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阿妹你看】【乔西】【睡在我下铺的老乔】【上帝压狗】

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20岁,大学生,性别男,爱好女。

这是一个普通的清晨。对于所有男性来说,毫不陌生,但十分尴尬的清晨,一个下体湿漉漉的清晨。

他醒来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打开手机,开始google春梦梦到同性是为什么。得到的结果是,不止他一个直男做过这种梦。有个关于这件事的帖子,底下的回帖都在安慰楼主说没什么,甚至有人说自己梦到过对象是海豚的春梦。西撒舒了一口气。下铺的老黄,啊不,老乔,乔瑟夫·乔斯塔不知道起床没有。大二以来,室友们相继脱单,各自出去租房,就留下他们两人相依为命。这件事好而且不好。好在当然能互相派遣一下寂寞。坏在……当你早上捂着裆,姿势佝偻地冲进厕所时,对方很难不明白你发生了什么。然后你就会在厕所里自我安慰说,没关系的,男人嘛,每周都有那么几次,所以这也没什么……才怪啊!那些说这种事情不尴尬的人,都特么肯定没有真正经历过这些!

他深吸了一口气,回忆了一下自己的春梦。

梦里……那个同性是认识的人。这个人……身高195cm,体重特别重,样子特别蠢,嘴唇特别厚,腰特别……底下特别……靠。西撒甩了甩头。

男人的身体也是可以很美的,这没什么。他扭了扭身体坐了起来,尴尬地意识到自己的内裤有多湿。就算对方是认识的人好了,这也没什么。毕竟他的身材真的不错。他努力地安慰自己。但是……通常情况下,梦见和认识的同性做爱,会想象自己变成女孩子吗?!

他扶着头,痛苦地喘息着。

会有这种情况吗?

是因为他太喜欢女人了,所以恨不得自己变成女人,好享受一下?

不……虽然也很变态……这样想可能比较容易接受。但是好像不是很有逻辑。

要不就这样想好了。他这样打算着,动了一下,打算下床。

【……西撒酱?】

西撒僵住了,他下意识地哼了一声。

【你醒着啊】

西撒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8点半,通常JoJo是不在这个时间起床的,一般都在9点后啊。妈的。起那么早干什么。

【恩……】

【你刚刚叫我干什么啊,一直叫我的名字,问你你也不回答。】

叫了吗?我叫了吗?多大声?什么音调??

西撒想死,真的想死。

他靠在墙壁上,停止思考了一分钟,然后自暴自弃地说。

【JoJo,你对我……是怎么想的?】

他回忆起那个梦。

妈的。

好舒服。

虽然是个梦。

【……西撒?怎么突然问这个?】

乔瑟夫好像起来了。

靠你不要起来啊。西撒咬住了下唇。

【我上来咯】

【你不要啊,下去!】

西撒一手抓裆,一手扶墙大叫道。

【你嗓音好哑啊,感冒了吗?突然问那个问题,是不是发烧了?】

乔瑟夫爬了上来,因为个子太大,不得不匍匐着前进,完全是把西撒笼在身下前行着。

对了就是这个角度。西撒深吸了一口气。就是这个眼神,一模一样,然后他趴在我身上,我们都玩的很开心……草草草草草草不是这样的!!!!西撒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坏掉了。这件事情不可能成真,我不是女的,他也不是同性恋,根本不可能舒服——不对我根本不是那样想他的——

乔瑟夫笑了起来,他用脸使劲地蹭了蹭西撒。

【好烫啊,真的发烧啦】

【没有……不是发烧……我被子盖太厚了,全身都烫】

【是吗?】

乔瑟夫果断把西撒抱进怀里然后把头埋进了西撒的颈窝。

【恩……那就不是生病了。】

【笨蛋!!都跟你说很热了,你怎么回事!】

西撒的手还抓着自己的裆,说真的,好湿,他痛苦地想,贴在腿上好难受啊。至少让我把裤子换了——不是啊你下去——

【西撒,揉头发~】

【你干什么啊,撒娇吗?】

【揉一下嘛】

西撒犹豫地用那只没脏的手揉了一下。乔瑟夫满足地哼了几声。然后又一次趴在西撒的身上不动了。

【所以呢,我对西撒就是这样想的啦】

他又蹭了蹭,然后在西撒身上闭上了眼睛。

西撒揉了揉乔瑟夫的头发。

有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的同性朋友真的很可爱。可爱到你想为他变成异性的地步。

裆好湿啊,怎么办。


评论(41)
热度(55)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