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阿妹你看】【乔西乔】【既然我们如此相爱】【上帝压狗】

 切格瓦拉革命只是为了卖T恤,我写文只是为了让脚脚点赞!我爱女神发自真心!

既然我们如此相爱,为什么不干个爽?

==================


【你最近总是阻止我去约会。】

乔瑟夫从游戏机上勉强抬起眼睛,眉毛可笑地扬起,变成一个囧形,他嗤笑了一声,又低下头去了。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西撒坐到乔瑟夫身边,吻了他眼角一下,使得他一惊,蓝色的眼睛眯起来。西撒从他的嘴角尝到了眼泪味。

【嫉妒吗?】西撒说。

【我死了。】乔瑟夫把PS4往床上一甩。他横了西撒一眼,然后保持斜眼的姿势瞟着西撒。【都怪你。而且你说啥,我嫉妒?】他把已经很乱的头发揉得更乱,他松手的时候西撒自觉地把他们又理好。他在西撒臂弯里不爽地俯视着西撒。【你喜欢我,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所以你就该把时间花在我身上,不要说约会,吃饭的时间,睡觉的时间,不跟我在一起就是浪费。我只是让你看清这一点。】

【是啊,你说的对】西撒勾起一边嘴角。【可是你在说什么疯话呢,我是谁?你看不出来?挖了我的心,可以。让我不去约会。不行。】

【你做不到。】乔瑟夫转过头去,捡起游戏机,把屁股甩给西撒。西撒从善如流地拍了一下,换回一个白眼。【说真的,你还小吗?】乔瑟夫嫌弃地把他手打开。【反正你去吧,然后你就会发现无论你约会谁,那个人都是我。再说】他压住西撒撑在床上的手,突然扶住他的后脑舔了西撒的胎记一下。他舔了一下,又觉得不够,接着是吻,然后又咬。

西撒笑着作势推开他,只是得到一个更霸道的怀抱。【说真的,你有资格我说吗。你这大猩猩。再说什么?】

【等你出去,我就隔十分钟给你打电话,我去约你的女伴,到晚上你不回来就去跟宿管打小报告,我去学校论坛发帖说你明明连跟我的性爱报告都写过了还是要出去祸害小姑娘,你还有恋物癖,喜欢打火机。这么大人了还怕虫。】

【说真的,你最好试试这么做。我这两天闲着呢。】

【哦哦,我还有一招】

【哪一招?】

【你敢夜不归宿,我就强奸你】

西撒放声大笑,对门立刻拍门了。

【死基佬笑个P!】

【Pizza~Mozarella~】二人立刻默契地学起了对门唱歌。

一曲终了,西撒收起了包,向乔瑟夫抛了个飞吻,走了。

=============================================

距离上次报告事件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报告一出,果然全系都知道他们俩上床了。全系都炸了,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被女孩子们嫌弃又偷偷喜欢着的乔瑟夫收到了一大堆美其名曰情书的骚扰信。从这些信里看不出什么有意义的信息,但是乔瑟夫意识到现在他要约会,甚至可以用点名的了。

而西撒那边,简直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简直是校园小王子,左手是女粉丝团,右手是男粉丝团,背后是串串羡慕嫉妒恨的屌丝,屌丝里还有一定比例匿名给他发告白短信。

