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坏男孩(三)

 
 
 

第三章 GoldenSlumbers

 
 
 

 

 
 
 

乔瑟夫陷在被子里。

 
 
 

床单和被套,包括被子都是新的,上面一股腊味。被折叠久了,四处棱角分明,戳着他的眉骨和嘴角。

 
 
 

这是他长久以来睡得最好的一场。他的身体从来没有这样舒展,他的心从来没有这样安宁。

 
 
 

他首先梦见自己在做梦。

 
 
 

他梦见小时候那张蓝色的床,上面是星星和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他既看见自己,又同时躺在那里。他的脸圆圆的,不像现在这样有棱角。门开了,突然的光线刺得他眼皮颤动了一下。有人蹑手蹑脚地走进来,一只冰凉的手抚过他的额头和脸颊。那只手他期待了很久,终于如愿以偿。那是一只保养得很好的手,这只手今天在那只巨大的皮包后面捏了他一下,这让他能够在梦中模拟它的温度。它带着主人特有的力道,冰凉下是滚烫的激情,就像顶着冰雪的活火山一样。乔瑟夫知道自己的体内流动着和那座巍峨的高山内部一样的熔岩。带着硫磺的烟气熏黑了他的头发,只留下喜马拉雅山之上湛蓝的天空,那是他们一脉相承的瞳色。

 
 
 

这个梦舒展了他的全身,他慢而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翻了个身。

 
 
 

温暖的黑夜盖住了他的眼睛,直到他在golden slumbers的歌声中,再一次在新的梦中醒来。

 
 
 

火车吱呀地震动于大地之上。他从小时候上的寄宿学校校服斗篷中醒来。夕阳用金黄色装饰了毛榉树的树叶,让丘陵和牛羊看起来像是教堂里的鎏金版画一样充满神圣的生气。他周围,相反,坐着不同校服的男孩和女孩们。都是同岁的,他们在车厢里追打,把巧克力糖撒得到处都是。他们看起来都互相认识,除了乔瑟夫自己。孩子们争先恐后地问乔瑟夫从哪来,然后不等他说完就自我介绍了起来。等乔瑟夫明白过来,他们已经穿过了Isle of Skye到达Mallaig了。

 
 
 

“这里是苏格兰呀?”

 
 
 

他迷迷糊糊地意识到。他还以为自己在加利福尼亚呢。多傻啊。哪有这么多湖啊,树啊的呢,这里到处都湿漉漉的。

 
 
 

姑娘们生怕他觉得寂寞了似得,她们用苏格兰口音告诉他窗外是什么,他们路过了什么。她们告诉他,小的时候她们如何跟黑脸羊玩耍,羊会舔她们的脸。它们的口水让人一下午都闻起来像酸角。

 
 
 

他们穿过浓雾,穿过小雨,穿过像编织物一样看起来随便搭建起来的站台间天桥。绿油油的一片很快像是泡开的茶叶似的晕染开来,渐渐在黑色中融化,在晚霞中一把火烧成了灰烬。火车也像是被最后一抹夕阳烧着了似的,像野牛一样奔跑过寂静的原野。车上的人们来了又下去,女孩们的关心和聒噪都在星空升起时全部褪去。车厢里只有寥寥的聊天声音,乔瑟夫面前只剩下从一开始就在那里的一个不多话但始终相当配合的男孩子。他有一双凯尔特人会赞美的那种深邃绿眼睛,眼睛下是玫瑰色的三角胎记。一边一个。

 
 
 

“Strawberryfield”

 
 
 

乔瑟夫忍不住说。

 
 
 

“什么?”

 
 
 

那男孩问道。

 
 
 

“你长得就像草莓园一样。”

 
 
 

他不记得男孩有没有回答他,也不记得他们之间有没有对话了。他只记得男孩的眼神,静静地,看护者的眼神。乔瑟夫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值得相信的人。

 
 
 

“来吧,约克到啦”

 
 
 

原来自己要去约克呀。乔瑟夫在夜色中又得知一件事。

 
 
 

走廊的尽头传来说话声,没多时,几个年长的女孩子走过来,都是要下车的。对面的男孩显然认识她们,他在蒸汽火车尖锐的刹车声中清晰地嘱咐几个女孩子,说乔瑟夫是新来的,要带他看看这里。年长的女孩子们自然和他寒暄了起来,有几个帮他拖了一个行李。眼下有胎记的男孩子沉稳地提醒说不要忘记了东西。

 
 
 

下车以后那些行李就随便放在了什么地方。男孩牵起乔瑟夫的手,他们走了很远的路,好走到住宿的地方。或者他们根本不去住什么宿了。一路上,他们遇见一些人,互相打着招呼,并欢迎这个小小的陌生人。他们提着灯笼,那些橘红色的光点在绵延的山丘上漂浮着,就像湖水中的泡沫一样分散而闪烁。他们路过这些光点,走进城市的光海里。

 
 
 

乔瑟夫抬起头来,看见城市的暖光烘着漆黑的夜空,亮蓝色的月影前面,是一个个漂浮的球。

 
 
 

“这是什么呀!这么多UFO!”

 
 
 

他张开刚刚换完牙的嘴,口齿不清地欢呼道。

 
 
 

那是像中国节日庆典上的孔明灯那样密集的球状物,里面套着明显的两颗电池形状的东西,外面是两块饼干一样的方片,套在球体上,乔瑟夫的脚下就有几颗还没升空的,看起来就和灯笼差不多大。他们密密麻麻地盖在约克的天空上,他们离得其实很近,所以才能看得这样清楚。

 
 
 

“这是小卫星,用来接电视信号的”大男孩这样回答。

 
 
 

“可是这就是UFO嘛!”乔瑟夫跳了起来。

 
 
 

“可不是嘛,”男孩附和说,“走,我带你到更高的地方去”

 
 
 

先前的女孩子们大笑着簇拥在一起从他们周围跑了过去。

 
 
 

“哎呀,你来啦”她们跑过去很远了,才回过头来打招呼。

 
 
 

“是呀,我带他上塔去”男孩回答道。

 
 
 

“那你带他玩吧”女孩们大笑道,“我们走啦!”

 
 
 

她们笑着从户外楼梯的下面穿了过去。乔瑟夫被动静吓了一跳,木板发出吱呀的声音,有些木屑掉了下去。

 
 
 

“来,牵着我吧”

 
 
 

他们就在忽明忽暗的城市灯光中,向着漆黑走去了。他们上了一个塔楼,每一个休息平台上都有一个小窗,一开始是橘色的微光照亮木头踏步,再是月光。最后他们站在平台上沐浴星光。UFO们小的看不见了,成为一片浮于城市之上的黑色墨点,而星空像罗蒙湖一样平铺开来。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星星安静地闪烁于着黄金梦乡中。它们在男孩的瞳孔中无声地唱出安眠曲,在眨眼间安抚一个又一个不安的灵魂。乔瑟夫看着那草莓园中绿色的夜露,忘记了自己身在梦境。

 
 
 

他忘记了利物浦街上的崔特尼花园里,那个不属于他的双人床,和为了新床单新餐具等等的半日奔波,忘记了成年以来的不安感。只有那个抱怨的声音,说着下午五点睡什么觉的意大利口音英语,和那只在他头上搔过一下的男人的手。

 
 
 


评论(6)
热度(30)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