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et·狸·kikyou

人类的赞歌是起床的赞歌!睁眼造就了维京海盗!我不睡懒觉了!JOJO!微博ID:小麋鹿儿卧草

五部动画化?!我

失踪人口你狸我回来了!!

我本以为我对JOJO热情的爱火已经熄灭惹!

但是!

一听说五部要动画化,说起来有点下流,但是我又勃起惹!

扶我起来,我还能爱!


空条徐伦的高中物语


”名字?“

”空条徐伦“

”身高?“

”5英尺6英寸“

”站到那边去“

空条徐伦,女,未成年,因偷车无人保释而判15日拘留。
///////////////////////////////////////////////////////////////////////////////////////

”可恶啊!!!”

空条徐伦是个高中生。好友艾梅斯也是个高中生。高中生平日的生活之一,就是一个人作愤怒状抱住树干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另一个人负责与她聊天并且帮她挡着免得被人家看见了。她还穿着裙子呢。

“那混蛋!”空条徐伦哭诉着“从小就过着这样穷到吃土的生活!连纹身贴胶也买不起,自己用水彩...

我在人群中安静的放了一个屁

我在人群中,
安静地放了一个屁,
屁不声不响,
很臭,
我装做不在意地四处张望,
人们各聊各的,
就好像没有闻到。

你虽然和我短暂相识,
可我已经决定与你出生入死,
所以你也许会默默忍受,
带着热辣体温的屁,
在空气中蒸腾,
向上蔓延,
进入你高挺鼻子的鼻腔
你个子比我矮,
站的离我很近,
简直是替我吸屁

朋友!
你不要大声叫嚷,
说我放了屁,
那是多么安静的屁,
你说出来,
人们会以为是你放的,
我们如今被屁绑在一根绳上,
已经不是一般朋友,
是屁友了

我的朋友如屁一般安静,
可他用鼻子在笑,
他一边走一边笑,
我的朋友,
他为我吸屁,
为我安静

谢谢你,
朋友,
我把闷屁献给你

匿名提问:

人能飞吗?不能的话要怎么学习?如果放在JOJO世界里,他们有谁拥有学习这项能力的潜质吗?说真的,好想飞啊。

civet·狸·kikyou 回答:

这位朋友,汪峰曾经说过,【我想要飞的更高】这句话暗示了两件事,一,汪峰会飞,二,他还能飞的更高。飞翔,是人类共同的梦想。自从风筝被制造出来,人类就没有停止过上天的努力。但是,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年龄,但如果你频繁在夜里梦见自己飞天并伴随极速降落的话,有可能是睡觉压倒心脏或是正在长高。那么要怎么学习飞翔呢?我觉得,有两种办法。首先,你学习上网,这点你已经会了。然后你使用现金或银行卡,买一张去远方的机票。坐上那架飞机,你就能飞了。再有,你可以干脆去做飞行员。鉴于你可能大概也许在长高,多喝点牛奶是不错的选择。当然你也可以去做宇航员啦,种土豆的事也能拜托你。 那么JOJO里会飞的人呢,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只...

1.
“想你了”
“不要老这样说话,好恶心”
“你不想我吗?”
“想”
“西撒酱其实很爱我吧?”
“爱”
“我和我妈,你更爱哪个?”
“你妈”

2.
“妈,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
“想”
“诶?你是不是忍不住要说你爱我??”
“爱❤️”
“我…我和我爸,你更喜欢谁?”
“你”
“我…那个…那我把西撒送给你当礼物了!”
“诶,真的吗?我是丝吉Q~”

3.
“JOJO,真的要跟我结婚哦?”
“嗯!”
“我对你来说,算什么呢?”
“你是我的小飞机呀~”
“JOJO最喜欢小飞机吗?”
“不是的呀,还有大飞机,直升机,战斗机,和空中加油机~”
“什么!有这么多!”
“也没有很多,总共只等于一个人”
“我…我没有那么好啦”
“就是我奶奶”

【老谢X乔尼】【触不可及】

大家好,我是一个残废。
在大部分生活中,我的周围充斥着傻逼。我自己,当然也是个傻逼。可是傻逼的最大特征就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傻逼,然而并不知道到底哪里傻逼。所以我们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而痛苦地生活在一起。
最近,我遇到了人生的转折点。这是一次伟大的转折,我生命当中经过许多转折,每一次我觉得垃圾一样的生活不会再糟糕了,生活都会告诉我,你还可以吃屎呀。
杰洛·谢皮利,就是我说的这坨屎。
前略,我遇见他的时候和其他所有的同事在一起,大家都是一群码农。这是一个残废为数不多能做的工作,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可以把正常人变成残废的合法工作。总而言之,在一群穿着品味糟糕的人当中,他是最糟糕的,一个浓妆艳抹的...

