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茸徐]一个爱情故事: Giomeo & Joliet, or Fuck you Pucci (2)

发型之恋,布丁味的哦~

ROSSI_在魔鬼知道你死之前:

Tragedy!!我感觉这一篇已经开始往乙女方向发展了!!


还能好么?!


说好的逗比呢?!


大家说我们还应该继续爱下去么(╯‵□′)╯︵┻━┻?!


继续雷帝嘎嘎级预警!


*************************************************


一个爱情故事: Giomeo & Joliet, or Fuck you Pucci (2)




那天本该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平凡得就像每一个不良少女的日常一样,看看电影逛逛街飙飙车吃吃霸王餐。可当我和朋友走到商业街最繁华的地段时,那个人——安娜苏出现了,把我们堵在路中间,然后一边大声起朗诵自创的情诗,一边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出一束的玫瑰。




“啊,俆伦!你那么美,你那么美,你那么美美美美美!”




如果可以,我真想当场就给他欧拉个三页不带喘气,但街上人已经把我们围了一圈,有不少人甚至已经掏出手机准备发微博朋友圈,而且警察就站在街角。


再仔细分析了自己的处境后,我决定使出绞死他家的祖传绝招:




“艾梅斯,快跑!”




话音还没落下,艾梅斯就已经拉着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围观人群里,身后传来安娜苏的悲鸣。


“俆伦!!”




我原以为此时他一定是保持着尔康手的姿势愣在原地。可当我回过头时,却看到他正以同样的百米冲刺的速度穷追不舍,一边追还一边嚷嚷着结婚什么的,引得路人不断投来怪异的目光。




在跑过一个街区后,我躲进了路边一家餐馆里——多年和条子拉锯战的经历告诉我,这个时候就应该躲进个人多的地方。




果然,安娜苏没有跟进来,但这时艾梅斯也不知去哪了。我有点后悔——她是田径短跑运动员,也是这片地区女子短跑记录的保持者,如果她没停下来的话,大概都已经跑到相邻的城区了。




我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一个看上去很豪华的餐厅,似乎正在举办一场正式舞会。乐队在台上奏着古典圆舞曲,周围所有的人都穿着体面的晚宴服装。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背心和紧身裤,心想得赶快从这个地方离开。




就在我好不容易地从翩翩起舞的人群里挤到出口处时,一个声音叫住了我。




“这位小姐,才刚来你就要走了么?”




我转过头,面前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身材比我高一点儿——也许我穿上高跟鞋会比他高一点——头发是很纯正的姜金色,扎成了一束披在脑后,前发在额上盘成了三个发髻。他就站在离我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那蓝色的眼睛反射着灯光,像是一片透明的海水。




我想我之前肯定在哪里见过那样的眼睛。




“小姐?”他见我久久没有动静,又问了一句。




“呃……我要回去换个衣服。”我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打了一个谎,“之前出门忘记换衣服了。”




这句话我听着都想欧拉自己两下,但话已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你看,这里只有我打扮得不伦不类这样多不好,BlaBla。


“不,不只是你,”他摇摇头,然后指着自己胸口说,“我也是。”




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穿的并不是正统的西装——在他外套的领口下面开了一个桃心形的大口子。




我比较习惯这么穿,他爽朗地笑了笑。




这个晚宴主人肯定是瞎了才会放他进来。




这下我又哑口无言了。


不过,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肯定以为我是来参加舞会的女宾,而且看上去还凑合,才过来跟我搭讪,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




“这位小姐……”




“干嘛?”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你的发型很漂亮。”




好吧,这是我没预料到的——即使是身经百战如我也没见过如此另类的搭讪方式。不过,我得承认这起了作用:我一直对发型很上心,可惜周围的人从来没有注意过——除了我爸,他发现我染发后把我臭骂了一顿。




所以,你知道的,遇上知音感觉。




“——特别是你的发髻,看上去很像米老鼠。”他接着说,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爽朗笑容。




好吧,当我没说。




“你的发型也很……别致,看上去很像甜甜圈。”


我看了看他额头,礼貌性地回应。




也许是我的错觉,他听了之后竟露出了一丝像小孩子那样的害羞的神情,嘟嘟囔囔地道了谢后便不再说话,直到下一曲响起,才开口请我去跳一支舞。




我没有拒绝。不知道当时我怎么想的:也许是那时正好想跳舞;也许是当时演奏的正好是我喜欢的曲子;也许是觉得他这个人还不赖。不过现在想起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




“你叫什么名字?”在这首曲子结束后他问我。




“空条俆伦,或者俆伦.绞死他。”




“哦,你是绞死他家人的。”他点点头,神情没有半点变化。




“对,你和我们家认识?”


这座城里大概没有人不知道绞死他家,而且,我总觉他似曾相识。




“不,不算。”




“可我总觉得我以前见过你!”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我今天说的第几句蠢话,我平时说话不是这么不经大脑的,现在他心里,我大概已经变成花痴了。


“……也许是在少管所,哈哈。”我干笑了两声替自己解围。而且,我大部分朋友的确都是在少管所认识的。




“……有可能。”




“呃?”




“不瞒你说,我现在工作比较敏感,有时候也会和监狱小混混……黑社会什么的打交道;监狱和少管所不也差不多么?所以我有可能真的见过你。”


他说完又露出了招牌式的爽朗微笑。




以上,就是我和乔鲁诺.不懒惰建立感情的第一步。


关键词:发型和少管所。




还记得我们之前说过的童话么?大部分时候公主总是和王子一见钟情。


可惜我第一眼见到他时,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他头上的“甜甜圈”上。


然而,所谓的“爱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舞会结束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有点迷上他了。




我准备离开了时,艾梅斯已经给我发了无数条短信,可我一直到舞会快结束了才注意到。




他送我出了饭店的大门。在简单地道别后,他弯下腰,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手背。


“再会。”




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血冲上头。


“嘿!你!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听到我的声音后,他停下了脚步,灯光从他的身边倾斜下来。我不想表现的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但当他回头的一瞬间,我看见精灵从屋顶上飞过,他的眼里洒落一片柔和的星光。




“好巧啊,我也是。”




TBC(?)



评论
热度(42)
  1. civet·狸·kikyouRossilinka 转载了此文字
    发型之恋,布丁味的哦~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