紧迫地让他来不及真正地感觉到悲哀。一切都这样快,这样急促地过去了。等他从死亡的阴影里走出来,前进的脚步又让他来不及回头看看那个完整了他灵魂和精神的人。直到1988年在埃及再一次差点失去性命。他才想起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

他以为永远不会有机会当面向那个人说明了。而即使在那封信里,他也不曾言明。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当面讲出来,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所以在维也纳郊外的小房子里,那句话和对方颈部的脉搏给了他难以想象的安慰。

而这一切都不会将这个既定的死亡改变分毫。

这条路太长,太黑了,西撒,他想道,而你去到的那个未知的方向,那里冰冷而寂静,但你不会一个人,在家的反方向,在所有人触不到的地方。我会在那里。我会支撑你。即使我已经伤痕累累,即使我最终也不得不认命。

我会带你回家。

如果以前的家不行。

我会给你创造一个家。

你所希冀的全部,我会为你完成。

这时他全身传来一股剧痛,使他在黑暗中蜷缩了起来。

【西撒】

他听见自己呢喃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虚弱。

【你还没有对我说过你爱我】




------------------------------------

复健太困难了……这篇文因为太虐导致始终写不下去,从夏天拖到冬天,整个人心境都变了。

但无论如何,这个故事对我来讲仍然很有意义,即使烂尾也还是写下去吧。

两个人会最终在一起。但是现在想想仍然是个操蛋的结局。


评论(16)
热度(23)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