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乔西乔】【DHP】【Call me】

乔瑟夫·乔斯达发情了。

这种话放在18岁的在读男子大学生身上显然是不科学的。但是在参(捣)观(乱)了他男朋友西撒·A.谢皮利的生物实验室之后,这件事变得非常科学。

西撒·A.谢皮利,21岁,男,洛杉矶某生物科学研究所的实习科员。在男朋友的折腾下面临失业的危险。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

两天前西撒跟随导师丽萨丽萨在圣迭戈做生态考察,捡到了一枚珍稀生物——尾巴上有类似于字母“DIO”纹路的蜥蜴。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蜥蜴,这是一只会发情的蜥蜴。当然它除了发情还有其他的类哺乳类动物的特征,但我们都不用考虑这些,总之它是会发情的。

那么乔瑟夫是怎么也跟着发情的呢?

丽萨丽萨是乔瑟夫的母亲。虽然是个18岁大男孩的母亲,但她的艳丽外貌仍然非常惹眼。作为科室的不老传说,她在一颦一笑之间俘虏了不少少不更事的男同事的心。西撒·A.谢皮利也在此列。在他对丽萨丽萨展开各种热(凑)情(不)洋(要)溢(脸)的追求后,丽萨丽萨向西撒介绍了自己的儿子——乔瑟夫·乔斯达。然后西撒被乔瑟夫单方面一见钟情。在几番艰苦卓绝的穷追滥打之后,乔瑟夫抱得美男归。

这一天,乔瑟夫决定去西撒的实验室进行例行视(作)察(死)。

从他后来的行为来推测,他当时应该是脱掉了上衣,拿起名为迪亚哥的蜥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试图躺在西撒的实验台上,等待西撒回来。

而西撒看见了什么场景呢?

乔瑟夫像大型犬一样趴在地上,十指抓地,一边发出wrrrrrrrry的声音,脸被写着DIO的大尾巴抽得啪啪响,肩膀的星型胎记处被咬了个巨大的口子。直到西撒进门,那个口子都还在淌血。

西撒开门一看,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一个箭步向前,一手捞起笼子,一手抄起迪亚哥,用炒意大利面一样的矫健身手把迪亚哥甩进笼子并锁上了。地上的人类和笼子里的蜥蜴一同发出了wrrrrrrrry的迷之声。

西撒蹲在乔瑟夫面前,抬起乔瑟夫的下巴。他长出了獠牙,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乔瑟夫舔了舔嘴唇,一个饿虎扑食把西撒压在了身下。

接下来的事情,鉴于作者的淑女属性,只好概括地为大家讲述一下。

总而言之,乔瑟夫还是人的时候做的打算终究还是达成了。他们的行为如下:

AABBABABABABABABA↑↓←→↓←↑↑→←AB←↓↓↓↑↑BABABA←↑↑→←↓↓

在经历了远远超出人类范围的某件事的时长之后,西撒用亲身经验确定了乔瑟夫被变种并且在发情的事实。

为了不让丽萨丽萨操心,他顶住压力和疲惫,把乔瑟夫转移到了自己家,然后给乔瑟夫戴上项圈,锁在床柱边上。乔瑟夫现在已经被锁了一天,经过了淋♂漓♂尽♂致的发泄后,他恢复了一点神智。只有一点而已。

现在西撒为了找到让乔瑟夫恢复的方法坐在去圣迭戈的火车上。整个车厢几乎没有人,西撒坐在靠窗的位置,打开书,心里烦躁地思考怎么才能让乔瑟夫尽快恢复正常——乔瑟夫已经旷课一天了,这孩子平时就爱旷课,现在挂科指日可待。

整个车厢唯二的两个乘客之二,赫特潘兹的心情却很好。她最近有个感兴趣的对象,正在绝赞暧昧中,工作十分顺利,有条不紊。她今天从洛杉矶去圣地亚哥出差并计划着晚上去哪个酒吧喝一杯。她戴着耳机,看着书,却没打开音乐——书很有趣,导致她忘记了这一点。

突然她背后正对她位置的乘客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这才意识到车上上了另一个人。她稍稍有点不快,包场的感觉被打破了。

“JOJO,怎么了?”

