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混部」「cyberwar」「剧本」「上」

*随便乱写的,头好疼,最后也没有写完,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个,我又挖坑不填了。



人什么时候才会爱学习呢?
对于那些长期泡在图书馆,周末去听音乐会,逛博物馆,偶尔和远方的三五好友在咖啡馆小聚的成年人,真正的,成熟的人,譬如说乔纳森、乔鲁诺来说,这是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他们会想一会儿,然后说:不知道哇。
兴许还会加一句:我从来也没爱过学习呀。
而对于我们即将看到的,号称流氓中的精英,下流胚中的战斗机的一群人来说,就更具有现实意义了。
欧洲的天气这么热,有空调的国家是少数。公共交通有空调的是少数,家庭配置空调的也是少数,唯一能够让人感受到资本主义之腐朽的,就只有商场、图书馆和博物馆。

纳兰伽: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商场呢。
布查拉提:自从阿帕基路过化妆品店就出不来之后。。。
阿帕基:自从布查拉提路过内衣店就出不来以后。。。
乔瑟夫:你们就那么喜欢买内衣和化妆品吗?
米斯达:不,那些顾客都以为他们是卖内衣和化妆品的,拉着他们就不让走,女的就算了,男的还问他们附近的gay吧在哪里之类的。。。
爱美斯:所以你们不知道gay吧在哪里?
福葛:这里有未成年人在呢,不要问敏感问题。他比较傻,会相信的。
福葛说着就摸出了餐刀。果不其然纳兰伽的小飞机以及在他眼前了。他一叉只奔飞机侧翼,把纳兰伽手臂打了个窟窿。于是两人便扭打在了一起。
F.F: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问了?你们知不知道gay 吧在哪里啊?
布查拉提:我们显然并不是gay啊。
乔瑟夫:很显然吗?我并不觉得显然啊。

柏林的博物馆岛上今天挤满了人。如果说博物馆岛从来都有很多人的话,今天的柏林基本上是北京模式的。


西撒:所以我说这群人都是傻叉呢,博物馆岛是游客去的地方,市立图书馆必须凭证才能进——
徐伦:傻了吧,首都的学霸数目惊人呢。
仗助:我今天才知道德国原来有这么多人。
康一:高温使人学霸,低温使人酗酒,承太郎先生使人不敢相信,一条腿可以占多少个座。


那么真正的学霸们在哪里呢?

乔鲁诺:歌剧院最近打折的学生票还挺便宜的啊,乔纳森你想听交响乐还是看芭蕾舞?
乔纳森:喂,迪奥你在哪里?
迪奥:太热了,我在法兰克福广场上泡游泳池看电影。
乔纳森:什么样的广场。。。
迪奥:就是那种充气的,还挺结实的,你说我买菠萝还是西瓜?我真是记不清我人生吃过的西瓜多还是菠萝多了。
乔纳森:乔鲁诺,你记得自己看过多少场交响乐吗?
乔鲁诺:你记得自己吃过多少面包吗
乔纳森:再见吧,迪奥。你应该在阳光下散灭掉的。
迪奥:真的是很晒啊,我觉得我需要租个伞啊。
乔鲁诺:挂掉他的电话,就现在。
乔纳森听话地挂掉了。

这是一个寻常而不普通的一天。这一天,全欧的气温达到历史新高,人民热的睡不着,热的动不了,热的癫狂,热的迷醉。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康一没能成功的浏览4chan。
按照岸边露伴的说法,4chan和2chan一样,谁上谁傻逼。而康一就是这样一个傻逼。今天他没能浏览4chan的原因只有一个。4chan被黑了。网址打开以后,只有一个内容,那就是:
热得都停止思考了!
你都停止思考了居然还能发代码啊。
徐伦:4chan不是美国的网站吗,为啥黑他啊。
西撒:因为这个黑客停止思考了吧。
承太郎:我查一下这人IP。
康一:查他IP干啥。
承太郎:黑他电脑。
仗助:黑他干啥?
承太郎:帮助他思考。

西撒的内心,此时是崩溃的。
他刚刚收到了乔瑟夫的短信。
"别人说4chan是网络世界的屁眼,我想,我们应该勇敢地把JJ插进去"
你他妈不是停止思考了吗,西撒这样想着。
承太郎:对方用的是公共IP。我破解了他的代理,所有的信息都反馈回这个IP,这个IP的定位是博物馆岛大厅。
康一:那怎么黑他?
徐伦:送个病毒过去。

