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四十)

乔瑟夫第二次遇见西撒二世是一个并不是巧合的巧合。

就是说,因为他相当担心,所以总是下意识在皇后区转悠。虽然他也派了人去保护他,可成年人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在闹市区一直跟着一个青少年。另外还有一件更令人担忧的事情,那就是他是个未成年人,所以他其实住不进酒店,而且他好像也不是很介意露宿街头。

西撒的身上有发信器,但是并不可靠,很容易就没电了。乔瑟夫打算去看看他。

而就在他走到一家常去的酒吧附近,打算用紫色隐者找到对方的时候,西撒坐到了他的身边。就在乔瑟夫抬手要砸的时候。

「嘿,这是什么?我能看看吗?」

「卧槽,西撒你大爷的!」

「嘿,我还没碰呢,别这样」

「你是要吓死老年人吗」

「店老板收留我在这里睡了一夜,我以为你是来找我的呢,你看起来很着急地进来了。」

总而言之,美国并没有乔瑟夫想象的那么危险,但他也足够后悔了。他差不多就是给了这孩子一打钱然后就把他放在外面了。

「我很抱歉,我应该早点来接你的」

「说的好像我要跟你走似的。」西撒冷笑了一声,然后跟酒保打了个响指要了一杯牛奶。

「这个给你玩」乔瑟夫把相机推倒西撒面前。西撒表情扭曲了一下,但还是没控制住自己。

「我很高兴你过来。。。无论如何,你知道我有二十四小时没和别人正常地对话了,我差不多就是,你知道,和别人擦肩而过」西撒一边说着一边给乔瑟夫照了一张相并饶有兴致地看着照片被冲印出来,乔瑟夫在闪光的时候下意识地露齿一笑,效果如佳洁士牙膏广告一样动人。

「那么我是今天第一个和你坐下来聊天的人咯?」

「是的,如果不算上老板——她蛮漂亮的,和几个路过的正妹。。。还有女服务员。。。饿,你是第一个男人」

「哦,我不知道该不该钦佩你了。。。」乔瑟夫不知怎么的突然心情好了不少。

「不必,你背后那个妹子,她盯着你看了好久了,要不是你点了一杯热巧克力她早过来了」

西撒研究了一下乔瑟夫那张照片,愉快地决定自拍。

「嘿,美女,我叫Mike,这是我孙子,Dick」乔瑟夫愉快地搭讪了起来。

「如果不是我的话我爷爷可就不会在这儿点热可可了你知道。。。我不想提醒你这个不过,你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了,对吗。一般人不会给自己孙子取名叫Dick的」西撒摆出永世不变的泡妹脸说道。

「哦。。。我通常是不和带着孙子去酒吧的人说话的。。。」那女孩儿愣了一下说道

「没人会这样,相信我你只是正常而已」西撒撇了下嘴角。

「。。。可我现在处在究竟是爷爷还是孙子的艰难抉择中」那女孩儿假装伤脑筋地说。

「哦,Dick如果今天晚上是你成功的话我可是不会给你钱的」乔瑟夫抱起他的热可可愉快地喝了一口。

「妈妈咪呀。谁才是dick啊」

总之这次搭讪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结束了,爷俩今晚得到的回报是一人一个香吻。结果尚算划算。乔瑟夫念叨着如果他点的是冰可乐而不热可可的话可能除此之外还能得到一个拥抱。西撒只是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有兴趣跟我一起住了吗?至少我可以给你安排个住处,暂时的」

「先生,我是未成年,我又不傻」

「怎么的?」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乔瑟夫和西撒站在夜晚的街道上,西撒双手插着兜,乔瑟夫从上俯视着他。街灯使西撒的眼眶被浓重的阴影盖住了,他侧着头,看着偶尔掠过的亮黄色的士。

「你想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想知道」

「不,如果我把一切都告诉你——显然我也做不到,我也不知道一切是什么——你会很无聊的,因为你也不想知道。问我问题,我可以回答你」

「先生。。。你是把我绑架了吗?」

「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如果你不喜欢酒吧,我们可以。。。」

「去对面的公园吧,幸而那里还是我认识的纽约」

克什纳公园附近的一棵树下坐着两个人。他们从第五十九大道一路走过来,一路上几乎不怎么说话。现在是晚上九点,夜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上班族们都还在家里,要么准备睡觉,要么准备出门。城市公园无疑是安静的,大概今夜都不会再喧闹起来了。但城市会在大概一两点钟突然醒过来,然后三四点钟街上就开始出现醉鬼,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起抢劫,或者酒后驾驶什么的。

「先生」西撒终于还是开口了。

「如果你坚持不叫我JOJO的话至少可以叫我Joseph吧」

「先生,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是说,你是长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要求第一次跟你见面的孩子叫你的昵称吧」

西撒在乔瑟夫开口之前打断了他。

「你为什么要管我是死是活?是的,我在这里的父母突然不见了,我是说,我的家庭,就这么不见了,可是你也没报警,你就跟在我屁股后面,告诉我我穿越了」

「还有钱,对,很抱歉,我没有钱就活不下去,但是我会还你的,你看,大部分还在,很抱歉我必须给酒吧老板钱,她收留我。。。而且我。。。至少我得喝咖啡吃饭吧,你给的足够了,但我很担心我还不上」

