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七)

前情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六)

 

丝吉Q很久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乔瑟夫·乔斯达了。

从上次他不告而别以来,已经过去了快一年。这次家人相安无事,而他却又一次不告而别。对于她丈夫这样的人来说,这些都是稀松平常。然而她知道什么不一样了。

她从哪里知道这些呢?

他回避的眼神?他的沉默?他下垂的嘴角?

大概是那本书吧。

或者是那间房。

亦或是后院的向日葵?

丝吉Q是个傻姑娘。从小到大,周围的人总是这么说。好骗的傻姑娘。即无知,又无情。多少追求者的鲜花被她踩在脚下,多少朋友的真心在忽视中被伤害,她是个傻姑娘。随着年龄长大,她渐渐地懂得那些不像她那样漂亮的女孩子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那些不如她幸运的孤儿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而那些比她幸运,比她美,比她快乐幸福,有父母爱的女孩子又是怎么样的。

就像是一朵在泥土中开出的花一样。去年死去的花瓣化成的泥土滋养着她。那些爱过她的人离开很久后,她才开始爱他们。

她站在属于自己的花园里仰望着那个小小的格子。那是个名为【家】的大柜子里面,一个小小的格子,里面有一大堆更小的格子,格子里套着格子,里面盛着书籍,书籍就像个新的格子,收藏许多的思想,和无人感兴趣的故事。

乔瑟夫在那里。很多天了。他没有出来。

这是不寻常的,虽然他时常遇见压力大的事情,也有觉得窒息却不能跟她讲的时候。他从未如此沉默过。她于是就常常站在院子里注视那个房间。他有时也从那个房间里注视她。他们就默默地对视着。仿佛这样便能安心下来。

乔瑟夫第一次从书房里出来,并不是去见丝吉Q的,他出门的时候,戴上帽子,朝丝吉Q点了点头。

等他回来,他用嘶哑的嗓音对她说【亲爱的】

他手里有个小小的盒子。

【我可以,用一下你的院子吗?】

他像个孩子一样睁大狗狗一样的蓝眼睛。绿叶子在他眼睛里投下绿色的反射,使他的眼睛变成蓝绿色。

【你想把这个埋在里面?】她轻声问他。

乔瑟夫点了点头。

【这是我给西撒种的,这是西撒的院子,是我们家的院子】她说,【西撒会同意吗?】

这不是反问,只是个问题,好像西撒可以说同意或者不同意一样。

【他同意】乔瑟夫说。

她给了他一个铲子,他一个人慢慢地走到一块空地里,小心地蹲在巨大的花朵投下的阴影下面。一个下午过去了,他细细地在那里掘土,好像回到了孩提时代一样。

丝吉Q坐在那里看着他。就在她听到乔瑟夫说,【他同意】时,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她瞬间仿佛回到了自己的青春时期,海潮一样的爱情倾袭她的灵魂,热情鼓动在周围每一个年轻人的心里,自尊和自我证明的欲望好像海面上阳光的反光一样耀眼夺目。

他要离开我了。

她在乔瑟夫的眼睛里读出了激情,决心和决绝。

那双眼睛再也没有看着自己了。

她无不悲凉地有种抽离感。她不能反抗不存在和不可能解释的东西。西撒死后,谁也没有提起他,至少在她面前没有。她也没有说过一个字。她沉浸在爱情中,把心爱的人从死亡的威胁中拯救出来的成就感是无敌的,她沉浸在这成功中,眼里只看见乔瑟夫·乔斯达。

等到她渐渐地成熟些了,她突然好像看到周围世界的真实样子。譬如她不再像过去那样诚挚地热爱自己的丈夫了。譬如她开始理解家庭是什么东西。譬如丽萨丽萨曾经如何无私地爱过自己。譬如西撒是如何地宠爱过自己。譬如自己是如何地盲目,不曾回复这些感情。

她给西撒整理了一个小院子,种上他喜欢的花,每朵花都从一本书上长起来。她和赫莉一起选一本书,推荐给天国的故人,当做一种无形的交流。她每周都去给丽萨丽萨做美甲,和她聊天,购物,直到她再不能动弹。她看着自己的女儿慢慢长大,成为她院子里最耀眼夺目的一朵花,又亲手把她送给别人,又送上飞机。

她也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背叛自己。她不知道是在哪,和谁,但她知道这件事发生过了。

而这是第二次。

乔瑟夫从泥地里站了起来。

【好了】乔瑟夫朝她笑了笑,【过来吧,我们一起把它埋下去】

他们一同把那个小盒子埋了下去,然后乔瑟夫拿出了一本书

【这是我的推荐书目】他喘着气,高兴地说,【巴黎圣母院】说着把那本书放在了盒子的上面。

【我去拿种子】丝吉Q站了起来。

乔瑟夫微笑着看着她娇小的身躯穿过巨大的向日葵叶子走出去。

【生活多美好啊】他说。


评论(18)
热度(29)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