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阿妹你看】【卡兹水仙】【我的奋斗】【上帝压狗】

 @DR.H的废墟 接着,好好把它♂吃♂下♂去



大家好,本文是由卡兹大人口述,笔者撰写的卡兹教授的回忆录。本文从卡兹教授自己的视角出发,讲述了他如何穿越了几千年的历史,终于在瑞士莫里茨大学的工作室里写出业界名篇【论生物的究极以及如何达成】的故事。以下将为大家放出的是试阅部分。由于卡兹教授的思维逻辑非常艰深难懂,而他又懒得自己动手写字,同时对笔者发表了许多近乎人身攻击的言论,笔者决定在试阅部分放出全书唯一值得一看,而且唯一大部分人类都能看得懂的一章。

本章讲述了卡兹教授研究究极生物课题的缘由。由于卡兹教授本人有许多奇妙的怪癖,在本文中也略有提到,因此请读者注意,本文不对18岁以下,68岁以上,无论肩膀有没有胎记,精神抵抗力不够强大的读者开放。

 

 

Chapter15     关于通灵的些许思考

 

科学的发现总是非线性的,一个科学发现必然存在着非理性的灵感和理性的思考碰撞的过程。以苯环的发现为例,苯的结构在长时间以来一直困扰着科学家们。凯库勒也是为之烦恼的化学家其中之一,他一直无法设想其结构,虽然其组成已经十分清晰,但仍难以想象其连接的机理。最终,他梦见白蛇咬尾,头尾相连。醒来后遂解开了这个谜团。

对于我来讲,这首尾相连的白蛇亦有其意义。

这件事始于墨西哥。

彼时我已经醉心于生物演化史很久了,发表的论文也在业内小有名气,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中或许不过是沧海一粟,但比起同时期不少混吃等死的人好多了。说实话,我认为这样的人要么转行,要么就该去死。占着不属于自己的研究资本,写的东西乏善可陈,还总是反对动物实验——我本人是很热爱生命的,但是为了达成研究目的,动物实验是十分必要的。这样的人明明在学术上毫无见解,却试图用陈腐的道德观去阻止他人的研究,实在是十分可恨。

当时我和同事兼挚友,外号哭泣的ACDC在一起做动物实验。突然窗外响起了喧闹声。那是世界动物保护组织【波纹】。对于这个道貌岸然的组织我向来是嗤之以鼻的。不过是一群小虫子般的乌合之众,在地球亿万年间的历史面前渺小得可怕。为首的乔瑟夫·乔斯达更是卑鄙无耻,在我们打电话报警以后居然立刻逃跑了。而且我后来曾在瑞士莫里茨亲眼见到他虐待一只可怜的母猫。

在这次意外的打扰后,我们的实验失败了,实验对象也白流了一半的血,陷入垂死的状态,我不得不花了许多额外的精力去救治它,尽管如此,它也还是死了。

在那件事以后由于天气等种种原因,我们不得不中止实验考查,开始继续另外的课题。ACDC去威尼斯,我们共同抚养的义子华姆去了希腊。我则去了瑞士,在那里我买下了一个废弃旅馆,当我需要静静思考,整理课题材料时,我就会去那里。

这是一个平常的夜晚,我通常在白天睡觉,晚上工作。月色很清亮,我穿着三角内裤——这样有益于思考——伏案工作着。突然,我感觉到眼前的光线被挡住了,这令我十分懊恼,当我抬起头来,我看见了使我至今也无法理解的事情。

那里站着另一个我。

对方的下身也穿着三角内裤,但上身穿着衬衫,衬衫没有扣上,胸口处的银质吊坠在月色下闪闪发光。

【论生物抵御天敌的有效方式?】

他冷笑道。

【真不敢相信,我这样的天才,居然花费时间在这种无趣的课题上。你这样的头脑,竟然就浪费在这种毫无远见的事情上。】

我张了张嘴,他的话无礼到了极点,但我却并不生气。不如说,反倒勾起了我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令我期待了起来。

【生物的顶点是打破生物链!】

他傲慢地看着我,说出了震撼我心灵的话语。

【终究有这么一种生物,能够凌驾于一切之上,在地球上,达致完美!不老不死,没有天敌!】

这话令我陷入了深刻而反复的思考中,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以至于不再关心他是不是我自己,又为何出现在我面前这件事情。

