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杰克X内斯】【everything I'll tell you】

这一天,内斯第一次打了人。
他过去想过很多次打人会带来的快乐、解脱和释放。就像詹姆斯做过的那样。可那不一样。内斯的拳头清楚的感受到杰克颧骨的形状,那是他第一次真正触摸家人以外的人。他并不觉得解脱,但也不后悔。詹姆斯却很后悔,而且他不会在打过内斯之后握住他的手。内斯也不会主动去握他的。
杰克却在人生中第一次真心地感谢自己家的狗。它是他从转角看见内斯的理由,也是内斯看见他的理由。现在内斯终于可以原谅他,因为内斯可以原谅自己了。
内斯从湖里被拉起来之后对他道了歉。他结结巴巴地,说话很小声,但是眼睛很亮。杰克对他笑了。长久以来,他一直想对内斯这样笑,他尤其希望内斯看见他笑,也会腼腆地微笑起来,像他晚上看星星时那样,很轻松的笑。
内斯笑的很腼腆,很不自然,但他握着杰克的手并没有松开。
汉娜停止了哭泣,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个人,她像上次一样嗅到爱的气味,感到有些兴奋。
“对不起…她还有些事没有告诉你…是我不对…我很抱歉……”
杰克环绕着内斯的肩膀,鼻子底下还有血迹。汉娜蹦蹦跳跳地走在他们身边,对于她来说,身边的人们少一点憎恨,就算是未来多一些关爱的保证了。
而内斯并没有真正明白杰克在说什么,他首先意识到莉迪亚自杀的事实,和杰克的无辜。剩下的则是一片感情上虚脱的混沌。就像把莉迪亚从水里托出后身体的沉重感一样,他漂浮在水中,靠着肌肉自己的动作,下意识地浮于水面上。现在,他的肌肉下意识地依靠在杰克的臂弯里。他的潜意识已经接受杰克作为他朋友的事实,而头脑却不再接受任何信息了。
杰克似乎来不及去观察内斯的情绪,他不停地说话,试图安抚内斯,但实际上是为了安抚自己。他第一次感受到没有敌意的内斯,他的身材虽然矮小,但是肌肉紧实,黑色的头发硬硬的,扎着杰克的下巴。杰克的心脏跳动的厉害,身体有些发热,脖子上的动脉突起,剧烈地搏动着,他尽量让自己的语言温顺些,这条路只有五分钟。他却觉得这五分钟有一整个生命那么长,同时又像宇宙大爆炸那样短。
“抱歉”
内斯终于咕哝出这句话。
他不知道自己在抱歉什么,不知道自己对谁感到抱歉。
但他伸出手去,拍了拍杰克的后背。
汉娜清楚的知道父母们会要求解释,你们为什么打架,你有没有道歉,需不需要帮忙,厨房里有冰水,你们可以多坐一会…
可是詹姆斯只是去拿了一个急救箱来,就放他们走了。
杰克穿上了内斯的旧T恤,对他来说有点小了。消毒药水疼的他眼泪都流出来了,但他顺从的没有动,因为内斯不停地说抱歉。
“内斯…我有件事情一定要告诉你,必须我自己来说…”
“你不用说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永远过去吧"内斯说,“都结束了”
他低下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又抬起头来说“你上次给我的糖,鱼形的,很好吃”
杰克的心立刻膨胀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会在爆炸的瞬间求他再吃一口自己买的糖。
“你喜欢啤酒吗?我可以请你喝…"哪怕尝起来像马尿,内斯想,“如果你以后来哈佛,我可以带你去喝酒,总之…”
“你得陪他回一趟家,内斯”汉娜说,“得跟伍尔夫医生解释”她说完这话,就抱着急救箱跑走了。她喜欢收集别人不要的东西。那急救箱可以在她的房间摆上那么一刻钟,算是一种回忆。
“…你会陪我回去,对吗?”杰克的手捏着那件旧T恤,T恤虽然旧,但是是干净的,散发出洗衣剂的气味。莉迪亚有时身上也有这个味道,他那时就会幻想是不是内斯身上也会散发这种气味。它会不会觉得这味道很亲切好闻。
“要不要…先出去走走?你急着回家吗?”内斯的眼睛大大的,在房间里显得很黑。杰克想起他蒙着眼睛,在泳池里独自转圈的样子,想起他最终取下眼罩的眼睛。
你对我来说很重要。他想,总有一天,我要对着这双眼睛把这句话说出来。
“莉迪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说些什么?”
然而过去的事情不会因为闭上嘴巴就过去。莉迪亚想说的话会通过杰克说出来。而杰克也会告诉内斯他从来没有嘲笑过内斯。他会告诉内斯他的母亲如何一个人熬过被嘲笑的日子,如何告诉他要为自己而骄傲。当他看见那个孤独的中国男孩时他是多么受吸引,以及他愿意听那个害羞的东方男孩讲宇宙和星空,讲太空和航行。
“我们说很多事,我们说起你”
“今天太阳很好,我们坐下来说吧”
内斯握住了杰克的手腕。
湖边再也没有莉迪亚。
他们望向湖心深处,慢慢地坐了下来。

评论(16)
热度(34)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