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混部】【乔西乔】Via Francigena(朝圣之路)

和 @SeptemberJourney一起开的中世纪脑洞,设定现在还没写出来,以后会慢慢提到。

 新年第一篇博文居然是废话,orz。查资料简直要死惹,只是个小故事,设定估计以后要自己吃掉……


其实现在还没有CP


Chapter.1 Qui non laborat non manducet(不劳动者不得食)

 

 

1482年冬

巴黎

 

【JOJO,我们接下来去哪?】

西撒搓着手,和乔瑟夫挤在一起。

【我们……嘶……跟上朝圣的队伍,从法国去神圣罗马帝国目的地罗马】

中世纪的欧洲,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教堂。巴黎圣母院的一个小室接纳了两个旅人,因为两人所谓的朝圣者头衔,暂时没有付过房租,不过到底也逃不过。如果想要踏上朝圣之旅,最好的季节一定不是冬天。现在是12月,圣诞降至,等度过圣诞,春天来临,他们就要踏上去意大利的旅途了。也就是说,最好的情况下,等到来年化雪,他们至少要在巴黎逗留一个月。

【我们得有钱,有份工作】

西撒和乔瑟夫缩在一起,颤抖着。教堂总是不怎么温暖的,神圣的主难免严厉。欢笑、温暖和情爱并不能产生敬畏。无知和恐惧才是崇敬的来源。然而圣母毕竟要温厚些,她是所有人的女主人,因此她披带的十字拱好像比其他的哥特式建筑更温润些,不那么尖锐,而玫瑰窗则温柔地凝视着。下午黄昏时分的光线——如果有的话,照进内部,昏黄的光线附着在大理石柱上,也是相当美好的光景。

【我们能做什么呢?】

西撒有木匠的手艺,但冬天大概不需要什么木工,柴火倒是很稀缺。至于乔瑟夫,一个中途辍学的大学生,也难有什么贡献。

【无非是工地搬砖吧。】西撒喃喃地说,他比乔瑟夫小个些,两人都是六尺左右的身高,西撒较乔瑟夫矮一个头。【你知道,教堂总是在修的。巴黎大大小小的教堂数不胜数,蒙马特高地地下有个采石场,可以去碰碰运气】

【哦不,我的朋友,你看,我会说拉丁文,法文,英文和一点意大利语,希腊语,我学习文法,数学,法律,结果却在巴黎的采石场呼吸带着石头飞粉的空气?得了吧,这样我睡觉会打呼的,而且我以后都会打呼,因为粉尘就留在我的肺里,那太糟糕了。上帝的角!】

西撒被他吵得头疼,一个饿肚子的大学生总是非常胸有成竹的。

【我想我不介意你打呼,反正我爸也打呼】

【很高兴,但我也不希望你打呼。】

就这样打呼打败了吃饭,两个人又无所事事地迎来了天亮。

巴黎内城的河滩边上,有个小小的洞穴。洞穴内齐人腰处有个窗口,那里放着一本圣经,外面立着栅栏,行人可以把手伸进去翻阅圣经而不能偷走它。在那个窗口之下,就是另一个世界。那里有人,或是没人。即使有,也如同没有,即使活着,也好比死了。那里面是一个个圣女。她们失去了丈夫、孩子等等,就好像自己的灵魂也失却了。不知是从谁开始,大约是个值得记住的圣人,为了自己的亡夫而在此昼夜(其实也不可分辨)绝食祈祷,不眠不休,只靠偶尔想起来的市民布施些水和硬面包生存,时间长了,自然就死了。死了就换下一个,周而复始,总有不幸的女人献身于此。因此洞口用拉丁文写着【Tu Ora(你祈祷)】不过大家倒是以法语的谐音老鼠洞称呼之,倒也贴切。

如今我们要提到一件事,倒暂时和老鼠洞没什么关系。

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属于另一个世界,书中的世界。现在被乔瑟夫·乔斯达以不可思议的力量带到了这里,两人为解决各自的问题踏上了旅途。西撒倒是真心想解决问题的,乔瑟夫那边却怎么看都是离家出走而已。这些尚无所谓,重点是要吃饱饭,穿暖衣服。因此西撒还是打算去采石场碰碰运气。他来这里有些日子了,也结识了不少当地的无赖,他们把自己的地盘称作奇迹宫殿,平时以黑话沟通。西撒暂时还没有学会黑话,因此就不算黑话分子。倘若他愿意在巴黎呆久些——毕竟有不少风尘女子表示要和他摔罐结婚——他就可以住进奇迹宫殿,也做个抢劫犯,小偷什么的。生活会有滋味很多。而既然他要走下去,则还是找份正经工作的好。采石场暂没有空缺,不过西撒看起来比大部分人都强壮,因此西撒猜测过两天再去就能被接纳了。加上虽然没有工作,采石场的负责人却给了他几块黑面包,还请他喝了一杯淡啤酒,他现在心情十分雀跃。他带着给乔瑟夫的那份面包,稍稍绕了点路,到河州边上,打算看看风景再回去。而今天恐怕是他的幸运日,那里有个姑娘亭亭玉立,虽然不见脸,但身材是很好的。她是个埃及女人,穿着裸露飘逸的衣服,微黑的皮肤,脚上挂着一串铃铛,走起路来十分摇曳。铃声也随着她的动作发出脆响。

西撒便开启了本能模式,在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与她搭讪了。姑娘被他逗得心花怒放。等到分别时,西撒说

【我叫西撒,西撒·齐贝林】

而那姑娘回答道

【我叫ACDC,没有姓】

【真是个怪名字】

【我毕竟不是个国王,是个埃及女人呀】

她笑道。

等西撒走远,他听见水里扑通一声。他担心那女人溺水,便跳了下去,等到游得近了,才发现她抱着石头,是自杀。


评论(14)
热度(27)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