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非腐」「乔瑟丝吉」「西乔西」「约定」 「4」

一个意趣相投的朋友有多重要?
如果遇到了这样一个人,亦师亦友,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更可以看到希望,也就是未来的自己。一个能够令自己更加满意的自己。
那么与这样的人分离一定是很可惜的。
在瑞士的火山口,亲眼看到卡滋被打飞到天上的乔瑟夫在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情。最多的就是分离。他觉得非常感慨。他终于做到了常人不能做到的事情,而唯一能够见证这一瞬间的人,就是卡滋。跟柱男的战斗让他收获了两份奇妙的友情,和一个永远不可能互相理解的敌人。然而更为可惜的是,即使是这个人,也不可能见证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如今,他在海平面上几百米的距离,到达了抛物线的顶端。他与其脚下的岩石块的速度降至0,而加速度则从沿z轴方向向上递减为向下的重力加速度。此刻以后,他将以此加速度自由落体,并与空气发生剧烈的摩擦,以重力加速度减去空气摩擦产生的向上加速度得到的波动值进行下坠。在此之前,他被从火山口喷射而出,到达了海平面以上几百米的高空,在这个过程中,他体会了从下到上的冲击力,空气产生的压力,以及身体内部与外部压强不平衡而产生的呕吐感,大脑充血,呼吸困难,双眼外凸,耳膜出血,鼻黏膜和口腔出血。由于外部压强逐渐小于其身体内部压强,并迅速变化使身体无法适应,他的心肌充血,并出现了1秒左右的停顿,肺部也产生了胀气,导致无法呼吸。而高空的温度同样降低的厉害,使他的身体出现了结冰的症状。
在这种情况下,他倒在了身下的岩石块上,并开始体会死亡的感觉。
在极限状况下,人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身的阈值。
这是一种酸痛的感觉。
他曾经多次体会到这件事情。
在地狱升柱之后,他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训练。其中一个通常项目是从艾沙普林纳游到威尼斯主岛再游回来。最开始他只能游半圈,也就是游到主岛。接着就回不去了。那次西撒在旁边加油打气,说了很多话,他都不肯下水。他带着呼吸矫正器,而夏天的海水仍然并不温暖。洋流使水中运动的方向扑朔迷离,而他的四肢无力,肌肉里蓄积着一路留下的乳酸。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界限。最后在西撒保证了无数次,要给他做墨鱼面的诱惑之下,他还是下水了。在大约两百米之后,他完全是撒泼哭闹了起来。虽然在水里不可能做多大幅度的动作,但是他还是尽自己所能地表现出一只鱼翻白肚之前会有的所有迹象。西撒知道他还存有一定的力气,虽然很显然还是不足以撑到对岸,但他还是劝说着,最后乔瑟夫在三球冰淇淋之前屈服了。代理师傅的汽艇就在附近,但他还是忍住了,又游了一千米。
在阈值到来的那一瞬间,他体验到了那种不可跨域的绝望。没有声音,也没有反抗的力气,他翻着白眼,在水上停止了动作。西撒就在近前,但是他连在水上划动手臂的力气也没有了。他仰头看了最后一次威尼斯的上空,终于停止了动作。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因为这一切竟然是为了三球冰淇淋。
但现在想来,他这么做是因为安心。自从地狱升柱以后,他就有胆量去做更多危险的事情,即使有可能产生不可想象的后果,也不多留时间给自己铺设后路。因为西撒在那里。
果不其然,等他从暂时的失去意识中回过神来,西撒温暖的波纹正从他腋下流入进来。
在海里停止动作是相当危险的。不但可能会身体抽筋,甚至可能会因为体温下降而失去更多力气去维持体温,以至于在海上累死。
西撒没有打出叫代理师傅来的信号。实际上乔瑟夫很清楚,即使是西撒,也只够撑到一圈。而把波纹注入自己的身体,自然意味着消耗更多的体力,也就使西撒也很可能无法到达对岸。
这个想法使他最终撑到了对岸。
一旦突破了阈值,一切也就变得轻松了起来,明明前一秒感觉自己就会这样死去,下一秒却仿佛充满了活力。西撒最终在距离对岸一千米左右的地方也到达了自己的阈限,但他拒绝了乔瑟夫的波纹。他和乔瑟夫,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几乎是狗刨着到达的岸边。
现在,乔瑟夫的自由落体已经开始。岩块巨大的体积使得空气和他产生了强大的摩擦力,并以此产生了巨大的热量。十余秒后,乔瑟夫会在失重感中失去意识。他想到了卡滋,休特罗海姆,Lisa Lisa,华姆,西撒,ACDC,SPW,马克,史摩机和埃丽娜。他甚至还抽空想了一下史特雷。接着,他接受了自己的命运,闭上了眼睛。
他今年19岁,梦想是当飞行员。刚刚他打赢了一个究级生物。因此觉得非常安心。
安心是他的关键词。
这个感觉使他超越了自身的阈限,穿过死亡,走向了来生。
「西撒,没有你,我永远无法做到这一切」

评论
热度(19)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