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坏男孩

第七章 La DolceVita


 


 


“你就是个土匪”


西撒回到家里的时候,乔瑟夫刚起床。他猜想乔瑟夫大概会把他那些,收拾收拾,打扫打扫,整理整理的叮嘱抛在脑后。但是很难想象一个身无长物的人搬到新家以后能把不多的家具搞成这个样子。


踢倒的桌椅、玉体横陈的垃圾桶、斜倚在电视机上的盆栽、摇晃的意大利吊灯,一切看起来如狂风过境,而始作俑者则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摇摇晃晃地看着西撒。


“人们在油瓶倒了的时候是会扶的,你知道吗?”


“你回来啦”


“你起床啦”


西撒把西服外套往沙发上一搭,拉开领带,一屁股坐在了里面。


“累坏啦?”


乔瑟夫毫不同情地一边问一边从自己的犯罪现场愉快地跳进了浴室。西撒撑着额头,没理他。


“你什么时候走呀?”


“你有事?”乔瑟夫从门缝里探出头问道。


“没什么,我想洗个澡睡觉了。”


“嗨,我正想问这个,我今天能分你一半床吗?”


“什么?”西撒抬起头来,然后又摇摇头说“你洗完再说吧”


乔瑟夫热气蒸腾地出来了,西撒现在穿着睡裤背心坐在沙发里。电视里是个黑白片。其他都看不清楚,唯有女主的一对大波受人瞩目。


“看什么呢?”


“La Dolce Vita。意大利六十年代的片子,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呀,我妈那时候估计出生了吧。你看这个干嘛”乔瑟夫整个人倒在了西撒身上。西撒给他挪了点位置出来。


“你看她多美啊,她是我爸那个年代所有人的梦中情人。”西撒顺从地让乔瑟夫把长腿架在了他的腿上。“她刚出场的时候特别庸俗,但是你看,这段,她跳舞的这段。她把围脖丢在地上,掀开扇形的大裙子,露出一双长腿,她多有活力呀。”


“是呀”乔瑟夫与其说是在看电影不如说是在小小的沙发里乱动玩。


“你知道她为什么能成为这么多人的梦中情人?”西撒一边在乔瑟夫大腿上拍着玩,一边目不转睛地问道。


“因为她有一对硕大无朋的大波?别说,她的腿也真好看。”


“她跑起来能把所有的男人都甩在后面。”西撒靠在乔瑟夫肩膀附近,乔瑟夫伸手把他拉进怀里,把他拉倒了。“别动手动脚的,你这多动症。”西撒斥责道,“她身上一点矫饰都没有,像只野生的母老虎,等待着丛林的呼唤,重新把她从无趣的文明社会中带回去。你听,她嘶哑的嗓音是不是像野兽一样?”


电影里的女演员大笑了起来。


“她笑起来就好像是个金发大波的男人似的”乔瑟夫卷着自己一头乱发说。“我也喜欢她了”


他们看见她步入夜晚的喷泉中,用泉水为男主人受洗,而男主人连碰她都不敢。她头上金色的瀑布照亮了天空,男主人把她牵了出来。


“看着吧,他的理想要破灭啦。”乔瑟夫评论道。


西撒揉了揉额角,点了点头。


他们看到女主角被她真正的男朋友扇了一巴掌,嗔怒地跑进屋里去了。这巴掌扇醒了观众们,谁都知道这可人儿再不会出现了。不受礼教束缚的美艳女性并不真的存在,诚然她美得不似凡物,她也仍然不过是个美国大娃娃罢了。


“喜欢她吗?西撒?”


西撒笑起来,摇了摇头。


“所以呢?你今天不出门?”


“我想在坐在床上看会书。”


“你?看书?”


“哦,好吧,漫画。”


西撒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了,他突然觉得有这么个人陪着挺好的。


“谁还给你买漫画啊?”