就赫特潘兹本人来说,偷听是件相当不体面的事,如果可以,她不愿意这么做,但是对方说了没两句以后,她觉得现在发生的事有趣极了。

同一时刻,人类男性迪亚哥从梦中被电话声吵醒了。梦里他是一只蜥蜴,正在奋力用尾巴扇一个怎么看都是傻逼的人类男性的耳光。

“麻痹,干啥???”

他用完美的礼仪接起电话,用最文雅的黑人式美语问候了对方。

“是我。”

迪亚哥打了个哆嗦,坐了起来。

“HP?”

迪亚哥犹如听见天籁,整个人都坐了起来。

===========================

迪亚哥和赫特潘兹的相遇是一个偶然。

作为贫民区的小混混,迪亚哥除了比别人略微聪明点的头脑、比别人漂亮百倍的脸蛋和比别人稀缺千倍的廉耻以外身无长物。鉴于以上原因,他的谋生方式是傍富婆。

在贫民区这显然是被人看不起的,加上他个性十分恶劣,放在别人身上被揍一顿就完事了的情况,到他这里就是被人追杀了。

那天晚上,迪亚哥照例在前面跑,仇人照例在后面追。他溜进一个小巷子,通常这里有几个方向可以走,今天却不知怎么被围上了电网,出路完全被堵死了。他焦急着,不知道要往哪里逃,就在这时,他收获了一样意外的东西。

那是一个吻。

敌人看见小巷里交叠的人影,觉得追错了,就走了。等他们走了,对方就松开了迪亚哥。对方的身形和自己相仿,要不是嘴唇非常柔软,迪亚哥简直要以为对方是男人。那个人开口道:

“你做什么了?他们拿着枪,是要杀你?”

迪亚哥很想说管你屁事,但转念一想对方救了自己,想了想决定说实话:

“我傍富婆,他们要追杀我”

“哈,就傍个富婆,能端着枪来追你?”

“嫉妒呗”

“哈哈哈”

这时一辆车经过,车前灯的灯光晃过对方的脸。迪亚哥呆住了。对方又开口了:

“既然如此就不要这么晚到处跑了,小帅哥”

然后她潇洒地转身,女士西装的后摆在迪亚哥眼前飘起又落下。迪亚哥在瞬间做了个决定。

“我想要你的电话号码”他听见自己说。

对方有些讶异地转身。她站在那里,想了一下,回答道:

“我不是富婆”

“我想要你的电话号码”迪亚哥重复了一遍。

对方好像觉得非常有意思。她笑了一下,走回来,从胸口处取出一张名片,塞在迪亚哥的上衣口袋里,在他耳边说:

“我叫HP”

然后她转身离开,走的时候对迪亚哥做了一个“call me”的姿势。

迪亚哥·布兰度,圣地亚哥的街头小混混,在月黑风高的夜晚,站在垃圾桶旁边坠入了爱河。

=====================================

“嘘,好东西要分享,我有东西给你听,你听着”

赫特潘兹的声音坚定又温柔,迪亚哥现在的心情是七上八下。其实以他现在的状态,就是赫特潘兹给他放八荣八耻宣传资料都能洗耳恭听。

以下是迪亚哥听到的内容:

“jojo,我说了不”

“不的意思就是,不要,闭嘴,给我挂电话”

“天啊,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我坐在火车上,在公共场合,你居然一边给我打电话一边做这个??”

“不,天啊,神啊,我不要听。”

“我把你锁起来就是为了这个,不然你就会跑到大街上裸奔。”

“人类显然是不可以在大街上裸奔的!!!”

“哦哦,好吧,好了,我投降,请不要伤害我的床。”

然后这个声音用比钟表里的齿轮还机械地音调开始棒读起来:

“oh, jojo . Yes, jojo . Yes, yes, yes. That’s it.”

“你完了没。”

“好好好,oh,oh,right,yes,jojo,jojo,ehm. Ah.”

“你他妈有完没完,通常这个时候早该完了。”

“啊好好好,我错了,我道歉。”

“jojo,别这样,不!”

