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西乔西」「第一回合」

*太多了!!!明明很简单一件事写起来这么长!!!

前文链接http://civetkikyou.lofter.com/post/3dd0b0_6b08952

比赛为两回合。时限是一个小时。呼吸混乱、超过时间和无法使对方达到顶点的情况就算输了。
只要射出来就算做是高潮了。当然最下作的方法就是直接刺激蛋蛋了,不过比起胜负,被喜欢的人宣称没有使自己真正达到高潮这件事才更加失败,所以绝不可以用这样极端的方法。
西撒这样考虑着,一边和乔瑟夫猜拳决定胜负。
到底是会谁赢谁输呢?
乔瑟夫在猜拳上并不想出千,齐贝林家天生就是克他的。与其计较输赢,不如享受做爱——反正他只是想找个理由享受高潮而已,跟卡滋说一千遍「性无能」「性冷感」「恋足癖」都没关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而西撒此时则认真地在考虑这件事情。
他大爷的乔瑟夫!我决不能姓乔斯达!乔斯达根本就是克我!克我全家!姓你祖宗的!齐贝林家的人绝不背叛家庭!总有一天你要跟老子姓!
上天是眷恋乔瑟夫的。
他输了。
「哼,JOJO啊,跟我做这样事真的好吗?既然是由我先开始,那有些话就要说在前面」西撒摆出经典的憋尿动作「猫步」一边不着痕迹地调整呼吸,一边问道「你这个人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虽然我一定会用波纹的,不过对手是你的话,说不定还没来得及碰你你就高潮了吧。」他一边说一边抓住乔瑟夫的衣领「上次不也是这样吗,用我的名字为主角写色情小说,被我抓到以后发生了什么事?要我提醒你吗?你既然说用手,那我就用手好了,你用全身都没关系的,毕竟在我这种人形自走荷尔蒙面前光是站着就很幸苦了吧……」
妈的,明明是用波纹为什么就突然开始了调教一样。
不过我喜欢。
「你硬了哦,JOJO……」西撒靠近乔瑟夫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他的呼吸吹在乔瑟夫的耳廓上,那里当然应声而红了。
「说真的,你光是看着我的脸三分钟就足够射出来了吧?要现在禁止我说话吗?被当面念自己写的肉文结果站在那里就射出来的人是谁?」
「唔。。。西撒,这开始得太快了,我没有准备好。。。」
「没准备好吗,你已经差不多要发射了呀?这是战斗哦,难道一定要说预备开始吗?啊,如果要计时的话现在开始也可以啦……」西撒双手捧住乔瑟夫的脸,伸出舌头舔了他耳背一下。
骗子!西撒!明明自己说要用手的!结果用舌头向身体注入了波纹!乔瑟夫大感不妙,整个人软了一下。
「不错嘛,好乖,自己的体内都没有保护的波纹。。。还是说你现在已经使不出波纹来了?」
「西。。。西撒。。。哼。。。」乔瑟夫不要说平稳呼吸了,平稳站立都略显困难。
「JOJO,胜负已分了。。。如果按照使出波纹的时间开始计时的话,我光是站在这里等着自己的波纹在你身体里游走就可以赢了。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一分钟。不如我就站在这里看着你又一次射在裤子里怎么样?」
可恶啊西撒!就因为我放水便可以这样玩弄我吗?!你不就是想要我求你吗?混账!
「求你。。。求你西撒。。。给我。。。」
西撒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他拍了拍自己身边,乔瑟夫会意地走过去,然后乖乖的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好聪明的孩子」西撒再一次捧住乔瑟夫的脸。刚刚的波纹只是出其不意而已,其实并没有多强,现在差不多也消散了。「JOJO,想接吻吗?」
乔瑟夫乖乖地将嘴巴微微张开了一点。
「乖孩子」西撒说,「但是我说了只用手的」
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手长在嘴里哦??乔瑟夫内心深处翻着白眼,但实际上还是用盛满泪水的眼睛望着西撒。
西撒伸出手来插进了乔瑟夫的嘴里。柔软的口腔被强大的波纹瞬间注入,乔瑟夫整个人通电了一样抖了一下。虽然被恶意地玩弄到全身酥软,但乔瑟夫没有松口。他抓住西撒的手,吮吸起他的手指来,一边吮,一边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同时向上瞟了西撒一眼。
西撒呼吸滞了一下,但随即抽出了手指,一把抓住乔瑟夫,把他扔在了床上。
「一分钟过去了」
西撒跪在乔瑟夫的两腿之间。
「你知道第一回合的好处在哪里吗?JOJO」
西撒一把扯下了乔瑟夫的皮带,然后啪得在空中崩了一下。乔瑟夫听见这声音,身体下意识地弹了一下起来。
「接下来的两分钟,你就要体会到波纹带来的高潮、酥麻和无力感。JOJO」西撒宣布到「我要操到你失去神志,之后的一小时连小指也动不了——」
西撒翡翠般的绿色眼睛像是要穿透灵魂一样直视乔瑟夫的眼睛。
「你最后的想法一定是——我再也离不开西撒·齐贝林了。我被他搞到失控,欲仙欲死。我从身到心都是属于他的——」
「少废话,日死我啊!!!」
乔瑟夫终于失去了理智。