有什么比被簇拥着被爱戴着的感觉更好的感觉?西撒现在已经是一枚镶金的人形自走炮了。

以上是乔瑟夫的妄想。

报告被卡兹打回来了。虽然没有挂科,卡兹甚至还投来一个复杂里带着赞许的眼神,不过由于他们只写了男性同性关系,没有女性同性关系,所以现在还要继续在原结构上扩充。一切回到了以前,西撒的炮友还是炮友,朋友还是朋友,约会对象还是约会对象。陌生人在二人背后指指点点,两个人却还是过着与以往并无二致的生活。如果有什么变化,那就是乔瑟夫清楚地意识到他爱着西撒这件事。他有了主动向他抛媚眼的女粉丝团,男粉丝团和篮球队里的仇人,朋友们总想试图向他套出做这件事的动机,过程和结果。而他自己却完全陷入孤僻。或者不能说是孤僻,他看什么都没有兴趣,看谁都不好看,花花世界,从一眼三千,变成三千只化作一眼。他从每天早上眼巴巴地等着西撒的早餐变成眼巴巴地等西撒。从现象上看,他哪儿也没变,屁大点事就要给西撒打电话。一打一小时。随便跟隔壁打个篮球都要发短信让西撒来看。西撒说让他干啥他就干啥。好基友都是这样的,你洗澡来我在外面看,你吹箫来我关烤箱门,你吃饭来我来做,你请吃饭来我付钱。

至于西撒,更加和以往毫无区别了,除了亲吻乔瑟夫嘴角的时候,给他买巧克力的时候,给他挑围巾的时候,乔瑟夫一个电话随叫随到的时候,发现被耍了无奈地撇撇嘴角的时候。乔瑟夫想不通。他看起来无论如何是与自己恋爱了。但是又无论如何都要出去浪。乔瑟夫动用了恋爱以后仅剩的一点点脑力和所有的亲朋好友,明的暗的使他不能赴约,次数和理由的奇葩程度已经和他本人平齐了。马克和史磨基已经被他折磨成狗了,他们两个一个左一个右抱住乔瑟夫的大腿大哭着【我不去了!!大王你放过们吧!你想看什么,我们什么都做,就是不来这个了!要死要死要死!大王!我会唱歌还会跳舞还会写诗呢!】然后他们站起来一起给乔瑟夫跳了一段江南金坷垃。

乔瑟夫的精神被他们俩搞得彻底紊乱了。但这些冲击力都没有西撒来的多。

如果你爱我,你会为我留下来。

如果你爱我,你会为我拒绝他人。

如果你爱我,你会想到我。

如果你不爱我,你不会为我点起那盏灯。

如果你不爱我,你不会深夜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河边。

如果你不爱我,你不会带着望远镜坐在看台的角落。

如果你不爱我,你不会接我的电话。

如果你不爱我,你不会听我的牢骚。

如果你不爱我,你不会吻我。

如果你爱我呢?

可你并不爱我。

少年情怀总是诗。这些天来,他带着诗意和屎意一同和西撒生活在一个名叫宿舍的牢笼中,笼子里弥漫着荷尔蒙和不可解的疑惑,他以梦游般的心情生活在现实中。当他闭上眼睛,就陷入与人相爱的幻觉中。

一天夜里,他梦见雨后的城市。他走在漆黑无人的街道,跨过电车的铁轨,铁轨间丛生的杂草刺疼了他的赤脚。而月夜的湿气与寒气立刻使他麻木了。风像刀一般割破他的嘴唇。青石地板硌着他的脚底,他顺着坡道向下,路过一个小教堂,圣母的雕像在黑夜中以无瞳的双眼注视他。如果这世上之余两人。一个人不爱另一个。那他们是不是被世界抛弃了?爱情是愚蠢,盲目和贪婪。然而这刺瞎的双眼只见着一个人,这是事实。这愚蠢只蒙蔽一颗心灵,这也是事实。这贪婪不向他处延伸,更是事实。他踩进地上积累的水塘,水珠溅起,刺进他的血管。而寒气终于入侵他的喉管,他意识到自己空如无物。一个人把一腔激情扔进虚空,还期望得到什么呢。

而既然我爱你。

他想。

既然这是你,你,你。

他终于张开嘴发出困兽般的哀嚎。

【JOJO】

他张开眼睛,西撒站在他床侧边,袖手而立,看着他。

【你哭呢】

他大概是笑了。

乔瑟夫转过身背对着他。闭上眼睛。他感觉到床一沉,腰被环住,身体陷进一个稍小的怀抱中。西撒的下巴搁在乔瑟夫的颈窝里,蹭了蹭。

【睡吧】他说。


评论(48)
热度(83)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