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苏格兰游记(一)



其实我不知道要不要真的严格按照时间顺序写,本质上我不知道怎么写游记。但是苏格兰太她妈好玩了所以我决定随便写一点纪录一下。
爱丁堡
我上午从卡塞尔出发,一路换了电车,快车,慢车,慢车坏了,所以换了另一辆慢车的前面半截。(后面半截去了另一个方向)最后到了汉堡飞机场。此时距离飞机起飞两个小时左右。如是,我就一整天没吃饭了。两个小时后,我上了飞机,下了飞机,试图出境,对方不让我出境,最后还是出境了,接着我取行李,找不到行李,最后我还是取到了行李。于是我出去,想去市区,我走过了一列又一列巴士,我决心坐电车。结果那些巴士看起来有两层,一副路霸的样子,结果比电车便宜。我花了五镑坐电车。一路非常漂亮,但是我再也不会花那么多钱去坐电车了。
最后我找到了我订的青年旅舍,把行李丢在了一个狭窄但干净的六人间。出去吃饭。我新买了一个德国的电话卡,但是电话卡有密码,而我把密码忘了。于是我考虑去买个英国电话卡。在那以前我找到了一家印度餐厅。印度餐厅有一部JOJO那么好吃。老板看起来很和善所以我问他哪里可以买电话卡。他告诉我哪里也许可以买电话卡。我走过去,路上他还特地跑过来告诉我具体是哪家。于是我去买电话卡。因为英国人对女王的崇拜程度大概有宇宙那么大,所有钱上面都是女王,因此所有钱看起来都一样。一镑硬币比五十分小很多,所以也不能根据大小判断。所以总之店员帮我把电话卡装进去,开机,充钱,并且从我手里的一捧钱里夹出了他们想要的几张。就这样,我算是开始在苏格兰的旅途了。
晚上我决定不再住青年旅馆。
和我同住的有一对中国留学生姑娘,一位芬兰老太太,和大概是两个凌晨才入住的随便什么人。晚上外面非常闹,英国人喝醉了之后简直可怕,感觉他们能把电车轨道都拆了。不过他们听起来还挺愉快的。我的同居人们似乎非常紧张。那两个中国姑娘第一次住青旅,被其他床的呼吸声吓了个半死。而我在摸索塑料瓶的时候不小心捏响了它,我的上铺被吓的不轻。
由于人们表现得比德国人敏感多了,我想下次还是不能再伤害别人的感情了,好在此后的计划里都是住民宿了。
Ullapool
由于苏格兰之行带有非常强烈的随机色彩,所以这个地方应该算是这次作死之旅的高峰。我在airbnb上输入了highland然后在觉得这里的一个民宿的床蛮好看的情况下选择了这里。然后,由于我连这个城市在哪都不知道,还google了一番。
总之,我需要转两趟车,坐六个小时,才能到这个地方。而我住的地方在这个城市向南两公里以外的一座森林里,让我们记住这个光荣的名字Leckmalm Wood。这是一座伟大的,令人难以忘怀的普通森林。里面没什么大不了的。它的对面有一个农场,和它同名。向北走一公里以后就会有大堆的土豪的住宅,简称豪宅,基本上都作为民宿接待游客。
在从爱丁堡一路到Ullapool的路上,我大概后悔了有三百次。首先我后悔今天起的太晚了以至于没来得及吃早饭(绕是如此我还是把妆化了)然后我上车后便庆幸自己没吃饭,因为这特么也太晕了。左驾驶大概是有颠覆世界观的力量,车开动三十分钟后我便开始感觉不适,接着我的胃就拧了起来。然后其余部分的内脏可能是觉得自己坐错位置了,开始表现出积极地改变现实的冲动。好在从爱丁堡到Inverness我坐的是火车。可是同德国不同,苏格兰的火车像苏格兰人一样好动,所以在坐错方向的情况下只是勉强不想吐而已。