“不,我不会叫你那个!”

“妈的,好吧,叫我爹。”

迪亚哥噗地笑出来了。他听到HP在电话那头轻微地抖动。

“叫我爹,宝贝儿,不然我就挂电话。”

“诶,对啊,我可以挂电话啊。”

对方突然恍然大悟道。然后他显然果断地挂断了电话。因为他长舒了一口气。

HP仍然忍耐着,迪亚哥已经在床上笑成傻逼了。

“阿姨压一压~~~~”

对方的电话又一次响起了。

“嘘”赫特潘兹说。

对方把电话挂了两次左右,最后还是忍无可忍地接起来了。

“你怎么这么能玩?给我结束好吗?”

“……jojo,你知道吗,我想杀了你。”他一改之前的棒读声线,突然变成了魅惑沙哑的声音。

“我想用我的吻,我的拥抱,我的又大、又硬的……”

“中国大菜刀把你给杀了。”

迪亚哥又一次扑街了。赫特潘兹抖动得更厉害了。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迪亚哥想,居然这样都能忍住。

“好,你想玩是吧,我陪你玩。”对方似乎笑起来了。他的声音更加低沉,嘶哑,带着危险的暗示。

“反正这个车厢也没人。”

“JOJO,我要听你,清晰,甜美地称呼我,干爹。”

迪亚哥已经笑得失去声音了。

“做的好,宝贝儿,好孩子。”

“现在,给我打自己耳光。”

“给我打,让我听到。宝贝儿,你不是喜欢玩吗,我让你玩,你要玩的起。”

“给我打,使劲!再用点力,我早上不是给你喂饭了吗,给我继续!”

“哈,你觉得自己打得够重吗?一个人被打怎么能不哭呢?给我哭!”

“大声点!叫我干爹!一边喊一边给我哭!不要停,继续扇自己!”

“做得好,乖,我的好孩子,我说让你停下来了吗?”

“你结束了?你觉得我在乎吗?你太爱撒野了,我不喜欢你这样。”

那边似乎好整以暇,甚至响起了翻动书页的声音。

“亲爱的,告诉我,你现在是跪在家里我最喜欢的白色纯羊毛地毯上是吗?你跪着,脖子上是我给你套的项圈,身上没有衣服,对吗?”

“这么说,你弄脏了我心爱的地毯,然后还希望我原谅你是吗?”

“你总是这样,这是为什么呢?你不尊重我吗?我说了让你停止扇耳光了吗?给我继续!”

“很好,乖,好孩子。”

“宝贝儿,我来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就照你现在这个样子,躺在我的地毯上,继续哭,继续喊着我——你知道该怎么称呼我。然后你留在那里,一直等。直到我到了圣地亚哥。我住进自己的酒店,洗完澡,吃完饭,换上干净的睡衣,躺在床上,再给你打一个电话。”

“在那之前你就给我趴在那,知道了吗?你是乖孩子,好小孩,对吗?”

“很好,那么,再见。”

迪亚哥被瞬间翻转的剧情吓到了,一时说不出来话。

然后对方似乎也冷静了一下,然后又打了一通电话。

“丽萨丽萨老师,我错了,前天jojo被那傻逼蜥蜴给咬了。现在他在折磨我,呜呜呜……”

迪亚哥咽了一口口水,那人显然崩溃了。

“你去看看他吧,带上镇静剂、吗啡、大麻、冰毒、海洛因,随便什么,只管给他打进去吧。”

他带着哭腔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在……在……钥匙……在门框上面,我把他锁起来了,不要放开他,他已经疯了。”

“谢谢……老师……我尽力了,我现在没脸做人了。”

他挂上了电话。长舒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悲鸣。

火车到站了。

HP冷酷地笑了一下。她突然用不大的声音,清晰地对迪亚哥说:

“亲爱的,我到圣地亚哥了。来接我吧。”

她站起来,拖上行李从自己的位置上出来,朝背后座位上全身僵硬睁大眼睛看着她的金发男青年露出礼貌的微笑。然后她的高跟鞋有节律地踩在地板上,凛然地离开了。


评论(19)
热度(209)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