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JDJ】【与你一同的青春】

迪奥被火焰熏得有点睁不开眼。


他干脆闭上了眼睛,疼痛让他有些恍惚,他心里有些不甘、后悔还有些不敢相信。他想着之前做过的种种,发觉自己总是犯着同样的错误。明明有的是机会可以杀死JOJO,但他总是并不着急。


并不是说,因为他有强大的力量,所以不着急。也不是说,他有万分的把握,所以不着急。他并不想就这样杀死他。这才是问题。这样想着,他又觉得之前的种种后悔,又不算什么了。

他是想要杀死JOJO的灵魂。


迪奥知道自己是个下流坯子。他知道自己是恶人,知道自己根本和周围这群笨蛋不一样。他知道和JOJO以及乔斯达卿根本就合不来。就如同五音不全的人根本听不出节奏和音调一样。恶人们不能理解帮助别人、被他人依赖、被他人信赖是种什么感觉。在他们来说,就是一大堆做了并没有用的事情而已。迪奥就是这样的人,他听不出那些旋律的细微差别,但他漂亮又聪明,总有人以为他懂,所以他就装作很懂。一个人如果有音乐天赋,那他就能把一首歌唱出十种不同的样子,不同的节奏,不同的编曲,不同的风格,然而从不走调。而一个音痴唯一能让自己看着不太像音痴的方法,就是像复读机一样一个一个音符都唱的一模一样。大多纯种的音痴都做不到这点,所以他们会剪掉前座女生的头发,学残疾人走路,把路过的老爷爷老奶奶掀翻在地,看他们着急地四处捡鸡蛋的样子。再在他们面前把那些鸡蛋踩坏。而迪奥知道摧毁别人的快乐是件多有趣的事情,所以他会宁可给女生开门,把残疾人抱上楼梯,并且替老爷爷老奶奶们捡起他们不小心掉下的东西,并牵着他们的手说一会话。他知道这些人会开始信任他。而他就可以利用他们,等到他们喜欢他、打心眼里称赞他的时候,他就从背后捅他们一刀子。看着他们变得一文不名,然后撒手离去。


这里头需要一点技巧。如果你不知道怎么笼络人,你就不能走到背叛他们的那步。其实他很擅长分析,周围的人大多都被他玩弄得很惨。但是音痴终究是音痴,如果你要假装是个完美的音乐大师,你就必须拥有一个音乐大师,这样别人在陶醉于你美妙声线的时候就都不会发现你是个聋子了。


乔斯达一家大概就是这种人。


乔纳森·乔斯达虽然是个莽汉,但他的灵魂就像是被上帝吻过一样,单纯地就跟没有似的。迪奥初见他的时候,就把他划归为那种一眼就能看穿的类型。然而事实证明他太过天真。按道家的说法,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乔纳森的外表就是个没用的蠢蛋,因为他里面啥也没有,所以他最强大的地方就是啥也没有。


迪奥眼睁睁地看见自己把一个蠢蛋锻炼成了一个能把自己打哭的对手。


这件事情的趣味多过于懊恼。虽然他相当懊恼,但最终他还是觉得有趣多一些。他开始更加努力地试图理解他,越是这样做,他就越是觉得乔纳森是个蠢蛋。然而乔纳森就像是一个比较模型。他自己不是个好人,所以为了伪装成一个好人,他不得不变得越来越像JOJO。而当他试图分析其他人的时候,他也总是会把这个人先和JOJO比较一下。他知道哪里是JOJO的弱点,哪里是他一定会犯错的地方。人们总是以为自己是不小心做了某件事,但事实总是证明那就是他的弱点所在。JOJO就像是本账目似的,在迪奥心里列的清清楚楚。除了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跟马桶里的老鼠尸体一样肮脏的下流胚以外,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像乔纳森。他也就总是能够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使这些人就范,通过那些在乔纳森身上通过实验的手段。


----------------------------------------------------------------------------------------------------------------------


乔纳森·乔斯达知道迪奥这个人很虚伪。他根本和这个人合不来。虽然他说笑话的时候,迪奥会附和地笑一笑。打橄榄球的时候,他们总是配合的很好。但是他和那些迪奥的泛泛之交不同,他和迪奥总是在一起。这不是他能够选择的事情。如果可以,迪奥绝对不是他首选要与之称兄道弟的人。然而事实是他根本没得选。


“父亲不会喜欢你这么做的”


某一个午后,他和迪奥并排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阳光透过花架上层层叠叠的藤蔓植物斑驳地贴在他们脸上。迪奥总是第一个倾听乔纳森的小秘密的人。


“我不能总做父亲喜欢的事情。”


他嘟嘟囔囔地说。


“你不是要做个绅士吗?不考虑父亲的想法可不算负责任。”


迪奥之所以总是把JOJO当作分析的蓝本,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蓝本总是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就好像一首歌不停地重复某个部分,所以你就想下一节也是一样的,结果没想到并不一样。他还以为JOJO永远都是个不会反抗父亲的乖孩子呢。


“父亲也不是永远都对的。”乔纳森不高兴地说,“我是说,世上总不是只有对和错的吧?就好像,某一个程序,如果按照父亲的思路去做,这中间的某一步就是对的。如果按照我的思路做,那父亲的那一步就不合适,就是错的了。”


“明白了,就像司法程序一样,如果以A方式提起诉讼,就有必要办特定的手续,但如果以B方式提起诉讼的话,这个手续就不是必须的了。”


“对了!我就知道你能理解我!”