佩特夏你到底把我家钥匙叼去哪里了

啊 啊 啊...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呼哨,
你没听见 你没听见,
你回话了(嗷地一声) ,
叫我等等 (在我头上便便),
你办完事就回家 (冷笑了一下飞走了),
可是佩特夏,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母鹰 去了红海,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叼去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叼去哪里了...
(卡祖笛),
地毯找了 花园也找了,
连门口伊奇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迪奥馆,
尼罗河的母鹰真的那么可爱吗...
尼、罗、河、的、母、鹰、真、的、那、么、可、爱、吗?!
(卡祖笛),
凛冽的风 清晨的光,
屌馆前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晒得不行,
佩特夏你在哪里,
Sancta maria...

「六部」「欧拉亲子」「如果鲁迅也看JOJO」

我手里有些稿子,慢慢地整理着。
她在我身边,打了个哈欠,趴在地上,摇篮一晃一晃地,渐渐停了。屋里便静下来,我翻书的声音也无意识地小下来。
不识趣的是屋里第三个人,哭声很大,我便弯下腰去,要把她叫醒。然而转念又想,她醒来又能如何呢,无非是摇一摇那东西,然后坐着揉眼睛。我看过很多遍了,大概并不很难。于是我把衣服给她笼上,坐下来缓缓地摇了一会。灯光本来是很暗的,为了那摇篮里的东西可以安睡。但它沉寂了一刻钟,便又闹起来了。
那时我便不耐烦了。伸手去要把她摇醒,但是推了两下并不动。孩子的声音是很大很难听的,加以很恼人的频率,叫人心烦。譬如家里的火警报声。然而机器不同于人,把电池拔了,就不能再叫,而孩子哭起来,...

「四部」「一文不名」

一九二零年间,曾有个东方家。此家乃杜王町一大世家,自古人丁兴旺。因其祖上有个特殊规定,子孙后代,皆为不字辈。
一说东方家自战国以来便不曾断绝,然而战乱迁徙,家谱凌乱。上数不过几代。东方不忙约是第三代,又说是第五代的。小镇偏远,通信来往不易,时间久了,谁也记不清东方家在这里住了多久。东方不忙膝下只有三个女儿。并没有儿子。三个女儿没有名字。到了十八岁上下,也都唤做一二三妹。
一九三九年,有一游僧来此处,听得人唤一二三妹,觉得有趣,便上门拜访。不忙以厚礼待之。游僧不喝酒,不吃斋,只是自称岸边大湿,并多次强调是湿不是师。大湿自称爱画入痴,只要东方家赠以笔墨丹青,清谈故事,以作题材。不忙时为商会会长,以贩卖...

【徐艾徐】【I am the fire】

“徐伦。”

有两个奇妙的狱友对于艾梅斯来说是件即好玩又麻烦的事。

徐伦可以把自己变成一团乱线,她时常装作若无其事靠在艾梅斯刑房的栏杆上,然后透过栏杆站在艾梅斯面前。她总是一副无辜的表情侧转头来,说“哎呀,你的栏杆好像不够密啊”然后眨眨眼。

F.F则普普通通地化成水,渗透而来,渗透而去。艾梅斯有时在床上伸个懒腰,转过头来就发现刚刚的空床上出现一个一模一样动作的F.F。“有趣”她评价道。然后举着手绕场一小时,炫耀她刚学会的人类礼仪。

“你又来干嘛?”

艾梅斯把贴纸贴上栏杆然后撕下,又贴上,又撕下,直到栏杆整个开始要碎掉。她伸出指头,弹了一下栏杆...

© civet·狸·kikyou | Powered by LOFTER