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西撒生贺」「六十年后我们再相会」

故事源于一次奇妙的相遇。
"撞到我啦,西撒"
1998年,纽约。两个戴着奇怪形状,同样是黑白相间颜色帽子的老头撞在了一起。奶牛样式帽子的老头手上还编着个花冠,他手脚不算利索了,动作笨拙,行动也缓慢。纵然如此,两人还是以不小的力道撞在了一起。
"你还在啊。"
"是啊,你也还在。"
"跟我回家嘛,女儿今天过生日,我跟她视频~"
"不了,我家里人也在等我。"
"跟我走嘛"奶牛老头非常固执,"我等你六十年啦,Lisa Lisa都死了。丝吉Q也老了。你家里人等了这么久哦?"

波鲁克林大桥下的风景有些工业化,不同于轻舟小船,流水潺潺。这里的道路直来直往,大气捭阖。
"猜不到啊,我本来很放不下的,现在觉得离那个日子不远了,反而不觉得难过了。总是要遇见的嘛。"
"我倒是没那么悲观。我想你是留到最后的那个。无论怎样,总是在世界的某个地方。"
"你呀,都不看新闻。我可是名人哦,超有钱的,福布斯榜上有名,时代杂志的封面呢。"
"恭喜了。"
"我这么有名,你看都不看。"奶牛帽子的老人不悦地撅起嘴巴,"看到了的话说一声,也不至于六十年过去了。"
"你出名是为我。"
"被你看穿啦。"
"你放屁"习惯性地在对方头上揉了一把,六十年的岁月仿佛就那么被揉掉了。只可惜手下的脑袋不如以前杂草丛生了,所以也只能揉揉帽子,难免遗憾。戴着黑白方格礼帽的老人这样想。
"好啦,我是为了钱~人活着总要有奔头咯,有钱最好了。"奶牛老头终于把手里的花环编好了,"好了,你说,我女儿会喜欢吗?"
"公主没有不喜欢皇冠的。"
"你有女儿吗?"
"有,二十岁以前私生的孩子有两三个。"
"二十岁以后累?"
"就是现在这样啊,除了脑袋和心脏都是假的咯。孤家寡人一个。以前那么受欢迎,现在没有女人爱。"
"哦,别这么说,来,快到了,就在前面。你有家人,小西撒,有很多。"
门开了,丝吉Q开门便大叫道:"死哪里去啦,真实的,女儿等着呢,这么晚了,女儿要睡觉啦!!"
"哦,家里人还没齐,我去把人带回来嘛,哎呀,老婆子真有精神。。。"
丝吉Q站在原地,乔瑟夫错身慢悠悠地进了门,西撒看着丝吉Q满满地脱下了帽子。
"我的百灵鸟也这么大岁数啦。"他笑着说。
"西撒。。。是西撒。。。?"丝吉Q呆呆地看着,半天才支吾着发问。
西撒拍了拍丝吉Q的肩膀。
"我就打扰啦。"
他也侧过身,跟着乔瑟夫进门了。
丝吉Q背着他点了点头,终于落泪了。
"坐,坐"乔瑟夫在客厅里,放下一盘茶水,然后坐在沙发上。看见西撒过来,就拍了拍坐垫。西撒闻声过来,默默地坐在他旁边。他身材原是很高大的,由于身体大半是人造的,动作倒不是很慢,就是略显僵硬。相比曾经比他高的多的乔瑟夫,倒是西撒看起来跟结实些,只是缺些人情味。
"见见我女儿吧。"
荷丽的影像从电脑里传来,虽然看得出年轻时是怎样的美人,然而毕竟也是年届中年了。乔瑟夫和她打了大概五分钟的招呼,才开始跟她介绍西撒。西撒透过屏幕端详她碧蓝色的眸子,然后给了她一个意大利式的微笑。纵然他身体再如何僵硬没有感情,这微笑始终是温柔而轻佻的。
荷丽盯着他看了很久,然后甜甜地笑了。
"生日快乐,小美人。"
西撒朝她点了点头。
接着他看着两个活宝热情地向自己远方的孩子献殷勤,又是钱,又是衣服,又是包的,总是害怕孩子吃穿用度不够。乔瑟夫的手指微微颤抖着,轻轻地捏着那个好不容易做好的花冠。
"宝贝,爸爸给你买的东西都收到了没?"
"收到啦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才来看我呀?没有你在人家不会洗内裤嘛~"
西撒看着被逗得满脸通红的乔瑟夫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都欺负我,都只知道欺负我。。。"乔瑟夫说起话来不再像以前那么中气十足,也就不再那么欠扁了。他就是个普通的慈祥老人,被人笑话了就安心地接受下来。
"你家姑娘也算是给SPW老伯报仇啦。小的时候就知道欺负别人。"西撒喝了口茶,悠悠地评价道。
然而没有人接他的话茬,时间晚了,荷丽睡去了。乔瑟夫和丝吉Q二人合上电脑,家里终于安静了一会。
三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一时谁也没有说话,空荡荡的大房子,此时寂静无声。
突然,丝吉Q转过来看了西撒一眼,又哭了起来。
终于,乔瑟夫也哭了起来。
哭了半晌,丝吉Q问乔瑟夫:"你知道他还在的?"
"他不知道。"西撒答。
"路上看见啦。"乔瑟夫哽咽着说,"想着该怎么打招呼,心里又怕不是,怕认错了,又怕不打招呼就错过了。就这么想着,一句话也没说,干脆就撞在他身上了。"说着又笑了起来。
西撒没说什么。他站起来,走到两人中间,抱住了他们。
"好久不见"
他说。