当我从沉思中反应过来时,面前的景象令我震惊极了。我躺在地上,对方,舔着嘴唇,俯视着我,他紫色的眸子反映着某种发自生物本能的嗜血和渴望。必须说,那美极了。他的身体不在呈完全的人形,下半身变成了扭动的触手,手臂也有一半变成了鸟的翅膀。他的手掌还没有完全变形。如鹰爪般的指甲把我的手腕扣在地上,手心却传来人类的温度。他的紫色长卷发落在我身上,搔得我的脖颈痒痒的。我盯着他,注视着,欣赏着。这正是我内心深处所希望的样子,无所不能,完美。我咽了咽口水,从身体,不,灵魂深处升起某种兴奋感来。这是我以往不曾有过的。

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触手迅速地缠上我的身体,我注意到这些触手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当他们接触到我身体不同的地方,就变成不同的形状。有些带有疣状凸起,有些又十分光滑,有些则是叶状的,甚至有些带着滑动的腹足,在我的身体上游走着。他的握力极大,使我的手腕不能动弹,在月色下,一切都很模糊,但他的身体仍在不断地变化,以秒为单位地进化着。

这一切都令我无比地着迷,我人生当中从未尝到这样的高昂感,这感觉从头脑出发,竟然达到了裆部,我感到了久违的达至顶点的紧张感,几乎要为了看到这艺术品一般的生物体形态达到高潮了。这变态的现象并没有使我感到羞耻,我觉得更加兴奋了。

他察觉了我身体的变化,只是笑了一下。

【我早就想这样做了……站在顶点的我,唯一能感觉到兴奋的对象,如今只有……】

他的触手变成了向内收束的管状,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包裹住了我的下身,我惊叫了一下,立刻泄了。他把我射出来的液体都包进触手,然后在我的腰上直起身来,将那些液体从里到外推出来,使他们淋在了我的身上。

【你能够感受到这力量的强大……你能够真正理解并运用他,你,只有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沾了一点那液体在指尖,然后舔了一下。

那动作令我颤抖了一下。我的身体深处升起了更多的期待。

【你也该准备好了吧。用身体来体会一下完美这个概念吧。】

他冷笑了一下。我立刻又硬了。

我此刻已经被触手淹没了,在这用触手形成的海洋中失去支撑,缓慢地飘荡着。他把手臂变回人形,换而把肋骨反向探出身体,重新形成翅膀,将我整个包裹在他的身体中。光是看着他我已经可以高潮了,而这来自生物顶点的爱抚更使我难以忍受,我不自主地伸出舌头,他立刻也伸出舌头勾住我的。他的舌头相当灵活,力量也更大,我怀疑他在把舌头伸进我的嘴巴以后把它变成了蜥蜴舌头,因为那舌头伸入了我喉咙的深处,使我皱紧眉头干咳了起来。

触手们当然也没有闲着,由于我刚刚射过,现在整个人都处于瘫软无力的状况。我感觉到身体的每个细节,每个关节的转角都被挑逗着,我看向他,他紫色眸子中血红的欲望毫不掩饰。他已经清楚地探知到我身体的敏感点,并开始在我身体的内部细细地研磨了。

我被内外的夹攻搞得狼狈不堪,气喘吁吁,并且试图把自己蜷缩起来。他沉默地阻止了我,把我揽在怀里,触手们打开我的双腿和双手,使我在他的怀抱中向他敞开着。我在迷蒙的泪水中看向他,他用舌头又舔了我一下,然后猛地把那凶器一般的东西刺进了我的身体。

突如其来的饱胀感使我相当不适,但并不疼痛。我在他怀里无望地扭动了几下,就感觉到他开始动了。一开始我只是接受着这一切,并不能感到快乐,但他找到了使我难以忍受的那个点以后,事情变得非常失控,我哭叫着,感觉到他以超越人类的速度在我的身体里冲撞着,我无数次地感觉自己快要昏过去。射过一次的身体每一次被冲撞过后都几乎要弹跳起来,而无力感使我连再射一次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一次一次地感觉到快感冲击着自己,使自己不能发出完整的音符却仍然大声哭喊着。

那个夜晚其后的记忆非常的模糊,持续的时间也相当长,我觉得自己几乎是整晚被压榨了。第二天我陷入了无梦的酣睡,一整天都没有醒来。

在我醒来后,那个究极生物外表的我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现在我仍然也没有他真实存在过的证据。也许,除了我身体里的那些东西以外吧。

基于以上的原因,我开始了对生物究极的研究。也许,有一天,在达到生物顶端以后,我会超越时间,再次回到那个地方。

那时,我是否还会试图书写回忆录呢。

 


评论(6)
热度(45)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