乔纳森高兴地大力拍了一下迪奥的肩膀。迪奥第一反应是别这么使劲地拍来拍去的,有没有教养了。然而他却笑了一下,说:“你把你的程序办完了再跟父亲说吧,不然他还是不同意,要么就把你想的事情都跟他说,他觉得有道理,就不管你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不要跟他说哦”


迪奥心里有乔纳森的成千上万个秘密。有靠他观察得来的,有靠听来的,有靠乔斯达卿跟他说的。然而乔纳森却不知道迪奥的秘密。迪奥总是藏得很深。他甚至感觉的出来,迪奥总是刻意学他的态度,他有时觉得和迪奥说话时,就像是和一面镜子说话一样。


迪奥喜欢操纵别人。这是个挺难听的指控。但是从小的时候,乔纳森就感觉到什么。他的朋友越来越少,艾莉娜被欺负,还有丹尼的事情。迪奥不仅仅是想欺负他而已。他心里从来也没有蹦出过“跟踪狂”之类的字眼。但他多多少少有些怀疑迪奥在温和的表面下,真正对他的态度。


和迪奥不同,乔纳森对迪奥有着另一种狂热的好奇。大半发作于夜晚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之际。他总是躺在床上,想着白天的事,然后就会想到其他人现在在干什么呢,父亲在干什么呢。然而想到父亲就会有些头疼,想到父亲就会想到作业、账本,要好好做人什么的。会使他感觉到睡觉前吃了一个巧克力真的很令人愧疚。于是久而久之,他就不想父亲了,他会躺在床上,想着其他人在做什么呢?迪奥现在有没有睡着?诸如此类的事情。有时迪奥会突然离开家。不知去往哪里。他就会站在家门口,下意识地朝他马车离去的方向走个几步,看着他的马车消失在视线里。他会在心里像猫抓一样想知道迪奥去了哪里。他知不知道自己在看?父亲总是会说,要尊重迪奥。不要去问那些他不想说的事情。背地里,父亲会嘲笑乔纳森,说他目送迪奥的样子就像小时候目送自己的马车离开家的样子。


然而,对于乔纳森来说,迪奥想什么,在做什么,终究是一个迷。


即使如此,他们始终非常的熟悉。在道德以外的部分,他们算是合得来。确切来说,大概是下棋、打牌或是运动这类事情。


除了酒量以外,乔纳森和迪奥几乎是势均力敌的。乔纳森倒不是一杯倒,只是迪奥量深似海,仿佛从出生就在喝酒似的。


乔纳森并不知道迪奥具体想什么,做什么。但他感觉的到。他有时躺在床上,迷迷糊糊,正要入睡的时候,突然清醒过来。他在心里说:迪奥一定没睡。


于是他悄悄地走下楼,在楼梯转角处熄灭蜡烛,探头探脑地走下大厅,迪奥就一定在炉火边看书,或是和自己下棋。每一次他想要吓一吓迪奥,都一定会被他看见。迪奥就眯一眯眼睛,问他:来啦。一副很嘲弄的样子。他们就坐下来下几局棋,或是裹着毯子聊一本书的内容。和迪奥下棋的时候,乔纳森总觉得能感受到迪奥部分真实的感情和他的聪明。迪奥喜欢一开局的时候让别人几步,但最后总是能逼得人无法呼吸。而乔纳森的棋路则恰恰相反,一开始就朝着那个目标进发,然后被傻乎乎地堵进绝路。有的时候他能绝处逢生,有的时候,就要被将死。


他们本来棋力是差不多的。但是如果照迪奥的提议,赌点钱的话,必定是输多赢少。


一开始,乔纳森并不猜疑,他总是抱怨几句。诸如


“我觉得这个马呀,卒啊的,根本就不强,一点也不合理,如果我是他,我就要拼死斗一次。怎么可能这样就被将死了呢”


“如果你比他强大,你就不是马和卒,而是骑士或女皇了。这棋就和人是一样的,你出生就是贵族,所以你就是骑士或者更高的棋子,其他弱的就是走卒,社会就是这样的。弱的人就是弱的棋子,强的人就是强的棋子,不会有强者做兵卒的情况。”


“这不对,人是会变的强大的,人是不会一直都是女王,也不会一直都是走卒的。你以前也不是贵族啊,但你现在就是了。如果一个兵卒遇到这样的绝境,他一定会变强的。”


“哼,然而一个兵卒,再强也就那样了。你还是把钱交出来吧。不然就写一篇声情并茂的论文,告诉大家西洋棋里的兵卒太弱了。让大家赶紧改改。”


