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梦见和不喜欢的人H有什么深意?】续四

“你确定这是别人写的?”




玲美盯着手机,正在用念力翻动触屏,里面的内容是这个帖子的最新进展:




 




楼主你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啊。对个暗号吧:替身使者




№ 25☆☆☆ 匿名于 1999-05-26 21:00留言 ☆☆☆




--------------------------------------------------------------------------------




说了这么半天楼主你和那个人有进展没啊?




№ 26☆☆☆ G·STAR于 1999-05-26 21:20 留言 ☆☆☆




------------------------------------------------------




楼主你和那个人相性怎么样啊。要不你爆个照?你或者那个人都行




№ 27☆☆☆ DUANG于 1999-05-26 22:07 留言 ☆☆☆




-------------------------------------------------------




(中间省略若干楼)




楼主你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啊。对个暗号吧:替身使者




№ 25☆☆☆ 匿名于 1999-05-26 20:07 留言 ☆☆☆




卧槽,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认识的人上这个论坛啊!!!




№ 32☆☆☆ 匿名于 1999-05-26 22:35留言 ☆☆☆




-------------------------------------------------------




 




“人家是替身使者诶?其实你是想承认这是你的对吧。这个人还在持续回帖呢。帖子都上热门啦。”玲美把帖子翻得刷刷的,仗助整个人都要被撅起的嘴巴吊起来了。




“是替身使者又怎么样,这街上替身使者还少了吗。说不定这个就是他的替身能力:偷别人家wifi。”他不满地说。




“确实,既然在现实中周围的人都怀疑是他了,居然还上网承认自己是替身使者,这是亿泰不是仗助吧。”岸边露伴难得为仗助说句话,说完以后感觉自己嘴都酸了。不过他才是那个实打实梦见和仗助上床的人,细节历历在目,感觉不寒而栗。




“亿泰原来是你吗??”东方仗助突然抓住虹村亿泰的肩膀,狂摇不止,“你为什么不承认!!为什么!!想来想去我家的wifi不就是你这个外人上的最多吗?!”




亿泰正要解释,但是他脑子看起来如常规情况一样有点打结。无论他接下来的话结不结吧,恐怕都不能作为心虚的证据。




“等等,你们家果真有鬼。”玲美突然收敛笑容,把视线从手机上抬了起来,一时间,双目之中,精光大盛,似有大千世界在她眼中呈现似的。众人沿着她的目光望去,前面平平无奇,止一扇窗,一面墙而已。




“哪里?”




玲美闻言,摇摇头,道:“对方不肯现身,我也只能觉察到他的气息,不过我道中人,必不会认错。既如此,我们做法请他出来,当面对质,便能查明真相。”




“这……我家确实有鬼?”东方仗助迟疑了。他叫玲美来主要还是来玩的。




“千真万确。”




“那。。。如何做法?”




“此法只有天界才有,高于人间几个维度,因此所需法器也非此处所有。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很麻烦吗?要多大的场地啊?”




众人恐其去而不回,都想暂时找点事做,只听得空气中微微震动道“找点喜欢的歌!!!”




众人不解其意,面面相觑,最终仗助说:“ASB对战?”




所有人举起手来。皆愿游戏。更有好事者,给喷上裕也打了个电话,半小时后某个人生淫家拖着大堆妹子来到了东方府。喷上裕也拍门数下无人回应,只得先放替身,在做打算。这边康一正战到酣处,使出了一招屌爷连环吸,将东方仗助的乔瑟夫·乔斯达吸作残血。康一连发嘲讽,试图激怒仗助,手中却不曾停,只见他拇指微抬,按键的竟不是他的替身,而是由花子的头发。此真是,人生何处不赢家,只恨没有女朋友。这边厢康一正全神贯注,高速之星却不知深浅,恰恰立于康一身后,由花子也是战意正浓,瞧也不瞧这边,高速之星一个铁砂掌,拍在康一背上。区区一掌,竟有毁天灭地之功,把康一拍得惊跳起来,大呼曰:卧槽!




亿泰随天资愚钝,却反映敏捷,他立刻跳将起来,要伸出右手,擒住高速之星,只听得他大喝一声:鬼!东方仗助心里却想着另一个字:钱!皆因前日子烧了岸边露伴的房子,他生怕亿泰挥舞右手,把他的房子割了去,因此见手眼开,竟瞬时发动替身,将亿泰右手抓住,一把搡了回去。他人未动,替身起,口中喝到:不能打架!不能打架!并把整个房间的人打了个遍。




岸边露伴全不知发生了何事,只觉得口鼻之中腥甜之气不觉,竟是被打得七窍流血。心里气急正要起来,又觉得平日间肩背酸疼,这会却好了。手一摸鼻子,也不曾流血。心里一沉,暗道不妙,恐怕是叫东方仗助给毁了容了。我岸边露伴大好男儿,岂能被打得耳鼻歪斜,以后还怎么一起玩耍。他立时蹭将起来,却感觉耳边一阵掌风,呼啸而过,却是康一。康一见家里乱作一团,当即使用act.1,给家里吹来一阵清风,好把人分开来。




岸边露伴退后一步,定睛瞧了瞧眼前场景,竟多了个人。




“叫人来又不开门!”喷上裕也骂道。他拍了康一之后,竟不想遇到这许多事情,遂转了回去,用替身从里面开了门,自己进来了。一进屋子,才见这群英争霸的场景,更觉有趣,就站着看了一会。




他正得意张嘴,想嘲讽一番眼前乱象。只见一个仙子般的窈窕女子从天而降,身后牵着匹神兽,背上驮着些许漆黑的匣子。这不是杉本玲美是谁!




可巧喷上裕也并不识得玲美。第一眼虽叹服玲美美貌,却见其翩翩自天而降,受惊不小。竟大喊出声:这是替身攻击!




玲美却不焦躁,只是飘然落在岸边露伴身边,问道:“这个俊俏小哥是谁?相比之下怎么连你也逊色几分。”




岸边露伴不满道:“当然是逊色了,叫吃屎的某人给打的。”




玲美这才细瞧众人,得出结论:你们果真都比刚刚丑了好几倍,这是怎么话说的。我才走这会儿,你们就个个形容憔悴了。




东方仗助这才不好意思地把他们一个个又打了回来。




与喷上裕也寒暄了一会,众人便开始准备做法招鬼。只见玲美把法器从那雪白羊驼身上卸下,便拍了拍它的头顶,说:“幸苦了,回去吧”羊驼便缓慢地闭了闭眼,用浓密纤长的睫毛答应了,适才蹬蹬蹄子,便飘然仙去。




“你们也来帮忙,把这一箱子器械都取出来,我教你们这个招鬼之术。真亏了我神机妙算,怕有坏的,所以多带了几副头戴式耳机,不然还不够用呢。”




“玲美,这究竟是个什么机关?这是要做什么法,招什么鬼?”




“这是个兴奋法术,旨在叫所唤的鬼魂颠沛忘乎所以,难以自控当中现出原形。首要的是藏风聚气,更辅以符咒吟唱,震慑其内心,摇撼其灵魂。我把这个法术称之为————”




“睡你麻痹起来嗨”





评论(13)
热度(29)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