同时,歌剧院。

乔鲁诺:乔纳森,按照意大利黑帮的国际惯例,当我们听交响乐的时候,一般都要暗杀几个人以示敬意。
乔纳森:以示对谁的敬意啊。
乔鲁诺:对交响乐的。
乔纳森:哦,那你要暗杀谁?
乔鲁诺:有几个候选名单,我最想杀的还是迪奥,不过得看看别人有没有空,天气太热了,估计他们不想动。
乔纳森:就算你是黑帮,也不能就这样使唤人家啊,以后再杀吧,我下次亲自陪你去杀迪奥。
乔鲁诺:梅洛尼刚好在去科隆大教堂的路上看见迪亚波罗了,他好像是被热死了。
乔纳森:看吧,没必要麻烦人家。
乔纳森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特里休:乔纳森!!快让乔鲁诺接电话!!
乔鲁诺:发短信。
然后他把电话挂了。
接着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乔鲁诺你给我记着!"
乔纳森:她说啥?
乔鲁诺:她要操你。
乔纳森:我们还是听演奏会吧。


博物馆岛

布查拉提:同志们,我们摊上事儿了。
乔瑟夫:真的?啥事儿?在哪呢?有空调吗?我不想看埃及人了。我们走吧。
布查拉提:快去找特里休,她现在在用辣妹打墙玩儿,好多人都说墙被热融化了,现在许多人等着看传说中的德国科技毁于一旦呢。
福葛:阿帕基,快去助她一茶之力!
纳兰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布查拉提:她黑了4chan, 有人看到以后立刻给她送了个病毒,黑了她的电脑。
乔瑟夫:这技术上如何完成的啊??



图书馆
仗助:厉害啊,居然在对方是公共IP的情况下找到了对方的移动终端,怎么做到的?
徐伦:不得不说,我实在聪明得我自己都要爱上自己了。这是个工作网络,其实没多少接入者,她是黑了别人的移动设备之后用热点上网的,我现写了个钓鱼程序把她反向定位了,然后就没费多大事就黑了她了。
承太郎:病毒是我写的,你是不是也该爱我。
康一:露伴老师你还呆在卢浮宫真是损失大发了。我们在柏林黑别人电脑玩儿呢。
仗助:闭嘴吧,他哪懂这个,他来了要出人命的。
乔瑟夫:你们黑人家干吗!4chan是你家开的吗?!
西撒:你给她送的什么信息啊,JOJO一路小跑过来找你们。
康一:我们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西撒:没,我以为是JOJO黑的,所以打电话问他来这,结果是特里休黑的。人家现在发毛呢。
徐伦:是我黑的啊,你给乔瑟夫打电话干啥。
乔瑟夫:他没说你,我才是他的JOJO。她现在在博物馆里搞破坏呢。这是毁坏人类文化遗产,是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仗助:她不是在博物馆岛大厅呢吗,都不在博物馆里啊。
承太郎:你给她写了什么?
徐伦:未来一周的欧洲天气预报,循环播放。从巴塞罗那到伦敦都有。
承太郎:完了,她找到我们的IP了。
乔瑟夫;她这么快就黑回来了?
承太郎:不,我们黄金精神的whatsapp群现在在直播她黑我们的进度。
康一:露伴老师你真的什么都错过了。
仗助:由花子现在在商场,你是不是想她了。
康一:我就同情一下露伴老师好吗。你管我那么多。亿泰哪去了?
仗助:亿泰不跟我们一起旅游了,他决定在意大利跟东尼欧住三个月再说。
徐伦:她好阴险!她说我们是图书馆的公共IP所以不能定位终端,现在在黑监控系统啊!


博物馆岛

布查拉提:你打算找到对方本人?找到了又要怎么办?
特里休:竟然敢对我进行精神攻击,总之先找到他再说。
福葛:可以先用录像确定是谁,然后我们可以悠闲地过去找他们,就在市立图书馆。然后阿帕基用蓝色忧郁确认他们的行为和录像一致,然后我们可以这样追踪他们。如果他们发现的话,用纳兰伽的飞机追击他们。纳兰伽用肉眼追击就好了,用红外追踪的话估计当时就被热坏了。然后爱美斯、米斯达负责近战。布查拉提保护特里休。
特里休:保护我干嘛?你干嘛?
福葛:保护你让你不至于发飙,我负责思考。
纳兰伽:你的意思是监视她咯?
特里休:福葛你来写程序,你留在这里,我们一起去图书馆找他们。
福葛:我们中可能有叛徒。
阿帕基:什么——
福葛:不知什么时候,F.F、爱美斯和乔瑟夫就都脱队了。。。

人什么时候才会热爱学习呢?
当他们有事情可以八卦的时候。
今天,是4chan历史地位升格的一天。西撒现在负责把被黑了已经有十五分钟的4chan改写为聊天版,双方正在平静地闲聊着欧洲的天气。基本内容就是,现在多少度,明天多少度,后天多少度,大后天他们要去法兰克福坐飞机回美国,美国多少度。
然而,同时,特里休方面军已经黑入监控系统,布查拉提使用了拉链潜入了图书馆机房,在里面神不知鬼不觉地插了一个小U盘,使得包括终端信息和监控录像的控制权全部收入特里休囊中。