 乔瑟夫虽然听起来好像要反过来强暴西撒一样。但是西撒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

 一个意乱情迷的乔瑟夫乔斯达。

西撒现在恨死这个游戏规则了,就算他直接把乔瑟夫操翻,只要不是用波纹就算输了。

看见这样一个乔瑟夫能够忍住的人究竟存不存在呢?

波纹在他的身体里继续游走,他轻轻地痉挛着,只要再在正确的地方略施刺激他就能整个人失去控制,西撒的气息和生命力在他的身体里游走着,带走他每一寸皮肤的感知,从内到外和他产生共鸣。

 「西撒。。。」乔瑟夫享受地闷哼着,他渴望皮肤的触感。他脱下自己的裤子,抬起腿试图勾住西撒。这个过程简直就像三岁小孩一样笨拙,让西撒感觉到浑身灼热,呼吸加重,视线也有些模糊。他不得不暂时闭上眼睛,试图不去感觉乔瑟夫的身体散发的热量,他汗液散发的气味,他用最后的理智呼吸着。 最后,他下定了决心。

 「哈——西撒——」

「我现在在做什么?JOJO?」 西撒有些不能相信自己手指下的感觉。突破那个使劲收缩着,力气大的吓人的关口,里面是带着波纹特有的刺激感的温床。柔软、温馨、盛满肉欲的海潮向他的指尖袭来,并涌出那个关隘。 「你捏着。。。我的前面,还有手指。。。在后面。。。」 乔瑟夫绷着身体,双手揉着头发,侧过头去,带着满足和渴望的哼声回答他。西撒的手指稍稍刺进去了一点,他的身体变立即呈现出更大弧度的弓形。

 「JOJO,我。。。我想我也撑不了多久了,你说,我在你的老二和肛穴里面,交替地打入波纹,就像交流电一样,你能撑多久?你会不会叫着我的名字高潮?答应我你会忍得久点,好吗,你有一个小时可以休息呢」 

「西撒——西撒——啊啊——想要❤️——想要❤️——!!」 西撒每到这种时候就会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肉欲是如何侵占他们二人的。妖精!荡货!来啊,叫我的名字——我要操到你全世界只认识我———— 

波纹从前后两个地方注入前列腺,乔瑟夫完全是本能地摩擦着西撒。 西撒知道如何才能耗尽对方的体力又能使他享受。他得多考虑这些以免兽性大发。他的波纹其实连可乐瓶盖都轰不开了,但是挠痒般的刺激在前列腺则完全正好。乔瑟夫被西撒推着,站在临界点,如窒息的人试图从水里探出头一般仰头望着虚无的顶峰。

 乔瑟夫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事情,高潮仿佛不是珠穆朗玛峰登顶的一瞬间,而是海浪一次又一次淹没自己。他呼叫着,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拥抱西撒。 

「啊——好棒——西撒——我爱你——我爱你——」 当他第三次这样剧烈地震颤着,后穴像是下雨一样淋湿西撒的手指,前端则不是喷射,而是一股一股地流出暖流时,西撒亲吻他的胎记。他这样想到,但是我好心疼你,我的JOJO,我世界上最可爱的JOJO。

 「二分半钟,亲爱的,你没昏过去真是太好了。」他吻了一下乔瑟夫低垂的眼睑,乔瑟夫还在失神中,「我也爱你」

评论(31)
热度(46)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