像是两个孩子终于找着了妈妈,他们一左一右,埋在西撒颈窝里大哭了起来。
"你怎么不早回来!"丝吉Q哭够了,终于恢复了点神志,开始歇斯底里,"Lisa Lisa,妈妈她也想着你的!她走的时候都念叨你的!"
"休特罗海姆也是,那之后没多久也死了。"乔瑟夫有些惘然地说。他有些老年痴呆了,能突然记起这约莫的一个人,也算是灵光乍现。
他回忆着,这个灵光之后,仿佛是被突然的闪电击中了,他似乎迅速地回复到了十八岁那年。连驼背都稍直回来了些。那一年,他十八岁,西撒二十岁,卡滋一万多岁。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算了,先别说这些,我打败卡滋了,华姆也是,你知道吗?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还有那个头带,等等,你头上还有翅膀,你这人真是。还有戒指,啊,戒指已经不在了,都不在了,唉,这个事,就跟没发生过似的。还有,还有那石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总之。。。"
"JOJO,我都知道的,我知道的,我也找过你,这些我都知道。"
接着西撒胸口就受了重重的一捶。
"六十年了呀!你这人!六十年了!"
乔瑟夫突然焕发的容光又委顿了下去。他想了想,又哭了。
西撒只是抚着他的头,没什么言语。突然,他眼睛里闪出一点泪光,说:"你幸苦了"
丝吉Q只是怅然地看着这一切,突然笑了一下。
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又像是在出神。
"我想起你们打架来着。"她微微地笑着,眼睛像是看着很远的地方,"从地狱升柱那回来,我都还不认识JOJO呢,你们俩勾肩搭背地回来了,本来还开开心心的呢,结果没一会就打起来了。"
"哦对。。。JOJO你现在那不爱干净的习惯改了吗。妈的跑错人房间就算了,一身是油就往人家床上坐,你脑子进水了吗?"
"几百年前的事你他妈现在还记得!卡滋死了你不问,就问有的没有的!"
"卡滋那不叫死,叫待机。。。"
"就你学过数理化!"
"我有文化走天下!"
丝吉Q觉得自己家老头还是反应挺快的。然而西撒更快。于是她起身回房,迅速地拿了个单反开始拍他们吵架的表情。
我女儿以后聊天又有表情包啦!她无不振奋地想。
"你还说什么帮女儿洗内裤,你自己的内裤都是我洗的!"西撒终于被逗毛了,刚刚还一副终结者的凛然表情,现在他死命地抓着乔瑟夫的胳膊,把鼻子抵在人家的老脸上。
"别吵了,你们除了内裤都是我洗的。"丝吉Q一边吐槽,一边按下快门。
"你还说!我帮你偷偷洗过多少衣服了?我可是最讨厌努力和加油的人了!"乔瑟夫叫道。
"你他妈生死悠关的时候还把妹!"
"就是生死悠关才把妹好吗,万一死了都还是个处男多丢脸啊!"
"那些衣服都是你自己弄脏的,我要你洗有问题吗???"丝吉Q无奈地喊道。
不久前,这屋子安安静静地,现在屋顶都要翻了。
"你他妈就知道说我,丝吉Q踢过你呢,还是脸呢,你不说!"
"那不是丝吉Q,是丝吉DC!而且她小时候没少踢我。"
"丝吉DC是什么玩意儿啊!"
在三方各种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乔瑟夫终于行动了。
"你他妈吃我大向日葵花冠吧,小西撒!"
"你给我生日快乐啊!!谁他妈是丝吉DC啊!"

乔瑟夫把手里的花环一把扣在了西撒头上,丝吉Q则拿起茶几上的抹茶蛋糕,直接往西撒脸上砸去。
"吃我迟到六十年的生日快乐啊!"
夫妇二人,同心同力,左右双打,共同努力。六十年同心同德,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还在继续浪。

"。。。。。。好啦,我知道你们还记得啦。。。。。。"
西撒舔了舔嘴角的蛋糕渣子。
好甜。

--------------------------

西撒的私生子女们在家里围坐桌前。
"老爸是不是被女人拐走啦?"
"今年也被拐走啊。"
"下一个是弟弟还是妹妹?"
"不会有小孩的,你放心吧……"
"不一定,我给你说他一直说要来纽约,这里边一定有问题……"

------------------------------- 今天JOJO SS也刷出西撒啦,写了篇文,算是各种意义上的还愿。 这篇文其实是去年的一个脑洞,本来打算接在情书之后。当作番外什么的。现在自己都只记得开头了,当时想的很复杂,结局是什么也是不记得了。没想到还能写出来。 西撒西撒,我今年也喜欢你!! it's been a long time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评论(16)
热度(70)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