从inverness到Ullapool的巴士之旅一路风光无限。我在车上即兴写了一首歌:苏格兰好地方啊,好呀嘛好地方啊,好地一方,遍地是牛羊昂~而在这高山、青草和积雨云之间,我的吐意如苏格兰的海岸线一般绵延不绝。也算是相得益彰。
这一路我也算见识了传说中十分钟一变的天气,六个小时之内,我见了阴天、雨天、雾天和晴天。好在此后的三天都是好天气,一点雨都没有,不然在山上真是没法活了。
司机热心地把我放下了,下之前还仔细确认了是不是那个地方。他停下来,告诉我马路边树丛中一条笔直而陡峭的山路就是我要去的地方。然后差点带着我的行李就走了。吓得我差点追车。
就这样,我拖着我大概十公斤重的箱子一路上山了。
好不容易走上去之后,我发现路实在太泥泞了,所以我选了条岔路,看起来比较干燥。结果我走到半路,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妹子,叫我不要走那里。说那条路是新修的,如果走过去我会陷下去。于是我又不得不换回原来那条。最后终于到营地的时候,女主人看见我那箱子都蒙圈了。她当时在一片林子里,我转了几下才把她找出来。
她带我认识了一下厨房、旱厕、一个露天浴缸和我的60年代大篷车。
同志们,我爱死那个大篷车了。虽然晚上连骨头都冻酥了,可我他妈爱死了。
厨房是个由一圈木架子支撑起来的棚子,下雨的时候估计是会漏的,不过晴天的时候看起来很有情调。架子上有很多很多的悲剧,大概占了一面墙,虽然其实没有墙,那么多。底下是个工作台,水是自来水,因为山上有水流下来,房主就住在水源旁。这里的火炉是明火,羡慕死我了,可我最终也没拿他做菜,就煮了点茶和牛奶。热了一点印度菜。锅碗也有很多。另一边摆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比较好玩的是,我先前同房主(她叫Em)联系的时候。她叫我带上torch和latern。我把torch理解成了火把。于是我在内心想象出一个中世纪的苏格兰人,穿着裙子,举着火把,拿着提灯,走在山路上,羊儿在远处吃草,牛儿甩着尾巴。于是我满怀不安地对Em说我没有火把,问她可不可以借我。她说你最好还是买一个,镇上有卖(我就怀疑起镇上是不是保有中世纪风味),她以前也把这些借给人家,结果人家走的时候就带走了。
我当时就震惊了,火把都有人拿,有没有人性了。
旱厕是个山上的厕所,就是一位日本作家大加赞赏的那种高山旱厕。这种和农村旱厕的区别在于有很好的视野(但是这里没有,都是围着的)而且比较高,就不会有苍蝇扒在你的屁股上。而且气味也没有那么难闻(如果倒足够的木屑下去可以盖住不少味道)另外由于它真的很高,方便的时候动静也不一样,听起来大概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观想象。
总而言之,不过是个旱厕。
露天浴缸我最后还是怂了没有尝试,成为我这次旅行的一大遗憾。这个的本质思想也是和日式泡法类似,就是在浴缸底下生火,用炭火保温,人就在里面洗澡。唯一的问题在于我是个女的,我毕竟不敢在户外洗澡。但是等我走了以后,我就总是想到那个澡盆,啊,即使是女的,还是他妈的该去洗一次啊!
