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坏男孩(二)

第二章 Englishbreakfast

 

千禧年的伦敦环境上比以往好多了。不过天气并没有比起十年前或是一百年前更好。

凤凰咖啡馆在伦敦市郊,是许许多多咖啡馆之中普通的一家。他家提供普通的咖啡,普通的英式奶茶,普通的音乐和普通的英式早餐。

西撒面前是个跟他胸围差不多大的小桌子。他的工作可以通过电脑完成。但是他还是把手稿摊得到处都是。

和欧洲的咖啡馆不一样,这里的露天座位不在街上,而是在后院里,红色的砖墙顶着暗绿色的爬山虎围绕着座位。

这是个难得的中午。难得在于,坐在户外居然不难受。阳光把红砖墙照得更红,爬山虎照得更绿。西撒就坐在这里。他来的早,那时还没有多少人。到了中午,许多人就来吃早餐了。小小的咖啡馆就变得满满当当地。

看着这群中午吃早餐的人,西撒不由得想起前段时间的奇遇。

某个人下午才吃早餐呢。这些人算不上什么。他微笑着提起笔来。今天的背景音乐是《get back》

♪Jojo was a man who thought he was aloner
But he knew it couldn't last ♪

“Hi, 我能坐这儿吗?”

♪Jojo left his home in Tucson,Arizona
For some Californiagrass ♪

“来晚啦,这儿没位置了。我得在这儿等人”

一个庞大的身躯挡住了音乐,也挡住了阳光。

“你有钱就行”西撒强忍着才没翻白眼。

“我有的,十块,今天出门的时候那小姑娘给我的,好姑娘啊。她外号叫小鸽子。对了,我叫JOJO,如果你不记得了的话。”

“西撒,真高兴见到你……清醒的样子”

名叫JOJO的男子一屁股坐了下来,小咖啡椅马上被他挡得无影无踪。

“哎,别说啦!我困着呢…希望她早点来…你一个人在这里?呆到多久?”

西撒抿了一口奶茶。

“你真娘气,还喝奶茶”

“照你这么说,全英国男人都娘气了”

“是嘛,喝茶就喝茶,放什么奶”

JOJO打了个响指,没等服务员来,便大声说道,“英式早餐,卡布奇诺,谢谢!”

全咖啡厅的人都看向他,那服务员翻了个白眼,“好的,先生!”

“你看,听到美式口音他们就老这样”JOJO惟妙惟肖地给西撒翻了个白眼。

西撒终于没忍住也翻了个白眼。

在他们没注意到的时候,全咖啡馆几乎每个人都翻了个白眼。

“喝咖啡就喝咖啡,放什么奶”西撒决定不吐槽他们英国人和美国人那点事。

“所以你是一个人咯?”JOJO立刻顾左右而言他起来。

“不,我在等人。”西撒把手头的东西收拢起来,好让对面的人一会能享受他那加奶的娘炮咖啡。与之相对的,那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手稿。

“男的女的呀?如果我能问的话”

“别装礼貌啦”西撒噗地笑了出来,“不知道是男是女,反正姓乔斯达”

“你不知道是男是女?那你怎么跟他约的呀?”

“我爸叫我来找她——或者是他,我就来咯,来了以后,有封信寄给我,我就来了。”

“哼,你真听话,那你见过他就回去……恩,你来的地方?我看你反正不是英国人。”

“我恰巧在伦敦找到工作了——我先前在米兰,那里地方很急躁,到处都是找不到工作的人,我也一样。”西撒收拾好东西,把它们放进了包里。“你呢?你等谁?”

“女人。”JOJO简短地回答。

“你下一个金主?”

JOJO眼神闪烁起来,然后心不在焉地避过去了。

“谢谢你的早餐。”他擦了擦鼻子,服务员在这时把咖啡放在了他面前。“我是说,前几天。”

西撒想了想,笑了起来。

“那早餐怎么样?好吃吗?”

“恩,我到这儿来吃的第一顿早餐——很久以来的第一顿,相当不错。”

“你一会儿可以对比一下——真正的英式早餐和我做的有什么区别。”西撒觉得自己可能心情太好了。这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在那之前他从没这么想过。他清醒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害羞,性格也直爽。天知道他喝醉了以后是怎么回事。

“那是你做的??”

“怎么?他们没告诉你?那是个酒吧里的小旅馆呀,他们白天都不开张,能有什么早餐。我看你也没钱吃那个,就下厨做了点。反正我也吃了。”西撒侧过头,看着店内来来去去的人,没注意到另一个年轻人眼睛里的闪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到了下午三点,JOJO的英式早餐已经吃完了,两个人等的人还没来。西撒频频看表,JOJO则捶胸顿足地坐在那个可怜的椅子上。

“三小时!!!”他骂道。“耶稣基督的姐姐的妈妈的兄弟的儿子呀!”

“我等的人也没来——”西撒像教父似地手撑着头,眉头紧皱,两个人从相对而坐变成了完全面对店门而坐了。阳光已经没有中午那么强烈,阴云盖在两个人头上,他们看起来像咖啡店深处的一对门神似得。

“我早就知道这女人不会来——从来就等不来——一个人提早起床本来就会生气的,不是吗?你知道通常我几点起床吗?恩?我还为她吃了早饭——这就是她做的事情——三个小时!”

“嗨——要不是为了我爸——对了,你等的那个女人,姓什么?”

“是呀,姓什么呀,我怎么知道呢,我从出生就没见过她啦——她最好还是去姓潘德鲁顿吧——”

“那么她到底姓什么呀?”

“乔斯达”JOJO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咬牙切齿地回答了。

“真的?!”

“你还是别抱希望了,说不定你等的是我呢——我也姓乔斯达”

“你怎么跟她一个姓?你在等——”

“是呀,因为她跟我爸姓呀!”JOJO生气地拍了一下椅子。

这下,两个人完全同仇敌忾了起来。JOJO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述他妈如果把他丢在一边,一个人不知道干嘛去了的悲惨故事,里面穿插着其实不是特别悲惨的悲惨童年。总之,这下西撒完全被同情心征服了。这个初次见面就让他等了三个小时的女人成了他在这世界上最看不起的女人。

三点四十五分的时候,一个长腿长发带着大墨镜的女人突然出现在了咖啡厅门口。JOJO——他的真名叫乔瑟夫——最先看见她,接着他就呆住了。西撒还在沉浸在美式悲惨童年当中,抬起头,看见一个大美女,当场就把持不住要上去搭讪。还没等他起身,美女便已经在人群中一眼瞧见了他们。她墨镜一摘,长发一甩,大踏步就欺上前来,气场像冲击波似的把两个人逼回了座位里。

“太好啦,你们都在”

她长发一甩,一个迪奥牌的大包往桌上一甩,就从里面掏出来一封信和两把钥匙。

“东西在这儿啦,去住吧”

西撒完全沉浸在了美貌的震撼中,乔瑟夫老大不高兴正要朝她发火,她给了在座各位一个看猪的眼神,转头就走了。她的长发随着她甩动的动作立刻糊了两个人一脸。

三个小时,就等来了这个。

两个人面面相觑,看着桌上的信和钥匙。

信里面是一张住房条款,上面写着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底下是住房的地址,署名是伊丽莎白·乔斯达。

“就是说,我们俩,住这个?”乔瑟夫狐疑地说。

“为啥?”西撒刚刚从头发里缓过劲来。

“住不”乔瑟夫突然抬起头来,认真地盯着西撒。西撒这才瞧见他牛眼睛里遍布的红血丝。

“你有地铁票吗?”西撒问。


评论(11)
热度(26)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