然而当他们酣战到东方发白时。乔纳森才会发觉自己的零花钱已经输光了。


第二天他就会自动楼下找迪奥。发现他不在那里。他就赌着气回到自己的房间,想着不在好,今天我就不输钱了。然后他就越想越气,觉得为什么我一定会输给他呢?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在敲迪奥的门了。


当他意识到迪奥一定出千了,就是第四天以后的事了。


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之后,他干脆就没下楼。等到他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件事直到迷蒙状态时,他就听到迪奥在他背后说:JOJO, 再玩一局吧?就一局。


迪奥的声音总是很蛊惑,好多人都跟他说,迪奥只要一说话,就总想不管那么多先同意再说。乔纳森就会缩起来,说:没钱了,不玩不玩!


迪奥偶尔会嘲笑地哼一下,然后捏一捏他的耳垂,然后飘然走掉。但有时就会试着说服他,说什么只是想玩玩而已,你要是生气钱,我还你就是。赌钱不也就是为了让游戏更有意思些吗。


乔纳森就会更加生气。一开始他会拿出点私房钱来,继续玩,然后就会发现无论怎么都看不出迪奥哪里出千了。直到又一次东方发白,他赢了几次,迪奥也赢了几次,然而钱却总是在迪奥那里。


即使是绅士,游戏也是可以出千的。反正出千不被发现就不算出千。乔纳森心里晓得,所以他干脆就不上当了。


后来他知道迪奥在楼下等着他,他也不去。迪奥久等他不来,有时还跟他闹脾气。


虽然知道迪奥是个骗子,然而他觉得这样其实倒也不坏,至少还算可爱。毕竟钱在自己手上。


直到有一次,他看着迪奥和别人下棋,终于知道了迪奥的方法。


后来他拉着迪奥,连下了三天三夜,把迪奥眼睛都气红了。然而回本了。虽然还差那么点,但看着迪奥几乎要掀桌的样子。他开心地跑开了。


迪奥是个很好的操纵者。他总是走别人的后手,然后更多地猜测别人会怎么布局,怎么移动。如果感觉到对方的下一步有利于自己,他就会催促说,快走快走,我等得不耐烦了。如果对方下一步恐怕对自己不利,他就会说,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走这么快。如果一直这样当然会被发现,但是他总是在下棋时不停和别人聊天,吸引他的注意力。他从不会在手头上出千,但他能够成功地让别人走他想要的棋局,然后还得意自己的杰作。


如果是别人,也就只有被迪奥牵着鼻子走的份儿了。但是乔纳森有且只有对迪奥能用想同的办法对付。他每次都走先手,让迪奥以为乔纳森还是以前的下法。然后他就能猜到迪奥在想什么。然后反其道而行之。迪奥对他根本不防备。因为迪奥从来都不听他讲什么。所以他就总是“不小心”透露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当然不是明说,迪奥一定会猜出他说的是什么。然后随便乱走一个别的。迪奥发现自己猜错了就会乱阵脚,接下来根本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只需要听迪奥说了什么,猜猜他的想法,总是很好猜中。


有的时候人会被操纵是因为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想操纵自己。所以操纵别人的人也通常没有防备。只要让那个操纵别人的人自我怀疑,一切都解决了。那些操纵别人的人以为自己比其他人更难懂。但其实是一样的。


早上回房的时候,迪奥咬着嘴唇,一语不发。乔纳森觉得好笑,就上去拉了他手肘一下。他立刻甩开了,然后像小姑娘似的尖声说:“别碰我!走开!”然后一语不发地回房去了。


乔纳森虽然自尊为绅士,但是面对迪奥总是要放肆些。他有时会看看四下是否无人,然后悄悄地趴在迪奥的门上听他有没有哭出来。


迪奥真的会哭出来。


躲在被子底下,呜呜呜呜地哭。


 


烟火熏花了乔纳森的眼睛。他看着怀里的人,盯着他的眼睛,然而空洞的眼睛什么也没看见。恍惚中,他想着自己的一生。没有一刻,里面没有迪奥的影子。如果死后我见到命运之神,我要谢谢他,让我遇见你。我并不愧对我做过的一切事情。我要感谢你这个朋友与敌人,把我变成现在的样子。我的一生,过的很满意。迪奥,谢谢你。


他这样想着,停止了呼吸。


 


 -------------------------------------------------------------------------


迪奥觉得被烧灼的疼痛终于咬穿了他的大脑。


他想起过去发生过的一切。


即使如此,他也没能杀死JOJO。真是奇妙的命运。也许他真的是有什么看不透的东西。这个人,从小就是这样。


如果死后我见到命运之神,我要谢谢他。让我遇见你。我没有错估你,要从心灵上打败你,即使这样强大的力量也有可能颓败。我不后悔自己是个恶人。我更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我要感谢你,给予我这一切。如果我还能活下来。我一定会来找你。


乔斯达大宅的柱子轰然倒下,砸断了慈爱的女神像。


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一定会来找你。


他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



评论(26)
热度(165)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