总而言之,我就没洗。
我的大篷车就是个有床,有柜子,有小火炉的大篷车。在一个斜坡上,从坡上望下去,很容易觉得这房车要掉下去了。这里面的床比我的大多了,但是遗憾的是想要无拘无束地睡在上面,你大概能被冻死几回。所以并没有什么用,还是在床上睡睡袋。我睡觉是很不老实的,穿衣服睡不着,不四仰八叉睡不着,太冷了也睡不着,所以我老也睡不着。
火炉是烧木柴的,第一天的木柴是已经放好了的,但是很快就用完了,第二天的是我自己锯的。总之一次只能燃烧很短的时间,所以睡着之后就没用了。
总而言之,除了睡不着以外,这是个挺好的房间。从窗户望出去能从树木中隐约望见湖。非常美。
Em在森林里住了三十年,在这个她自己修的家里住了二十年。她在这里养猫、狗、马、鸭、火鸡和孔雀,以及许许多多植物。
她院里有两匹苏格兰矮脚马,跟我差不多矮,作为马来说比较悲哀。不过他们还小,另有一匹黑马,很俊美,但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权,被她圈着。最老的马是匹普通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马。它识路,所以可以随便走动。它的兴趣爱好是在我的大篷车附近拉屎,对我夜晚起夜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后院是鸡和鸭的窝,大概是有水从门外流过的关系,所以没有什么粪便的气味。火鸡长得非常好看,很难理解是什么人第一个想到要把它吃了的,他的内心一定是相当阴暗的。从后院的门出去,是一条两公里多的山路。这条路比较不大明显,非常泥泞,有些部分干脆就消失了。从那里过必需要很小心,因为不能随便踩,有种红色的植物,感觉像是藻类的,长在青草的下面,里面含水量非常丰富,像海绵一样。踩上去就像踩进浴缸一样酸爽。还有些泥巴路,你不知道底下是水还是石头,如果踩上去,一只脚陷下去就很惨,脚会又湿又冷,接下来的路就更加不好走。这一路的风景都很好,都是青草地。可以看到远处的城市,船舶靠岸出海,山顶上的树孤零零地俯瞰大地。遇到溪流,要踩石头过去的时候,流水就从石头下流过去,声音很好听。有的石头有些晃动,一开始还很害怕,不敢动,后来每次走的时候都是一样的晃法,知道不会翻,就还享受起来了。
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路,只有一公里,剩下的一公里就是好路了,可以开车过。以前没登过山不知道,原来在山中迷路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方向而是不能前行。如果不沿着(曾经是)石头路的路走,很有可能踩进水沼里。如果浅倒还罢了,如果深就会陷进去。假设两只脚都在泥里,也就没法借力,自然就走不出去了。所以登山杖确实很重要,实在不行可以把登山杖丢地上,踩在上面过去。但是我没有这个。
接下来的一公里大概二十分钟就能结束。路上能遇到很多人。都是游客,住在这一片的豪宅里面。
我为什么一定要强调豪宅呢。因为有一家人的狗用非常不礼貌的方式威胁了我。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天,走到一半,想大便。然后我看见有一户人家。就想去他家大便。结果我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小箱子。很多人都在家门口的路上放这么个小箱子,上面还有一个极其诱惑的木头把手。我当时麒麟臂就发作了。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树林里一阵狗吠,树丛里钻出了一条苏格兰牧羊田园土狗!我当时就把手举了起来。我的自尊(大便)不允许我给他跪下,但是我心里已经跪下了。而且我被吓了一跳,更加想上厕所了。我小时候被幼儿园看门的狼狗追过好几圈,所以心里清楚遇狗断然不能跑,你跑,他追,他追,你跑,这样一来,屎就断断憋不住了。于是我就站在那里试图离他远点,结果它果然是一条训练有素的狗,只吠不咬,最后它站我脚边朝我叫,我忍了好久才没有摸它的头。主人听到它叫之后就出来制止了他。我就跟他解释说我走丢了(其实没有)然后他就跟我指路说你可以走那条路,如何如何,这时女主人开着一辆红色的Polo,就出来了。总之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不好意思跟他说我想拉屎了。我意味深长地看了女主人一眼,男主人跟我说了半天,她好像回过味来了,就问我急不急,她能载我去城里。我当时就腆着脸钻进了她的副驾驶。
Ullpool这个城市差不多一条街、一个港那么大。沿着海滩边上有一大片草坪,都是用来停游客的房车的。我沿着海滩捡了些贝壳,回去都悄悄地丢在了Em的小玻璃瓶里。
在城里的超市里我才意识到手电筒也叫torch,再回去后,我再也没有想象自己是个中世纪不穿裤子的大叔了。
我猜海上的日落还是很美的。但是我怕晚上回不去所以还是在太阳下山前回去。绕是如此第一次回去的时候还是走到半路天黑了。因为天黑,所以找不着路。在荒山上(没路)我绕了好久,差点在大石头上就坐化了。最后用那小手电终于七拐八拐的不知道怎么碰到了那个院子门前的溪水,沿着溪水才回去了。
那是相当特别的一段经历,因为如果我关掉手电,那周围的一切也就只有黑暗了。那里没有路,没有森林,没有草地,什么也没有,只有黑暗。那个时候,头上的星星特别清晰,以前我在意大利一个叫Ameilia的小村子里,躺在石墙上看星星,觉得最亮的星空就是这样了。但是森林里不一样,这里一点光没有,星星一层一层的,可以看到很远很远。

评论(11)
热度(29)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