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八)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三十七)

 

在自己短暂的童年时期,法尼·滑轮胎并没有感受到多少甜美的欢愉和无聊的破坏欲。属于青春期特有的欲望,冲破一切的渴望和从生理到心理叫嚣着,淹没理智的自我膨胀都在现实面前变得坚固而克制。

简单地说,每个少年人都有疯狂和脑残的一面。他的这一面被怪诞的现实吞噬了,现在藏在他伤痕累累的躯体之下,他的灵魂深处。

自从得到遗体之后,那种强有力的力量使他仿佛获得了第二根脊梁,可以支撑起更加厚重的灵魂,也给他带来更深重的负担。具体来说,就是强大到令他自己恐惧的替身力量。属于少年人独有的狂妄好像在这一刻突然得到了共鸣,他想要证明些什么,又想要简单的发泄。第一次西撒被他拉到这个世界来之后,他承受的痛苦来自于不同的次元,他靠一己之力扭曲了两个次元,因此他备受痛苦的煎熬。然而他没有料到的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扭曲次元的结果不是一个人可以承受的。他的替身暴走了。失控的结果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但他本能的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虽然他认为不少教义都是可以打破的,因为那都是别人传授的教诲,不是耶和华的真意),自从得到了遗体,他将自己也看做神迹的一部分,毋宁说是神本身。作为神的代言,他必须拨乱反正。

【我的父亲做的是绝对正确的事!无论这世界如何回报他,正义是绝对的!】

他这样想着,又一次使用了自己的替身。

如乔瑟夫先前与法尼约定的一样,这次的西撒足够的幼小。他们觉得一个十二岁上下的意大利少年是无论如何也见不着一个美国的小屁孩儿的。

【你确定他没见过那里的我吗?】乔瑟夫还是非常担心,其实他的内心已经有些乱了,只要救一个就好了,他这样想着,我不过是想确保他寿终正寝,再没有别的愿望了。

【你觉得我会读心吗?】

法尼·滑轮胎惨白着脸骂道。

【你状况很糟糕吗?抱歉,但是这么小的孩子,如果救不了的话……我这可是抢别人的孩子啊】

【你他妈也知道吗?如果这孩子不愿意跟你,我可不愿意再把他塞回去……说实话我不记得自己是从哪里把他找来的了……】

法尼·滑轮胎眼里充满了血丝,其实他并不比西撒大多少,但是他看起来就好像是个生活在少年躯壳里的梅尔·吉布森似的。现在他脸色阴沉着盯着那个被他的替身D4C一不小心摔在墙上晕过去的小孩,手指紧紧地陷阱了病床的床单里。

【你需要休息……这孩子我带走了,以后的问题我再跟你商量】

乔瑟夫不能苟同地皱起了眉毛。他觉得法尼可以多搜寻多观察几次再下手,而不是直接就把人带过来了,这孩子的一切背景他一概不知,现在居然还塞不回去了。他本来是想要救人,现在根本就是犯罪。但事已至此,他只好先回去,留下法尼一个人在病房里。

他走后,法尼一个人对着窗户发了一会呆,然后一个人走到了疗养院外面很远的一个角落里,突然跪下来大哭了一场。他哭得之凶狠,以至于最后干脆吐了。


评论(1)
热度(10)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