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徐艾徐】【I am the fire】

“徐伦。”

有两个奇妙的狱友对于艾梅斯来说是件即好玩又麻烦的事。

徐伦可以把自己变成一团乱线,她时常装作若无其事靠在艾梅斯刑房的栏杆上,然后透过栏杆站在艾梅斯面前。她总是一副无辜的表情侧转头来,说“哎呀,你的栏杆好像不够密啊”然后眨眨眼。

F.F则普普通通地化成水,渗透而来,渗透而去。艾梅斯有时在床上伸个懒腰,转过头来就发现刚刚的空床上出现一个一模一样动作的F.F。“有趣”她评价道。然后举着手绕场一小时,炫耀她刚学会的人类礼仪。

“你又来干嘛?”

艾梅斯把贴纸贴上栏杆然后撕下,又贴上,又撕下,直到栏杆整个开始要碎掉。她伸出指头,弹了一下栏杆,一片钢管壳子就掉了下来。

“空的,”她皱了皱眉,“贪官污吏连监狱栏杆都舍不得用实心的。”

“出去吗?转转”

“不要”监狱生活实在太闷,艾梅斯最近的爱好是拒绝徐伦。

“带上F.F”

“不要”

“那好,不带”

艾梅斯又撕下一次贴纸,栏杆应声而断。她看了看,转过头,徐伦的眼睛亮亮地,紧紧盯着她。

“不要”

徐伦生气的时候会把嘴唇撇到一边,然后一手叉腰,看起来特别欠扁。艾梅斯的秘密之一,喜欢看徐伦不爽的表情。

“月光很亮哦?”

“恩,说起来,月光让我想起你……”

“哎呀不去就算了,我还不伺候了”

“哎我错了我错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嘛,这多浪漫啊”

“你知道啥比较浪漫吗?”

“啥?”

徐伦正面朝艾梅斯,背朝走廊,一半人透过栏杆站在栏杆外,一半在牢房里。朝艾梅斯伸出手。

“你丫,跟我出去在月光下散个步。现在,马上,立刻,把你的尊臀移出来。”

艾梅斯耸耸肩,站起来,握住徐伦的手,在握住的一瞬间,她的手变成绳索将艾梅斯紧紧缠住。艾梅斯走到徐伦面前,隔着栏杆轻轻地吻上徐伦的嘴唇。一边亲吻,一边将贴纸从栏杆上撕下,栏杆应声而碎。

她抱住徐伦,徐伦化作千万的丝线将她紧紧缠住,她们像蚕茧一样相拥而吻。艾梅斯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切,等待从幻觉中醒来。

是心跳、死亡还是加速的时间让人抑制不住爱情?

徐伦,我的心仿似吼叫的饿兽,我如同浴火一般,冲破这心做的牢笼,我想爱你。

她的身体沉没在海中。

仇恨淹没过她,就好像爱情一样。

她也问过自己。这样好吗?何必反抗呢?如果把天堂制造交予她,让那些不愉快都过去,建立一个完美的新世界,一个没有仇人的新世界,好吗?她会不会这样做呢?就是末日审判一样,不喜欢的人去死,喜欢的人留在天堂。不是很好吗?

不,完全不。

自由高贵过一切。

她逐渐放大的瞳孔里是喃喃自语的徐伦,她说着什么“我还是相信他会来救我”之类的傻话。她曾经那么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回来救自己。所以她也知道安波利奥是如何地需要她。她要战斗。

即使用生命也要换来这个,自由的爱,自由的恨,决不让他人的意志凌驾于自己。艾梅斯笑了起来。

如果有这样一个新世界。

希望天堂里没有人敢于把那些自相颠倒的话像酷刑一样施与她们。艾梅斯并未祈祷。她看见徐伦战斗的背影。

等到那样的世界降临在地球之上。徐伦,我在死后的世界等你。到那时,我们会在你骄傲的微笑面前告白。

在那之前,我浴火而生,浴火而死。

----------------------------------

 @bottle green 我给你写啦~你看我是不是效率很高?

评论(12)
热度(34)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