“哎呀,有些人觉得自己喜欢的人做什么都可爱得跟个大宝贝儿似得,”乔瑟夫立刻学起那些英国女人们的样子来,“哎呀,你看你,哎呀,多可爱,还要吗?哦,甜心,你要什么我都满足你……”


“妈妈咪呀”西撒被他那拿腔拿调的样子笑得都缩起来了。


“行吧,我去洗澡啦,室友。虽然我们说好一个人睡晚上一个人睡白天——不过说真的,边上还有个双床的房间呢”


“身边有个人我才安心呢,另外那张床用来跟别人上床用怎么样?洗起来也方便呀”


西撒从浴室里以和乔瑟夫一模一样的姿势探出头来“你倒挺会过日子的嘛”


乔瑟夫平躺在沙发上,用脚示意他快滚进去。


本来他们打算一个人睡一个房间的,但是乔瑟夫顾左右而言他了半天,最后说喜欢暖和的被窝。最后西撒翻了个白眼接受了分床协定。反正他不会说自己也喜欢有人体温的床,而且乔瑟夫身上的味他居然并不讨厌。大概和这个人在一张床上睡过了一觉,鼻子反正习惯了。既然是他家的房子,也就只好接受些莫名其妙的条件了。


西撒洗完澡以后乔瑟夫已经在床上了,那样子实在有点奇怪,好像他在床上等他似得。他们各顾各的,一时谁也没说话。


“等等!”直到乔瑟夫一惊一乍的声音划破寂静。


“又怎么了?”西撒吓得一下站到一边去了。


“你穿内裤?!你哪来的内裤?”


“我为什么不能穿内裤?”


“你为什么要穿内裤?你明明就不穿内裤”


“这是我自己的权利好吗”


“你是不是担心我晚上爆你菊花”


“你要爆我菊花吗?”


“那你为什么要穿内裤??”


“听着,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穿内裤是礼节不是吗?你不要这样瞪着我,”西撒开启苦口婆心模式解说道,“既然这床你也睡我也睡,那么你就应该穿内裤——别盯着我,你本来就穿我知道,我也应该穿内裤。这样床就干净点。对吗?我们也可以降低洗被单的频率,这对我们都好,你说是吗?”


“那你以后都穿内裤是吗?我不在你也穿内裤吗?”


“我只穿内裤睡觉,平时我穿内裤不舒服。”


“你在床上也不用穿”


“我解释完了,我要睡觉了,你不困我困了,再闹就滚去另一个房间去吧,再见”


“你知道我不会爆你菊花的。”


“我也不会爆你的,朋友,你给我闭嘴吧。”


西撒戴上了耳塞和眼罩。


“晚安啦”


“晚安”


乔瑟夫坐在西撒身边,身边有人吸气儿的感觉真特么好。他在心中如是评价。对于未来家里有人的情况,他在心底感到相当愉快。首先,有人气真他妈爽,其次,有西撒真他妈赞。虽然对于他妈和西撒的关系他心里有个莫名的推定,不过这个推定使他觉得相当有安全感。就像电影里那个美国妞一样,她长成这样实在是有权利对自己没兴趣的东西表示不屑一顾,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死缠烂打。和女人不一样,乔瑟夫是男人,比起美丽的女人,俊美的男人更加有权利说不。因为谁要是打他耳光,他就打谁耳光。


这注定是个宁静的夜晚,如果西撒不在梦呓中醒来的话。


半夜三点的时候,乔瑟夫本来打算起床找点麦片来填肚子的,西撒买了点吃的回来,乔瑟夫打算毫无愧意地使用它们。就在他站起来之前,西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吓得他整个人都僵掉了,说到底,其实他有点怕鬼。等他发现那只攥得跟钳子一样紧的手是西撒的的时候,他才发现房间中的呓语也是他发出的。他哭着叫爸爸。等乔瑟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差点笑出来,他把另一只手都咬出印子了才止住。西撒越哭越大声,终于在一声喘息之后醒过来了。


“你……你是醒了还是打算梦游?”


