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四十一)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四十)

 

乔瑟夫看见了西撒。他在一盏车灯的反光里瞧见丝吉Q湛蓝色的眼睛,一转头,看见她的确良的女仆装裙角消失在地平线上。空气里弥漫着肥皂的味道,他的鼻尖被一根羽毛擦过。他低下头去,看见自己的双手从那个小混混西撒的外套里伸出来。他摩挲着被松垮垮地挂在肩膀上的皮夹克,白色的背心勒得他脖颈生疼。他仿佛穿着西撒的身体,而灵魂却与舞台上的莫扎特在一起。他们三人成了奇异的一体。一道橙红色的光刺进他的眼睛,他抬起头来,天空像丝吉Q的裙角,上面挂着一颗亮红色的玻璃蛋儿,地平线漆黑一片,不知怎么被拉得越来越远,周围的景色向着他奔驰而来,一匹马的鼻子长在尾巴上,身子和马蹄却在天上。速度把一切变作橡胶,轻松地扭曲出一个新世界来。乔瑟夫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奔跑。他就像传说中那些东方土地上古老的野人似得追逐着太阳,他快速地把世界落在身后,他轻快的奔跑划开沉重的现实,仿佛能征服时间。

“人为什么追不到太阳啊————”他听见自己绝望地叫喊着,“西撒——人为什么追不到太阳啊——”

他终于躺了下来,莫扎特在音乐剧里的呐喊在他左耳里,右耳是冷风凌冽的啸声。血红色的阳光在他脸上灼烧着,仿佛在嘲笑他,又仿佛在呼唤他。

他闭上眼睛,终于在风的呼啸,莫扎特的高音和砂砾滚动的声音中听出第三个声音,那声音由小到大。他闭着眼睛,跟着他唱了起来

“La La La La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La La”

那个声音听到有人和他,变得跟大了些

“La La La La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La La”

他们便一起唱道

La La 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LaLa

他们在无意义的吟唱中结束了这首《生活》

“你也会唱这首歌?”

他睁开眼睛,小小的莫扎特,西撒二世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衣服俯视着他。

Et dire qu'ilfaudra partir

Sans rien garderde soi

Partir au loin etsentir

Qu'on nereviendra pas

J'entends moncœur se tarir

D'un soleilinversé

Pourquoi faut-ilcourir

Contre l'éternité de

(而他们都会被带走,

  不会理所当然地留下任何东西,

  我们早已感到,

  我们不会回到过去。

  我听到我的心跳干涸在转动的太阳之下,

  他为何向着永恒转动)

他用小小的脊背挡住了阳光,用他变声前期的声音从头唱了起来。

  La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啦啦啦啦生活)

他像是唱儿歌一般唱起来,乔瑟夫低低地跟着他唱,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Je veux encore découvrir

La monde et sa beauté

Pour ne jamais en finir

Toujours recommencer

Viens-tu de souffles effacés

Le chant de la Martyre

Je veux avant de pâlir

Retrouver la clarté de

(我还是想找到,

这个世界和它的美

使他不要停止而无限地开始

你是否已经擦去了呼吸

殉难之歌

我只想在变得苍白之前

睁开慧眼)

乔瑟夫伸出手去,想要捧住他的脸,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于是他的手停在西撒翡翠绿的眸子前,他举着一双信徒的手,赞美着他绿色的太阳。

  La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圣谕从玫瑰色的嘴唇里渐渐嘶吼而出,带着朝阳里珊瑚色的沙哑流进大地。土地在他呜咽的反抗声中融成云朵的重量,西撒金黄色的头发照亮了整个纸片般浅薄的蓝色天空,终于在车灯碎裂的声音中化作呢喃的现实。

La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乔瑟夫大概是和电话声一同醒来的。凌晨三点钟,他坐起身来,耳中绵延不断的歌声晃动着阳光中的亚利桑那,使他忘记自己身在纽约,直到电话声清晰过太阳最后的神启。他接了起来,然后就出门了。

他手上有条不紊地拿着包,车停在车库里,白天刚加过油,晚上他又洗过了。车灯并没有碎裂,好好地发射出远光。他开车一路出去,到了那个给他打电话的医院。

“是乔斯达先生是吗?我们只在他身上找到你的联系方式。”

“是的……我是他的监护人……请问,我还能见他最后一面吗?”

“最好不要,你不会想看的,等到遗体缝合以后再看吧。另外,这个,是他手上唯一的东西。他很小心地护着,可能对他来说很重要吧。”

“是怎么……”

“你就想象是一只从森林里突然窜出来的鹿跳到了高速路中间吧”

医生本来想多少责怪一下他的,但是见到他以后打消了这个念头,只简短地交代了一下便走了。乔瑟夫手里捧着那朵沾着清晨橘红色朝露的玫瑰花苞,缓缓地跪了下来。他像个忏悔的圣徒一般,终于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哭了出来。

 

Dis connais-tu l'élixir

A mes sombres pensées

Tes yeux dans mon souvenir

Sont encore éveillés

Je veux encoredécouvrir

Je veux mon maltrahir

Pour retrouver le sourire

De l'enfant qui ne sait dire que

在我黑暗的思想里

说出你所有的灵药

我记忆中你的眼睛

还仍然醒着

我还想要找到

我想要我的痛苦背叛我

为了再一次微笑

这个孩子他并不知道这些

La 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la la la

啦啦啦啦啦生活

 

Et dire qu'il faudra mourir

J'ai mal de nepas en rire

Je sais comment ressentir

Mais vaguement guérir de

而他必须死去

不能欢笑是如此的痛苦

我知道怎样感受

却隐隐地被治愈

 

La la la la la la la aaah

La la la la la la vie

La la aaah

La la la la ah la aaah

 

La la la la ah la aaah

 

他熟悉这样的绝望,就像孤身在沙漠行走的人渴望一滴水那样绝望。他无数次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他知道这便是死亡。像是身体里的血液都变成了刀子。泪水曾经带着欢笑的甜美,如今连流过脸颊也能带来刺痛。他终于成了一个赌徒,在无限的失败和悲伤中生出希望,如信仰上帝般笃信幸运。他知道胜利一定会来到,只要继续走下去,必然有赢回一切的机会,使得这摧枯拉朽的悲痛变得有意义。他人生在没有一个时刻如此坚信理想之真实,如此确定自己能得到所有想要得到的东西。一个人,只有输红了眼才能拥有这样的盲目。

La la la la ah la aaah

他高唱道。

À boire!

他突然像卡西莫多跪倒在艾丝美拉达面前一样,大叫出来。

À boire!(我渴)

-----------------------------------

其实我并不会法语,这章是听着这首歌想出来的,后来写的时候才去用翻译机翻成英语,不想居然和剧情完全吻合。看到翻译的时候真是感受到了引力的力量。

因为歌词是二次翻译出来的,所以必然有错漏,希望有看得懂法语的人给予指正。

评论(2)
热度(19)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