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我在人群中安静的放了一个屁

我在人群中,
安静地放了一个屁,
屁不声不响,
很臭,
我装做不在意地四处张望,
人们各聊各的,
就好像没有闻到。

你虽然和我短暂相识,
可我已经决定与你出生入死,
所以你也许会默默忍受,
带着热辣体温的屁,
在空气中蒸腾,
向上蔓延,
进入你高挺鼻子的鼻腔
你个子比我矮,
站的离我很近,
简直是替我吸屁

朋友!
你不要大声叫嚷,
说我放了屁,
那是多么安静的屁,
你说出来,
人们会以为是你放的,
我们如今被屁绑在一根绳上,
已经不是一般朋友,
是屁友了

我的朋友如屁一般安静,
可他用鼻子在笑,
他一边走一边笑,
我的朋友,
他为我吸屁,
为我安静

谢谢你,
朋友,
我把闷屁献给你

1.
“想你了”
“不要老这样说话,好恶心”
“你不想我吗?”
“想”
“西撒酱其实很爱我吧?”
“爱”
“我和我妈,你更爱哪个?”
“你妈”

2.
“妈,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
“想”
“诶?你是不是忍不住要说你爱我??”
“爱❤️”
“我…我和我爸,你更喜欢谁?”
“你”
“我…那个…那我把西撒送给你当礼物了!”
“诶,真的吗?我是丝吉Q~”

3.
“JOJO,真的要跟我结婚哦?”
“嗯!”
“我对你来说,算什么呢?”
“你是我的小飞机呀~”
“JOJO最喜欢小飞机吗?”
“不是的呀,还有大飞机,直升机,战斗机,和空中加油机~”
“什么!有这么多!”
“也没有很多,总共只等于一个人”
“我…我没有那么好啦”
“就是我奶奶”

*一首歌听着魔的结果就是必须写篇文出来才能停止鬼畜循环www不要嘲这篇没有内容啊!!因为真是没内容。


--------------------------------------------------------------------------



享受是什么感觉?


华丽的生活乃是何物?


就像一刀切开奶酪一般。人们忙碌的生活就在那些流着清新油脂的空洞中。歌声将他们串在一起。


第一首歌来自史摩机。


他在电视机前学着MJ的太空舞。他跳的真好,是不是?就好像一切就在他身体里。音乐像是老朋友的呼唤,把轻快的动作从这身体里唤出来。直到他听见有钥匙开锁的声音。...

坏男孩



第九章 Überraschungsnacht

失望可以有两种。一种来自于满怀期待,但无功而返;一种来自于渴望唤起他人的期待,而被冷漠以待。
现在,西撒可以作一首关于失望的诗。诗的名字叫做去你妈的卡滋。
还记得周日下午那一叠设计稿吗?
早上九点,西撒将它们张贴在墙面上,等待老板来评图。三个人三套图,如果被选中的话就可以跟着设计总监做这一季的设计。设计总监既然是总监,平时当然是很忙的,就是说,如果被选中,就是他做新一季的设计了。总而言之,就是很令人激动。时装发布会是最令设计师激动的,差不多就像母亲终于把肚子里十个月大的孩子从身体里挤出去一样兴奋。
那时节,卡滋和往常...

坏男孩 (八)

第八章  冬夜



“窗外纷纷落下的雪罗列;


  晚祷钟声长长地响起;


  房子有完善的设备;


  桌子可供很多的摆设;”



西撒站在大雪纷飞中,钟声伴在耳侧,巴西利卡式的教堂在他背后,他抬起头,纷纷的雪中,依稀一个橘黄色的窗口。光线透过飒飒的白色映入他绿色的眸子,他在钟声中站着,一动不动。



“多次流浪,不止一二回;


  走向门口踏上阴郁晦暗的旅程;


  繁盛的花簇是树的恩惠...

坏男孩

第七章 La DolceVita



“你就是个土匪”


西撒回到家里的时候,乔瑟夫刚起床。他猜想乔瑟夫大概会把他那些,收拾收拾,打扫打扫,整理整理的叮嘱抛在脑后。但是很难想象一个身无长物的人搬到新家以后能把不多的家具搞成这个样子。


踢倒的桌椅、玉体横陈的垃圾桶、斜倚在电视机上的盆栽、摇晃的意大利吊灯,一切看起来如狂风过境,而始作俑者则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摇摇晃晃地看着西撒。


“人们在油瓶倒了的时候是会扶的,你知道吗?”


“你回来啦”


“你起床啦”


西撒把西服外套往沙发上一搭,拉开领带,一屁股坐在了里面。...

坏男孩(三)



第三章 GoldenSlumbers






乔瑟夫陷在被子里。



床单和被套,包括被子都是新的,上面一股腊味。被折叠久了,四处棱角分明,戳着他的眉骨和嘴角。



这是他长久以来睡得最好的一场。他的身体从来没有这样舒展,他的心从来没有这样安宁。



他首先梦见自己在做梦。



他梦见小时候那张蓝色的...

坏男孩(二)

第二章 Englishbreakfast


千禧年的伦敦环境上比以往好多了。不过天气并没有比起十年前或是一百年前更好。

凤凰咖啡馆在伦敦市郊,是许许多多咖啡馆之中普通的一家。他家提供普通的咖啡,普通的英式奶茶,普通的音乐和普通的英式早餐。

西撒面前是个跟他胸围差不多大的小桌子。他的工作可以通过电脑完成。但是他还是把手稿摊得到处都是。

和欧洲的咖啡馆不一样,这里的露天座位不在街上,而是在后院里,红色的砖墙顶着暗绿色的爬山虎围绕着座位。

这是个难得的中午。难得在于,坐在户外居然不难受。阳光把红砖墙照得更红,爬山虎照得更绿。西撒就坐在这里。他来的早,那时还没有多少人。到了中午...

坏男孩(一)

*为了弥补什么都错过去了的遗憾决定又开一个长篇了_(:з)∠)_我这是在作死我知道。

*看了现场版wicked,总算还是激发了一点灵感。再不写不行啦~


第一章 one night in London


“总之就是,这样挺好的,可是,可是你知道吗……我还是,觉得无聊……我太聪明了,以致于这么活着有点浪费……你知道吗,我还思考……这大概是我觉得和他们格格不入的地方……朋友……你还在听吗?”

伦敦摄政街附近某个拐角处有一个小小的酒吧,这个酒吧看起来不大,名字也很模糊。它在一家旧书店附近。金发男子本来是在旧书店坐了一下午(那是伦敦最便宜的商店,三本书加起来都不超过一镑,要知道可乐都最少一...

致西撒·A·谢皮利先生的情书(四十)

乔瑟夫第二次遇见西撒二世是一个并不是巧合的巧合。

就是说,因为他相当担心,所以总是下意识在皇后区转悠。虽然他也派了人去保护他,可成年人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在闹市区一直跟着一个青少年。另外还有一件更令人担忧的事情,那就是他是个未成年人,所以他其实住不进酒店,而且他好像也不是很介意露宿街头。

西撒的身上有发信器,但是并不可靠,很容易就没电了。乔瑟夫打算去看看他。

而就在他走到一家常去的酒吧附近,打算用紫色隐者找到对方的时候,西撒坐到了他的身边。就在乔瑟夫抬手要砸的时候。

「嘿,这是什么?我能看看吗?」

「卧槽,西撒你大爷的!...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