黄金精神,一个GEEK界有名的匿名论坛。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什么都没有,说是什么都没有,其实里面堆积了大量的代码,但表面上,如果你点进这个论坛,首先面对的就是一片漆黑。并不是网页漆黑,而是屏幕漆黑。如果不能使用代码的话,连从这个黑色的盒子里面出来的可能性都没有。
能够成功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并不多,但是也不少。内部也并没有一目了然的板块,一切都是自编的代码,想要聊天就编写聊天版,想要发帖就自建发帖池,一些人还写了些自动程序,每天重复一遍:老娘真是全世界最美的大美人,美的连上街都该收过路费。然后另一个软件负责每天点一百个赞。可怕的是,这样的自写入程序还有很多,而就算这样,论坛服务器也从未瘫痪。
其中,有些账号算是非常出名的。这些账号因为长期都在讨论差不多的事情,比如说我今天的发型闪闪发亮,我觉得乌龟很可怕,我觉得海豚很性感,我觉得月光让人很想自那个慰之类的话题。总而言之,突然有一天,这些人都在一个时间段内,表示自己有事要去德国。
于是一次非正式的线下集会就形成了。
没有人说在哪里见面,什么时候见面,很显然他们宁可在同一地点擦肩而过也不愿意停下来摆个姿势。总而言之,大部分人其实都更加享受匿名状态。虽然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互相认识。

冥冥中,有两样东西让他们聚在一起。一个是代码,一个是替身。目前,主要还是代码。

福葛:能收的到吗,这个新群只有特里休队成员。
特里休:收得到,说吧队长。
福葛:请叫我军师。我早就黑入了叛徒们的手机,与他们进行了强行配对。他们是首先与我们会合的美方人员,所以我早做了准备。
纳兰伽:够卑鄙!
阿帕基:够阴险!
布查拉提:其他人的情报呢。
福葛:这是从whatsapp里初步得到的结论,以前备受关注的JOJO1 JOJO2 JOJO3 JOJO4和JOJO6原来真的是5个不一样的人。他们强行声明说@@@是他们的人,但是我们都知道乔鲁诺是@@@。根据他反馈的情报来看,他现在正在陪其中一个JOJO听演奏会。完全是私人事务,与线下聚会无关。也就是说,这次会战他和其中一个JOJO都是中立并不会出现的。
阿帕基:那么定位呢?
特里休:图书馆里都是人,所有人都有嫌疑,不能靠定位确认。
布查拉提:最快的方法就是找到叛徒,然后用你的替身回放的方式找到其他人。
特里休:福葛,他们和我们在4chan的聊天里有没有信息?
福葛:4chan很快就要被修复了,现在米斯达正在替我聊天。他一直在试图更改域名。他强烈要求我们不要把4的音发出来。
布查拉提:米斯达暴露了。
纳兰伽:是的,whatsapp里面瞬间被4刷屏了。
阿帕基:JOJO4现在是活跃账号,他一直在用非人类的速度刷4,恐怕有问题。
福葛:我们失去米斯达了。JOJO4干的漂亮。他的编码风格我熟悉,这不是代码操作,他在用替身刷屏。


仗助:@@@在4chan出现了!这怎么回事?他不是去和现实关系中的人接触了吗?
徐伦:果然是他的风格,一边在4chan上发来贺电,一边封锁了我的代码。4chan已经恢复了。
康一:他是要示威吗?
西撒:他反正已经表明态度了,他认为刷4这件事让他不爽了,但应该仍然是中立的。
承太郎:我们已经干掉性感子弹了,因为@@@都已经发来贺电了。
爱美斯:监控器的控制权到手了。
乔瑟夫:JOJO组现在带着手提电脑去一楼大厅阅览室。对方的人我们都见到了,但是还是不能确定哪个账号对应哪个人。徐伦你和对方的代码有直接交战,你告诉爱美斯如何操作。
徐伦:和我交战的是天下第一美。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爱美斯:那我可要做下作的事情了。天下第一美暴露了。



福葛:全员注意!第二波刷屏!
纳兰伽:在哪呢?whatsapp没动静啊??
阿帕基:4chan已经恢复了。
福葛:在本部!在本部!是特里休的一个扭曲的表情!鼻孔好大!居然在人家发飙的时候偷拍!下作!
布查拉提:是的,正在机械刷屏中。
特里休:什么!!什么时候拍的!他们竟敢!反了他们了!
纳兰伽:特里休已经暴露了,你不能参战了。
特里休:什么时候有这个规矩的??
福葛:特里休我这边看不到他的源代码,他们是合作的,看不出编码风格,你完全被指认了,还是回来吹空调吧。
特里休:我不回来!
福葛:我还要指挥呢,你回来编程序删照片吧。
特里休:我这就回来。
布查拉提:我们已经损失两个人了!!

评论(19)
热度(87)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