西撒给了他一个很凶恶的眼神,一般这种眼神乔瑟夫只有在被不情愿地叫醒时才有。


“哦,你还想睡就快睡吧,我走啦”


“……回来”


“哎”


西撒坐在那里,沉默了好一会。


“西撒,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我给你倒杯水好吗?”


“好的,谢谢。”西撒咕哝着说,“顺便把我的烟给我好吗?”


于是他们面对房间的墙壁而坐,一个人抱着烟灰缸抽烟。一个人手上拿着漫画,盯着墙壁,偶尔转过眼珠看边上的人——他不敢正眼瞧他。


“JOJO”西撒突然说。


“哎!”乔瑟夫强忍住惊跳起来的冲动,只是上半身小小地伸展了一下。


“你爸爸是什么样的人?”


“挺好的吧,我猜”乔瑟夫把被子往自己那边扯了一下,然后抱住膝盖。他这动静大了点,西撒又把被子拉回去了一点。


“我妈生我不久他就死了,他是军队飞行员。他本来可以成为尼尔·阿姆斯特朗那样的宇航员的,我觉得。不过他反正死了。因为这件事,我妈很不高兴。所以,你知道,她后来一直对我爱答不理的。”


“那你是谁带大的?”


“我奶奶。我爷爷也不在了。我爸爸出生的时候,我爷爷就已经不在了,我是我奶奶一个人带大的。我爷爷有个朋友,他也照顾我们。我一直希望他们结婚,你知道,我奶奶和他,可是他们看起来一点兴趣也没有。”


西撒叼着烟哼了一声。


“笑什么,喜欢就该在一起。”


“他们恐怕不喜欢对方吧”


“不喜欢不也过了这么久了,在一起又怎么了,真是不懂。”


西撒递了支烟给乔瑟夫,他拒绝了。


“你看起来这么五毒俱全,居然不抽烟。”


“又不是总是有人给我买烟的。万一没有了,我多难熬啊。”


“我真是不懂你,”西撒吐了一口烟,靠乔瑟夫近了点,他们的被子老是不够盖,“你这么一个有钱大少爷,你妈随便就给人一栋房子住。你怎么出门就不爱带钱呢?”


“花钱环游世界和不花钱环游世界哪个酷啊?你说呢?”乔瑟夫靠在床框上透过烟雾看着西撒,“你呢?我敢说你有个大家族”


西撒从鼻子里喷出一口烟,撑着头想了一会说:


“是啊,我有过一个。现在不了。你大概不知道这感觉,突然有一天,年轻的人不再年轻。家里的人有一个死掉了,剩下的就都撑不下去了。渐渐地就都散了。”他把烟屁股按灭在烟灰缸里,然后扇了扇自己吐出的烟气,“你看,JOJO,家庭是留不住的,你早失去也是好的。一家人,在一起,这种事本来就是假象。迟早都会走的。”


“有过和没有过是不一样的”乔瑟夫玩弄着手指,嘟嘟囔囔地说。


“这个话题太沉重啦,西撒,你心情不好。”


“是”西撒点头,打算结束这次谈话。


“西撒,许个愿吧”


“什么?”


“你失去了一个人,就要赢得一个,这才公平。这样,我帮你决定了怎么样?”乔瑟夫郑重地面向西撒端坐起来,“你那电影里的大胸部女神,我保证你能亲眼见到她,怎么样?”


“你在说什么呀,那是六十年代的作品了,演员得多老了呀,再说,我也不喜欢那演员。”


“我知道,你会见到她的,Sylvia,她是不是叫这个?你会见到的。”


“你该不会要给我嗑药吧?”


“有药我自己不磕还给你,我脑子坏掉了吗”


“行吧,随你吧”


西撒想了想,决定把刚拿出来的烟塞回去。



评论(7)
热度(39)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