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有时候我觉得某种瘟疫倾袭了人类最为独特的机能。也就是说,使用词汇的机能。这是一种危害语言的时疫,表现为认识能力和相关性的丧失,表现为随意下笔,把全部表达方式推进一种最平庸,最没有个性,最抽象的公式中去,冲淡意义,挫顿表现力的锋芒,消灭词汇碰撞和新事物迸发出来的火花。
在这里我不想多谈这种瘟疫的各种可能的根源,无论这种根源是否在于政治、意识形态、官僚机构统一用语、传播媒介的千篇一律,是否在于各种学校传授凡夫俗子们文化的方式。
我所关心的是维护健康的方法。

-----------------
以上摘自卡尔维诺的《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
首页上一直有些朋友觉得写文有些困难,不论遇到的是怎样的困难,至少我所看到的问题正如上文所说,来自于对无聊生活的怯懦态度,对模式的顺从而不是反抗。
生活是非常美好的,如果能够欣赏一只蝴蝶是如何翻飞的,那么一定不会有人长篇累牍地重复他人对于蝴蝶翅膀花纹的描述。
卡尔维诺这本书主要阐述了他对于现代文学所必需的五大要素轻逸(lightness) 、迅速(quickness)、确切(exactness)、易见(visibility ) 和繁复(multiplicity)的看法。
其中,关于迅速和确切的看法,我认为基本上还是扯淡的。所以建议朋友们还是尽量批判地阅读这类关于文学创作的评论书籍。
许多人认为自己写的文不好,因为没有人看,我觉得这是非常不健康的想法。如果你只是觉得某个梗很有趣,写下来以后没有人觉得有趣,你可能需要反省:


1.我是不是不能很好的表达我的想法?


2.操他大爷的他们居然不觉得这个梗很有趣?!
对于那些认为自己的文和文学不沾边根本不想沾边的人来说,我接下来的话估计就是看个热闹吧,自己写东西爱怎么就怎么,不要管别人放…什么厥词了。
写文呢最重要的是实验精神。最重要的是这个想法:我这样搞能怎么样?
古往今来,有许多文学家,文字风格和故事结构迥然不同,有的人废话连篇,有的人神神叨叨,有的人疑神疑鬼,有的人惜字如金。还有一种人写的是圣经。
这些人要是有什么共同点那才真是见鬼了呢,他们之所以是文学家,就是因为他们跟谁都不一样。但是他们做的其实都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扯自己的蛋,让别人去说。
许多人觉得这其实是很勇敢很高尚很需要承受力和独立思考的事情。但是,世上又有一件空虚至极的事情,有很多人在做,那就是:扯别人的蛋,还要关注别人怎么说。
这不伟大吗?我看也强大得很潦草嘛。这件事情会消耗极大的心力和努力,并且会长期而深刻地影响一个人稚嫩的内心。你看,就因为别人自以为是地说了几句话罢了。
所以我觉得那些关心别人怎么看自己写的文章的人应该看看我写的这点东西。那些不在乎的人根本不会点进来,他们晓得别人的废话改变不了什么。
总而言之,我觉得谁要想写一篇好的文章,需要注意的是两点:
1. 我是不是主动地去寻找了美好的事物
2. 我是否在叙述我找到的美好事物
最后,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觉得满意。如果你尊重自己的感受,那么你也一定会尊重他人的感受。也就不会真正地冒犯他人。同人创作中许多人怀着忐忑之心,结果写得相当可笑的情况也是有的。个人认为正是出于种种的鹦鹉学舌。
我写的怎么比卡尔维诺还多啊,我好尴尬

评论(2)
热度(44)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