西撒有些焦躁,他低着头,乱七八糟地说着各种事情。

「嘿,这些钱我给你了,这是你的。。。冷静点,我知道你这些天经历了很多。。」

乔瑟夫心疼地摩挲着西撒的肩膀。他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遍,他太把西撒当大人看了,西撒总是看起来承受力很好,但他在外面游荡了整整一天,无家可归。他知道西撒不会主动联系自己的,所以就只好放他在外面。可是现在这孩子在他面前数着钱,让他突然很想把这孩子抱在怀里,就像所有的长辈对孩子那样。

「经历了很多?差不多吧,白天还好,这城市有些地方和我记忆中不一样了,但大致还不错。但是,是的,我本来也不打算。。。但是你知道,到了晚上,我意识到自己没有家了,这让人很难接受。然后我就躺在那里。就前面,不远的地方。那里有个暖气的排气口,不冷,但是我很担心会有人来跟我抢。。。一两点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尖叫。这很可怕,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你报警了吗?」

「哦是的,对方问我在哪里,我说不出来,我真不知道,然后我就跟他说,在皇后区,四十六大道附近,于是对方问我现在尖叫声还在持续吗,叫的什么内容。我才发现周围寂静一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于是我如实说了。」西撒握了握拳头,又无力地松开了,「我想他们最终并没有去确认这件事」

「嘿。。。西撒,我很抱歉。。。我是说,你一个人的事。。。」

「我只是。。。我本来是想要,你知道就想一座森林,我在出口处绑了一根线,然后进去探险,但是,半路上,先生,你来了,然后,那根线就断了。现在我是该去找我起初想找的东西呢?还是想办法回去呢?」

乔瑟夫屏住呼吸看着西撒,他一时不能回答。

「先生,其实我发现了,你总是像看绝症病人一样看着我。很悲哀的那种」

乔瑟夫沉默了。

过了很久,他才再次开口,西撒并没有再打断他。

「西撒,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进去那座森林,一开始,是为了找什么?」

西撒盯着乔瑟夫的眼睛看了一会,然后揉了揉头发。他的头发看起来很好揉的样子,搞的乔瑟夫有点心痒。

「你猜猜吧」

西撒犹豫着说。

「哈,该不会是独角兽吧」

「哦。。。是的。。。我想是的。。。脾气不好的那种」西撒被逗笑了,他突然好像陷入了回忆似的,看着眼前的空气笑了起来。「但是很聪明」他摇了摇头,又低下头去笑了起来。

「嘿。。。」乔瑟夫终于忍不住揉了揉西撒的头发,然后在他肩上拍了一下。「那你觉得你还能找到吗?我是说,在这里?」

「能问你件事情吗?先生?」西撒看着眼前漆黑的草坪。

「什么?」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情况。本来一切都很好,很和睦,周围的人也都很可爱。但突然。。。有那么一天,你知道了一件事,你决定让周围的人都知道。可他们不理解。突然,就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仿佛成了陌路人,都成了敌人,只有一个人,曾经的敌人,不,至少不是朋友,还选择相信你。而你甚至不能理解。。。有许多人看见了现状的裂缝,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他们选择假装没看见,就好像如果怀疑什么的话,生活就会结束了一样。」

「西撒。。。这也许是人生的一个阶段,就好像周围的人都醉了,只有你醒着。所以你会无数次地问自己,我错了吗。我疯了吗。但是,还是有人愿意相信你不是吗,我想你还是能承受吧」

西撒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乔瑟夫一眼。

「那如果这个人也走了呢?我是说,字面上的,不见了,不在了。对你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

「是你的话,你会去找他吗?」

乔瑟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如果哪里也找不到他呢?说到底,他在不在你身边,重要吗?他甚至不是你的朋友呢」

西撒沉默了,他看起来也完全不确定,他显然有些后悔了。那些怀疑他,不理解他的人毕竟已经消失了。那么他在逃避什么呢?反过来说,他又要去找寻什么呢。

「我们永远不会是朋友」他艰难地说「我不想。。。在他身边,我只是,想确定他在那里。。。我,我不确定,但是,我希望他在哪里,我希望他存在。就是这样,我没法保证,但是我只能去找他,不是吗?我只能这样相信了。」

乔瑟夫侧着头看着西撒。

他觉得自己即看着他,又不是在看着他。他们就这样看着,绿色的眼珠和蓝色的眼珠,在黑暗中闪闪发光。他们呼吸时吐出的白气遮挡在两人之间,很快又消失掉。时间就在他们嘴角的白雾和胸膛的起伏之间过去了。

「无论你在哪里,西撒,我会在意。西撒,世界上不是只有你和他的。不管你怎么看我,陌生人、怪物或者罪犯。。。我很在乎你。」

乔瑟夫听见自己说。


评论
热度(15)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