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乞力马扎罗与星空

篝火在渐渐地暗下去。沙漠的风很大,明火很快就被吹得奄奄一息,承太郎不得不用树枝挑一挑,好让火能在风吹不到的地方——譬如树枝形成的三脚架底部——继续燃烧。
周围的人,包括婴儿在内,都睡着了。
沙漠里很难生火,因为没有那么多木柴。一旦熄灭就又要花很长时间再生起。其他人都进睡袋了。但是他仍然不太放心。毕竟花京院今天状况不佳,他需要保持警觉。
他心里算了算剩下的日子。旅途快要结束,每个人都要最终面对迪奥。这是他们几乎不在一起讨论的事情。遇到迪奥后该怎么办?他的替身能力是什么?他们会在哪里遭遇?他们该用什么战术?
他们从不讨论这个。
他们不讨论这个,就像他们不讨论回去以后做什么一样。因为如果这样讨论,必然会想到如果回不去会怎样。
现在承太郎看着眼前的同伴。花京院带着惴惴不安睡着了。他是最后一个睡着的。承太郎本来睡了,却没睡着,又起来坐着。他看着花京院好像和婴儿有什么默契似的。婴儿发出嗯嗯的声音后,花京院立刻应答似的发出啊啊的声音。但他们的声音都被乔瑟夫的梦呓加呼噜声盖过,其中夹杂着波鲁那雷夫满意的哼声。
承太郎,现在,在广袤的沙漠里,突然对迪奥升起了一定的,生物学上的兴趣。吸血鬼是怎么生活的?如果他已经是死人了,那么他的心脏还跳动吗?里面还有血液流动吗?他还有呼吸吗?如果这一切都没有,他是如何生活的呢?他有体温吗?如果一切生命体征都没有,假设,假设现在,他就在这篝火背面无垠的黑暗中,就在承太郎背后,伸出手,用死人的黑色指甲碰触承太郎后颈上的绒毛,承太郎可以发现吗?
承太郎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迪奥不在那里。他得待在有人的地方,这样才有吃的,否则幸苦从海里爬出来就没有意义了。而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亲自出来对付他战利品的孙子、孙子的孙子。他们是乔纳森活着的证明,而最好的情况,他们也能为迪奥的死亡作证。
承太郎知道自己该去睡了。他闭上眼睛,转过身去,好面对那一片黑暗。他睁开眼睛,看到只有无人区才会有的风景。漆黑的地平线,和层次分明的星空。
一阵风起,沙子很快被掀起来,盖灭了篝火。承太郎只好摸索着找到手电筒,他打开了一下,确认了自己睡袋的位置。然后他关掉了手电筒。感受黑暗像毯子一样把他裹住。那阵风吹凉了他的心,给他带来了一种名为恐惧的独特温度。他的心越是寒冷,便越感到身体温热。他迈出步子,不大,但坚定小心。那寒冷是他热量的来源,那恐惧是他勇气的源头。他按照记忆在黑暗中行走,听见自己踢踏沙石的声音在同伴的梦呓中清晰可闻。
婴儿在他背后已看不见了,火熄灭后,空气已经冷的像星光一样了。他终于勉强钻进了睡袋。睡袋温暖了他的身体,也束缚了他。在最后闭眼之前,他看到北非的星空在天空中闪烁。他在半梦半醒之间想到了海明威写的一篇短文,叫做乞力马扎罗的雪。一个人在临死之前梦见了飞机向着乞力马扎罗而去,那覆盖着皑皑白雪的方形山巅,正是他梦中的墓碑。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想想如果回不去怎么办。这样想着,他又睁开眼睛。东非的最高峰没有出现在他眼前。北非的星光穿越亿万光年在他头顶闪耀。
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那是关于他自己一生的启示。这些星光可能要花上和它的主人一生等长甚至更多的时间才能到达这里,而这个过程中,它早已失去温度。他突然读懂了星星在他身上的启示。一颗沉默的心,正如同沉默的星,要花费一生更多的时间,才能将爱传达。
信息传到之时,它已经失去了温度。
他平躺着看到天空中闪耀着的无主爱情。
最终闭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30)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